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body id="qsuk7"><center id="qsuk7"><video id="qsuk7"></video></center></tbody>
    <strong id="qsuk7"><sub id="qsuk7"><address id="qsuk7"></address></sub></strong>
    1. <em id="qsuk7"><tr id="qsuk7"><kbd id="qsuk7"></kbd></tr></em>
      1. <rp id="qsuk7"><acronym id="qsuk7"><input id="qsuk7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<em id="qsuk7"><ruby id="qsuk7"></ruby></em>
        <th id="qsuk7"></th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語樂文學網 > 短篇 > 圓圓沒有團圓
        圓圓沒有團圓

        圓圓沒有團圓佚名

        主角:陳江河,沈沅
        《圓圓沒有團圓》是一部受眾人群很廣的短篇小說,男女主角分別是陳江河沈沅,他們的性格與命運沖突,帶動著情節跌宕起伏,人物情感變遷主導著讀者閱讀體驗?!秷A圓沒有團圓》內容介紹:我和陳江河已經交往八年了。單是白血病就折磨了他兩年。我親眼看著那個陽光開朗的少年變成現在蒼白脆弱的活死人。醫生嘴里的話著實讓人難受,我怕負面情緒影響到他,自己躲到走廊角落偷偷抹淚。單薄卻溫暖的懷抱過來緊緊將我擁住,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?!竟怨?,別哭,我心疼?!?..
        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4-05-15 16:55:09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    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    從高中算起,我和陳江河已經交往八年了。

        單是白血病就折磨了他兩年。

        我親眼看著那個陽光開朗的少年變成現在蒼白脆弱的活死人。

        醫生嘴里的話著實讓人難受,我怕負面情緒影響到他,自己躲到走廊角落偷偷抹淚。

        單薄卻溫暖的懷抱過來緊緊將我擁住,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        【乖乖,別哭,我心疼?!?/p>

        我叫沈沅,屬于家里的情況比較特殊的那類。

        當爹的好賭,整夜不著家,找的女人時不時打來電話罵街,而我媽對此只會拿打我來泄憤。

        她總說看見我就感到惡心想吐。

        所以小時候的我敏感又自卑,身上也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。

        即使夏天我也不敢脫下校服外套,生怕被別人議論。

        上了高中之后,情況照樣沒有好轉。

        我爸去了外地,已經很久沒聯系過,就連過年也只是發短信問候。

        我媽被網上找的男人騙光所有的錢,整個人精神都出現問題,連班也不愿意上了。

        當時家里幾乎只剩我手機里省吃儉用存下的三百塊錢,連日常吃飯都成問題,更別提房租和水電費。

        于是,我每天都翹掉最后兩節晚自習,到二十四小時的便利店上夜班,靠著日結的五十塊勉勉強強撐到學期末。

        到放寒假,我找了三份兼職,恨不得連睡覺的時間都用來掙錢。

        而我和陳江河就是那個時候認識的。

        當時高中第一次期中考試結束后要重新分班。

        我的成績還算不錯,順利進入了重點班。

        陳江河就坐在我的后面,一雙長腿時不時搭到我的椅子上面。

        他在學校里很出名,不單單是因為那張格外出眾的臉,還有優異的成績和不錯的家境。

        每次大考之后的表彰大會,他總是作為學生代表上臺發言。

        他整個人自信陽光,不知道惹得多少女生下課偷偷跑來給他遞情書。

        而我沒那么受歡迎,只是在臺下給他鼓掌的眾人之一。

        陳江河的母親因為白血病走得早,父親是學校的級部主任,正好管我們年級。

        每次上學都能看到以嚴肅出名的陳主任搭著自己兒子的肩膀,笑著送他走進知禮樓,然后再轉頭去辦公室。

        我承認我羨慕他那樣的家庭環境。

        所以當他疑惑地看著我,不理解為什么學生要出來打工掙錢的時候,我不怪他。

        當時他和朋友從補習班走出來,我正好穿著厚重笨拙的玩偶服,站在奶茶店的門口吸引顧客。

        他可能是聽我聲音熟悉,等周圍人都散了回家之后特意跑來,小心翼翼地問我是不是沈沅。

        我也不覺得哪里難堪,低頭把捂得悶熱的頭套摘下來,抬手笑著和他打招呼。

        只見他耳根通紅,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話,我也沒太在意,只當是冬天冷風太大給吹的。

