• <tbody id="qsuk7"><center id="qsuk7"><video id="qsuk7"></video></center></tbody>
    <strong id="qsuk7"><sub id="qsuk7"><address id="qsuk7"></address></sub></strong>
    1. <em id="qsuk7"><tr id="qsuk7"><kbd id="qsuk7"></kbd></tr></em>
      1. <rp id="qsuk7"><acronym id="qsuk7"><input id="qsuk7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<em id="qsuk7"><ruby id="qsuk7"></ruby></em>
        <th id="qsuk7"></th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青春 > 來(lái)吻我
        來(lái)吻我

        來(lái)吻我曲朝 著(zhù)

        主角:祝野,丁費思
        最近,小說(shuō)《來(lái)吻我》火的一塌糊涂,主角祝野丁費思更是吸粉無(wú)數,而帥氣逼人的男主更是成為迷妹們遙不可及的夢(mèng)!《來(lái)吻我》主要內容概要:祝校草此人,大抵只能用離譜二字形容他最為恰當。一是祝野本人長(cháng)得好看到離譜,乍一看就像古早言情小說(shuō)的封面男主,又美又貴又冷,長(cháng)了一張高攀不起的臉,在七中大名鼎鼎,出了名的顏霸一方。但是本人卻冷得讓人不敢接近,以至于他明目張膽追求丁費思,根本不管別人怎么看的時(shí)候,學(xué)校論壇因為他直接炸了,眾人直呼離譜。更離譜的是,畢業(yè)之后,聽(tīng)聞貌美如花的祝校草被甩了。...
        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3-07 19:06:06
        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  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    第二天早上起來(lái),丁費思的黑眼圈格外明顯。

        祝野的語(yǔ)氣冷淡,

        “你昨天晚上去搶銀行了?”

        丁費思呵呵了一聲,憤憤不平地用叉子戳著(zhù)叉燒,

        “我再也不許愿了,破神,根本沒(méi)用?!?/p>

        祝野悠悠道,

        “只摔了最便宜的部分,神已經(jīng)挺給你面子了?!?/p>

        丁費思委屈道,

        “但我那么虔誠,神就不能擺滿(mǎn)把我的霉運連根拔起嗎?!?/p>

        祝野毫不留情地嘲笑她,

        “你怎么這么迷信?”

        丁費思低頭劃著(zhù)叉燒,似乎那塊叉燒是她的敵人,盡管她沒(méi)什么表情,祝野卻能感覺(jué)到這只兔子在咬牙切齒。

        祝野面不改色道,

        “我今天不在家,要去實(shí)驗室趕實(shí)驗項目?!?/p>

        丁費思點(diǎn)點(diǎn)頭,咬牙切齒地戳著(zhù)那塊硬得劃不動(dòng)的叉燒,

        “我今天也很忙?!?/p>

        祝野撩了下眼皮看她,隨口道,

        “去干嘛?”

        丁費思終于把那塊叉燒切開(kāi)了,自暴自棄道,

        “我去劃車(chē)?!?/p>

        她像是較勁似的,把那塊硬叉燒放進(jìn)嘴里,小臉鼓鼓囊囊的,活脫脫一個(gè)小受氣包。

        祝野:“……”

        他輕嗤一聲,

        前女友真像個(gè)傻子。

        祝野走了之后,丁費思一個(gè)人在網(wǎng)上瞎逛,突然發(fā)現有人錘她抄襲。

        丁費思認真看了一下,沒(méi)忍住冷笑一聲。

        看起來(lái)單純憐人的面龐突然冷笑,有突兀卻驚異的艷麗。

        和平時(shí)的丁費思根本不相似。

        網(wǎng)上的人還在振振有詞,

        “我就說(shuō),她三年就能紅到明悅的一線(xiàn),不可能好吧,原來(lái)都是抄的,真無(wú)語(yǔ)虧我還喜歡過(guò)她?!?/p>

        “她這本書(shū)七月發(fā)的,對方五月就發(fā)了,她除了改了個(gè)名字基本就是一模一樣?!?/p>

        而丁費思的書(shū)粉都懵了,而事實(shí)板上釘釘,幾乎是辯無(wú)可辯。

        看上去甚至都沒(méi)有翻盤(pán)的可能了。

        丁費思沒(méi)有多說(shuō),直接找到盜版網(wǎng)站,把對方的初稿找出來(lái)直接發(fā)在論壇里。

        只是一張圖。

        瞬間,論壇的風(fēng)向就變了。

        “臥槽,為什么對方五月份發(fā)的,女主角用的是這個(gè)名字?”

        “……好嚇人,五月份發(fā)文的那個(gè)是穿越的嗎,為什么會(huì )用費大七月份發(fā)文用的那個(gè)主角名字?”