        后來他生病的時候,躺在病床上側過身來悄悄和我講,那天他穿著羽絨服帶著圍巾,臉紅純粹是因為害羞。

        再開學的時候根據期末的成績和選科又重新分班,重點班幾乎換了一批人。

        我坐到了陳江河的旁邊。

        寒假賺的差不多能支撐半學期,我也就安下心來學習,不再翹晚自習出去上班。

        級部開始有各種各樣的競賽名額,我不想放過任何機會,幾乎每個都填表交錢報了名。

        無論是什么級別的,也無所謂是什么學科的。

        那陣子整個人忙得和蜜蜂似的,頭埋在書海里幾乎就沒抬起過。

        中午沒錢也沒時間吃飯,只是偶爾就著咸菜隨便打發幾口饅頭。

        記得有一次餓得快暈過去,看見陳江河匆匆忙忙從外面跑回來,懷里還揣著倆熱騰騰的肉餡包子。

        我被香味饞得不行,卻不好意思開口,只得屏住呼吸,低頭繼續寫題,裝作什么也沒看見。

        下一秒就見他拿出來其中一個,用紙包著塞進我手里,順便把兜里溫熱的黑米粥也掏出來,插上吸管,放到我桌子上。

        他眉眼彎彎,笑著和我說:【快吃,趁著還熱乎?!?/p>

        那顆明晃晃的虎牙和桃花眼里閃爍的光太過耀眼,惹得我心跳快了一拍。

        我一時間也顧不上臉頰可疑的紅暈,只知道倉促落下一句:【謝謝?!?/p>

        從那以后,他每到飯點見我不打算去食堂,便都會變著花樣帶回來吃的。

        我心底很感激他這么做,每次吃的時候也都會默默記上帳,打算有錢的時候再還上。

        等作文競賽的獎金發下來后,我慌張地想要把錢還給他,他卻怎么也不肯收。

        但最后挨不住我求他,陳江河只好拿了兩張五十,說剩下的我每天給他講題,再幫忙記下作業就好。

        周末的晚自習,學校組織看電影,教室熄了燈,夜色朦朧黑暗,只有前面的屏幕亮著。

        在播到大半的時候,陳江河突然湊過來,小聲跟我說:【沈沅,我喜歡你?!?/p>

        我裝作平靜地眼睛盯著前面,臉頰卻頓時燙得嚇人。

        呆了幾秒之后我起身,想找別的同學換座位,避免尷尬,沒想到陳江河突然拉住我的手。

        他的聲音很輕,仔細聽感覺有些平日里從未出現過的慌亂:【我錯了,不說話了,你別走?!?/p>

        我鬼使神差般地重新坐了回去,還好到電影結束他確實沒再說一句話。

        現在那部電影講的什么我已經想不起來了,只依稀記得那天最后的晚自習心跳得格外厲害。

        明明一直在翻書,卻什么也沒學進去。

        估計他的情況比我差不了多少。

        我媽可能也覺得不能總閑著,過完年就出去找過好幾份工作。

        但幾乎不是嫌地方太遠,就是嫌干活太累,最后都沒有堅持下來。

        手里拿的工資只夠交房租,差的幾百塊是我找房東補上的。

        勞動節小長假的最后一天,我和她難得能安靜坐在一桌吃飯,雖然是她點的外賣。

        小時候爸爸也很少回家,但每到過年的時候我們肯定在一塊能吃頓豐盛的年夜飯。

        媽媽會做好多好多的菜,也會用筷子把魚刺挑出來,剩下的肉放到我的碗里,然后笑著摸我的頭,讓我快快長大。

        到底是什么時候一切都完全改變了呢?

        是爸媽還沒吃上飯就開始為賭博輸錢爭吵的時候,還是那個阿姨第一次打來電話羞辱媽媽的時候?

        我想不出準確的答案,也許這些奇怪的問題根本沒有答案。

        我把最后一塊肉從發爛的青菜里挑出來,夾到媽媽碗里,起身把桌子收拾干凈,又把垃圾扔到樓下。

        回來我點開微信,查看里面的余額。

        之前打工掙的錢再加上競賽發的獎金算起來也不少,足夠支付在學校的日常開銷。

        我給她轉過去三百塊錢,想讓她把之前欠的水電費都交上。

        那可能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
        因為她點完收款的下一秒就像發瘋了似的,過來問我是不是和我爸還有聯系,這些錢是不是我爸和那個女人給的。