        “或許…你們知道會(huì )泄露稿子這回事嗎,費大在粉絲群里說(shuō)了,這本書(shū)是很久很久之前想寫(xiě)的,當時(shí)只寫(xiě)了個(gè)開(kāi)頭,后來(lái)有更想寫(xiě)的文,就把這個(gè)開(kāi)頭放下了,現在才撿起來(lái)再寫(xiě),細思極恐……有人以為費大不寫(xiě)這本書(shū)了,然后就偷她開(kāi)頭…一開(kāi)始發(fā)文就只改了個(gè)主角名字,結果名字還沒(méi)改干凈……”

        丁費思懶得看論壇那些吵吵嚷嚷,直接私信了對方編輯,把對方的書(shū)下架了,連叫屈的時(shí)間都不給對方留。

        干脆利落,絕不手軟。

        粉絲們心疼費大又被黑了一波,當日打賞量是平時(shí)一個(gè)月都趕不上的。

        丁費思雖然轉實(shí)體書(shū)作者了,但是她在網(wǎng)上的影響力依舊不容小覷。

        只是此刻的丁費思,和平時(shí)的丁費思幾乎是兩個(gè)人。

        但她不喜歡和人吵架這一點(diǎn),素來(lái)如此。

        就像之前遇到的那個(gè)大叔,對方極盡侮辱的謾罵,而她并不想像對方一樣丟失風(fēng)度地破口大罵,選擇了閉口不言。

        現在,她只用一張圖,就把風(fēng)向逆轉。

        其余的,一個(gè)字也沒(méi)有,沒(méi)有訴苦,對罵,互懟。

        作者論壇里常有撕逼,哪怕大家都有筆名和馬甲遮掩真實(shí)身份,但她也從來(lái)不參與,除非到了不得不澄清的程度,她就會(huì )把證據發(fā)上來(lái)大家自行品鑒。

        她不吵架,其實(shí)不是不想罵回去,只是單純覺(jué)得那樣有些掉價(jià)而已。

        而丁費思干脆利落甚至直接把對方書(shū)都下架的行為,突兀到讓人覺(jué)得她平日里的乖巧軟弱是裝的。

        畢竟在一行里做到一線(xiàn),不可能真傻。

        丁費思處理完這個(gè)小插曲,又去建材市場(chǎng)看燈。

        下午費秀突然叫她吃飯,說(shuō)要和祝叔叔和哥哥一起討論婚禮細節。

        丁費思本來(lái)是不想去的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她已經(jīng)夠難過(guò)了,還要親自策劃怎么送媽媽嫁人,這簡(jiǎn)直是在她傷口上再劃一刀。

        但總不能失禮,她只能灰溜溜地過(guò)去了。

        祝野被通知還要回去再形式化地吃頓飯的時(shí)候,直接就拒絕了。

        祝進(jìn)華嚴肅地告訴他,吃完飯應該把妹妹送回去,不然費阿姨會(huì )擔心。

        祝野沉默了一會(huì )兒,應了。

        在飯桌上一開(kāi)始還好,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,費秀在席上突然道,

        “感覺(jué)小野以前是不是見(jiàn)過(guò)費思?”

        祝野撩起眼皮,淡淡地看了一眼丁費思,

        “見(jiàn)過(guò)?!?/p>

        丁費思有點(diǎn)底氣不足地道,

        “以前是同學(xué)?!?/p>

        祝野不負責任地補了一句,

        “關(guān)系不好的那種?!?/p>

        丁費思憑空被冤枉,兩個(gè)長(cháng)輩還坐在席上,她下意識委屈地反駁道,

        “哪里關(guān)系不好了?”

        祝野慢悠悠抬眸看她,似笑非笑的,卻讓人耳根發(fā)熱。

        丁費思才驚覺(jué)自己說(shuō)了什么,恨不得當場(chǎng)離開(kāi)這個(gè)美麗的世界。

        不僅是關(guān)系好,好得過(guò)了。

        費秀見(jiàn)祝野是開(kāi)玩笑的,提著(zhù)的那口氣才松下來(lái)。

        祝進(jìn)華和藹地追問(wèn)道,

        “以前小思也是七中的?”

        丁費思點(diǎn)點(diǎn)頭,

        “嗯,就是您當校長(cháng)那段時(shí)間?!?/p>

        祝進(jìn)華家業(yè)一是靠祖輩積累,二靠早年多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投資,后期股份價(jià)值暴增,但正經(jīng)來(lái)說(shuō),他是個(gè)老師。

        和費秀一樣都是老師。

        兩個(gè)人是大學(xué)時(shí)期在師范學(xué)院認識的,丁費思聽(tīng)了一耳朵,才知道她媽媽還有這么個(gè)陳年往事。

        回去的時(shí)候,祝野把一個(gè)禮盒拿給丁費思。

        丁費思好奇道,

        “這是什么?”

        祝野手搭在方向盤(pán)上,看著(zhù)前方的紅綠燈,聲音淺淡,

        “補給你的見(jiàn)面禮?!?/p>

        丁費思拆禮物的動(dòng)作一停。

        見(jiàn)面禮…

        她低著(zhù)頭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。

        也是,已經(jīng)是三年前的事情了,現在她和祝野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提起過(guò)去的必要。

        丁費思只是沉默了一瞬便點(diǎn)點(diǎn)頭,

        “哦,我也給你準備了見(jiàn)面禮?!?/p>

        “等會(huì )兒你回去就看得到了?!?/p>

        其實(shí)本來(lái)不是見(jiàn)面禮,但話(huà)趕話(huà)到了這兒,說(shuō)是見(jiàn)面禮也許更合理一點(diǎn)。

        祝野進(jìn)門(mén)之后,丁費思特地把其他燈都暗著(zhù),開(kāi)了安置在客廳和餐廳之間的那盞大燈。

        丁費思抬頭開(kāi)燈,淡淡道,

        “昨晚我看了一下,客廳到餐廳之間特別暗,光線(xiàn)范圍中斷,今天出門(mén)恰好看到這個(gè)燈,覺(jué)得還挺適合你家的裝修風(fēng)格。如果你不喜歡的話(huà),拆也特別方便?!?/p>

        她的語(yǔ)氣中有小心翼翼,似乎祝野變成她哥哥之后,她就必須小心待他。

        那盞燈的燈光很獨特,并非明光,而是偏灰的暗光,沒(méi)有破壞掉屋子整體燈光體系,還融進(jìn)了房子以水墨二色為主基調的裝修風(fēng)格之中。

        黑白的水蓮旋轉而開(kāi),低調卻靠繁復精致的旋轉花瓣成為了整體裝修的點(diǎn)睛之筆,祝野的房子本身裝修風(fēng)格寡淡,僅僅多了這一盞燈,卻像是突然有了主基調,整體的風(fēng)格都變得層次分明起來(lái)。

        因為丁費思一直在跟新房的裝修,看了很多相關(guān)資料,沒(méi)有請設計師,她對于房屋的裝修有了一定的心得。

        這盞燈其實(shí)送得恰到好處,審美也很高級。

        祝野抬眸看了一眼那盞清婉冷艷的花燈,眸色愈發(fā)深沉,忽然問(wèn)道,

        “你是不是記得以前學(xué)過(guò)一句步蓮秾李伴人歸?!?/p>

        心儀的美人,會(huì )步步生蓮而歸來(lái)。

        這盞水蓮燈出現的時(shí)機過(guò)分湊巧,讓人難以不起誤會(huì )。

        她恰好攜蓮而歸。

        丁費思遲疑道,

        “思越人嗎?”

        祝野垂眸看向她,她有些茫然。

        祝野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,卻懂了她的意思。

        她不是故意的,也并沒(méi)有在故意暗示他什么。

        祝野沒(méi)多說(shuō)什么就回實(shí)驗室了,丁費思也不知道他是喜歡還是不喜歡。

        丁費思一個(gè)人看著(zhù)那盞燈,恍然想起以前高中的時(shí)候,祝野參加了華國國畫(huà)藝展,在眾多參賽選手之中拿了金獎,參賽者不乏有知名畫(huà)家。

        她看那幅參賽作品《蓮》,只覺(jué)得風(fēng)骨孑立,每一筆都似薄刃落筆,畫(huà)風(fēng)清銳,落款寫(xiě)的祝野二字也磅礴大氣。

        盡管她什么都不懂,也知道他畫(huà)得很好,祝野似乎生來(lái)就帶著(zhù)高級兩個(gè)字,連他畫(huà)的畫(huà)都有一股高攀不起的意味。

        他拿全國藝展金獎這件事,在學(xué)校掀起軒然大波,那段時(shí)間總有美術(shù)班的特長(cháng)生過(guò)來(lái)膜拜祝野。

        而他的優(yōu)秀遠不僅僅在國畫(huà),在很多地方,他都有足夠的資本恃才傲物,從丁費思認識他以來(lái),他似乎就沒(méi)有做不好的事情。

        祝野就是祝野,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很好。

        丁費思苦笑一聲,不像她,總是那么倒霉,裝傻都裝不會(huì ),避不過(guò)風(fēng)頭。

        最新小說(shuō)

        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      • 會(huì )呼吸的痛
          會(huì )呼吸的痛

          最近工作壓力比較大,于是擠時(shí)間看了這部小說(shuō)《來(lái)吻我》,來(lái)放松一下自己。果不其然,《來(lái)吻我》中一波三折的故事讓人瞬間釋壓,重新調整好自己的狀態(tài),感謝作者曲朝的這部正能量作品。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

        日韩无码视频一区_国内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久_久久亚洲aⅴ精品网站_国产欧美日韩亚洲18禁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