        我有些懵,張口否認,說這些錢都是我自己打工掙來的,她卻根本不信,扯著嗓子叫嚷。

        【沒良心啊,我辛辛苦苦養你,你卻嫌我沒本事,是不是!】

        面對她撕心裂肺的喊叫,我怎么解釋也顯得蒼白無力,只好回到房間關門上鎖,捂住耳朵復習課本。

        下一秒就是她沖過來撞門踹門的聲音,伴著她歇斯底里的哭鬧,引來了鄰居敲門。

        【你這是要我死啊,我供你吃供你穿供你住,結果你卻壓根不想要我這個媽.】

        課本上的黑字變得歪歪扭扭,看不清楚。

        我對她無可奈何,只好打開門,把癱坐在地上的母親扶到沙發。

        結果剛轉身就被拽著胳膊向后拉,摔到了地上。

        我清晰地聽到左胳膊骨頭斷裂開的聲音,接著襲來的不是劇烈的疼痛,而是瞬間的茫然。

        再就是抬頭,望著眼前的女人像神經病一樣,嘴巴開開合合,手不停把所有能看見的東西都朝我扔過來。

        我一時間認不出她到底是誰,也聽不見她在說什么,只知道鄰居在更加著急地敲門。

        遲來的疼痛麻痹著神經,我站起來抹去額角上的血,疲憊得不想再多說一句話,帶上手機便開門去附近的醫院。

        大門打開的時候,鄰居的手握成拳懸在半空,像是還要再繼續敲門。

        母親依舊在屋里哭喊發瘋,說著這輩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生下我。

        她說讓我走了就別再回來,最好是死在外面。

        我刻意躲避開鄰居錯愕困惑的目光,低著頭走下樓梯,心里煩躁得要命。

        那是我第一次真切實際地感受到羞恥。

        到門診的時候,里面只有值班醫生坐在轉椅上看報紙。

        他輕推眼鏡讓我上前,然后抬手摸了下左手腕的位置,用本地的方言告訴我只是輕微脫臼,問題不大,不需要拍片什么的。

        醫生很快幫我復了位,又打上石膏固定,整個過程不是很疼,我卻一直在哭。

        醫生沒刨根問底追究我這傷是怎么弄的,只是簡單拍拍我的肩,語氣緩慢而溫和:【哭什么,小姑娘,任何困難都會有解決辦法的?!?/p>

        他給我開了單子,然后起身,佝僂著腰,領著我去前臺繳費。

        他拿來條毯子遞到我手里,說如果實在沒地方住的話,可以在旁邊的椅子上將就一晚。

        【小姑娘,你記住,苦難雖然不是人生必備的增味劑,但還是要學著去堅強面對?!?/p>

        我眼淚還是止不住地流,只會聲音哽咽地跟他說謝謝。

        隔天早上我起的很早,把毯子疊好放到椅子上就抬腳往學校走。

        路上還順便買了個料最足的雞蛋灌餅當早餐。

        小早讀的時候陳江河小聲問我手怎么弄的,我笑著和他說是自己不小心摔的。

        我知道他不信,也知道他不會接著問。

        下了早讀我去找班主任申請住宿,簡單解釋了家里的情況。

        他本來也了解些,很快就答應給我安排宿舍,讓我晚自習過來找他領鑰匙。

        五一假期結束,返校第一天就是月考,而且第一科就考數學,確實是我們高中一貫的作風。

        打鈴交卷后,我拿著水杯想去打點熱水,卻在轉身的時候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跑來的女生。

        廁所旁邊是她的朋友,兩三個人聚在窗戶的位置叼著煙吞云吐霧。

        有個男生扭頭看見這邊,壓根不講道理,上來就推了我一把。

        【大學霸不長眼啊,撞到人了不會道歉?】

        被撞到的那個女生聲調高得我心煩意亂。

        她化著妝濃厚艷麗的妝,身上的香水味熏得我忍不住后退幾步偏頭咳嗽。

        這些人可能是想刁難我,好在枯燥無味的考試中找點樂子,可惜我最擅長的事就是道歉。

        【對不起?!?/p>

        另外的女生似乎是不滿意,拽著我的頭發往前走,然后把我用力扔在地上,聲音格外傲慢:【不知道要下跪道歉嗎!】

        我的膝蓋重重磕在墻上,手里剛打的水也都灑在了地上,還有些濺到她散在腦后到腰的卷發上。

        她又抓起我的頭發,重重地往墻上撞去。

        走廊上很多人都在圍觀,卻沒有一個出來阻止,甚至都沒有人去叫老師。

        我感受著額角的創口貼被新的鮮血浸濕,綁著石膏的腕骨被壓得發疼。

        視線逐漸模糊,腦袋暈暈沉沉。

        【我看要不算了吧,別把事情鬧大了?!?/p>

        有個男生見我這幅模樣,嘴里小聲嘀咕著。

        但那個女生明顯不愿意買賬,非要看我下跪道歉才算完。

        【別逼我了!】

        我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站起來推開她,女生震驚的目光轉瞬變成憤怒,抬起手要接著打我。

        我沒有把視線再落到她身上,而是偏過頭,正好望見陳江河從在教室后門口走出來。

        我摔倒在地上,但目光一直在追隨著他。

        好像在渴求沙漠里的救命稻草,在期盼昏暗生命里唯一的那束亮光。

        終于,他轉頭望向我這邊,只是微愣半秒,下一瞬便穿過議論的人群擠進來。

        他把那些人推開,將我抱起,往醫務室跑去。

        閉上眼睛的前一秒,我趴在少年人勁瘦有力的肩膀上,暗自慶幸。

        還好,這束光亮真的照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      我直起身子努力湊近他的耳朵,用所剩不多的力氣說到:【陳江河,我們在一起吧?!?/p>

        在醫務室醒來的時候,午休已經結束。

        我手上正輸著葡萄糖,稍微一動,趴在床沿邊的陳江河就立馬直起身子,語氣著急而關切:【感覺好點了嗎?】

        我點點頭,靠著后背的枕頭坐起來。

        抬頭見他滿臉通紅,猶猶豫豫不敢開口,心里覺著可愛好笑,也不忍心逗他。

        【陳江河,我不反悔?!?/p>

        我看他臉瞬間紅的更加厲害,連脖子都透著一點粉色,實在沒忍住笑出了聲。

        醫務室的老師聽見動靜,走過來掀開簾子,先是遞過來一張紙讓我在上面簽字。

        她嘴里笑著打趣到:【你這小男朋友還挺不錯的,剛才看你低血糖暈過去,急得差點哭出來?!?/p>

        老師好像還不到三十,面容化著精致的淡妝,顯得很年輕,白大褂襯得人氣質干練。

        她簡單說了幾句注意事項后就拔了針,讓我們愿意回教室就回去,不愿意就繼續待著。

        陳江河難得守規矩地拉著我走出醫務室。

        本以為他要帶我回教室繼續考試,沒想到這人竟然徑直往教學樓外走。

        【這是要去哪里?】

        溫熱的觸感從右手手腕傳來,他沒有用力,我很容易就能掙脫開來。

        陳江河轉過身來看著我,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般撅著嘴,聲音含含糊糊:【我想帶你去吃校對面那家燒烤,可好吃了,你不愿意嗎?】

        我最受不了別人這樣跟我說話,只好點頭滿口答應。

        剛想問開口沒有假條怎么出去,就見他彎下腰,挪開圍墻的擋板,漏出來里面一個洞。

        大小正好夠一個人鉆出去。

        【你這樣,陳主任真的不會打你嗎?】

        陳江河似乎是不好意思地撓頭,憨憨地笑著跟我說:【我第一次出去的時候正好被抓著了,不過這會他應該沒空來這邊?!?/p>

        我從來沒想過級部第一腦子竟然這么不靈光。

        出來之后,我被帶著穿過了車來車往的馬路,走到學校對面那家燒烤店。

        雖然還沒到飯點,但旁邊幾桌也幾乎都坐滿了人。

        陽光撒在地上,照得樹葉都金黃。

        我看見陳江河揮手和老板打招呼寒暄,接著就坐到了外面的馬扎上。

        聞著桌子上的烤串散發出的噴鼻香味,我頓時明白了這家店為什么能有這么多人光顧。

        陳江河把紙抽放到我手邊,又把不辣的烤串單獨裝了鐵盤。

        他邊起汽水邊問我:【沈沅,你將來想去哪里念大學呀?】

        我沒有半秒停頓,連嘴里的羊肉都沒咽下去就張口回答:【我想去BJ,我要去BJ?!?/p>

        書友評價

        • 孤衫
          孤衫

          記不清是第幾遍刷這部小說《圓圓沒有團圓》了,不過,每讀一遍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動,不一樣的收獲?;蛟S,這就是讀小說優于看電視劇的魅力所在吧!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日韩无码视频一区_国内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久_久久亚洲aⅴ精品网站_国产欧美日韩亚洲18禁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