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我是假少爺
我是假少爺

我是假少爺魚(yú)魚(yú) 著(zhù)

主角:陸明澤,夏明宇
有一種治愈,叫夜深人靜時(shí)拜讀小說(shuō)《我是假少爺》,小說(shuō)中的故事引人注目,讓你暫且忘了現實(shí)中的傷痛,甚至慢慢愈合。小說(shuō)《我是假少爺》介紹:大學(xué)的最后一個(gè)學(xué)期,我拿著(zhù)我爸要輔導員幫我做的學(xué)業(yè)規劃回家。發(fā)現家里多了一個(gè)男孩。爸爸說(shuō)這是他們的親兒子陸明澤。為了補償他,我現在的身份要還給他。我看著(zhù)手里厚厚的一沓文件,紳士地對爸爸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5-27 22:00:17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1

此時(shí)的陸明澤正坐在客廳的一臺電腦前好奇地玩著(zhù)。

而我,則是站在那里消化著(zhù)我是假少爺這個(gè)事實(shí)。

父親對我從小嚴格的魔鬼訓練,讓我就算內心波瀾也毫無(wú)表情。

“真好玩兒!”看樣子陸明澤以為那是一臺游戲機。

其實(shí)那是一臺智力測試儀。

父親看著(zhù)他那貪玩兒的樣子,眉頭緊皺。

沒(méi)有他的發(fā)話(huà),我也不敢馬上回屋。

就那么靜靜地等著(zhù)。

“三十七分?!标懨鳚傻摹坝螒颉苯Y束,電腦發(fā)出了機器音。

父親的眉尖都挨到一起了,厭惡、怒氣,溢于言表。

但他居然硬生生忍了下來(lái),沒(méi)有發(fā)作。

換做是我得了這個(gè)分數,早就幾鞭子挨到身上了。

“這是什么破游戲,我那么努力通關(guān),居然才這么點(diǎn)分!不好玩!”

陸明澤狠狠地敲打了幾下鍵盤(pán),氣呼呼地站起來(lái)時(shí),還不忘用腳踢了一下凳子。

“你就是我爸那個(gè)撿來(lái)的兒子吧?”他看到我,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(tài)。

“是的,明澤少爺?!蔽胰匀还P直地站在那里,保持著(zhù)紳士的微笑。

“聽(tīng)爸爸說(shuō)你畢業(yè)能拿雙學(xué)士?”他吊兒郎當地走過(guò)來(lái),推了我的肩膀一下,“沒(méi)想到吧,你的這些都是我的了?!?/p>

“明澤,雖然子誠的身份和學(xué)位都會(huì )給你,但是你也要努力錒,要更加勤奮地學(xué)習,雙學(xué)士算什么?你得往碩士、博士、博士后去考!”

“爸,我會(huì )努力的,你放心吧,我是你親兒子,肯定比這個(gè)假的要強!”陸明澤仍是一副無(wú)所謂的樣子。

他有點(diǎn)得意忘形了,因為他根本不了解父親對“努力”這個(gè)詞的定義。

他居然說(shuō)著(zhù)話(huà)還去搭上了父親的肩膀,跟市井小民一樣的隨意。

這下父親是真的嫌棄至極,直接拉下了他的手。

“明澤我先讓人帶你去修剪一下頭發(fā)吧,順便換一身衣服,我們陸家的孩子肯定得有個(gè)好形象?!?/p>

父親今天真的是把他最大的耐心都給了這個(gè)真少爺,都這樣子了,他的怒火居然還沒(méi)有發(fā)出來(lái)。

我小心翼翼地思考著(zhù)。

等陸明澤跟著(zhù)傭人離開(kāi),父親才注意到我,緩緩地說(shuō):“你回屋去吧?!?/p>

“爸,感謝您這些年對我的養育之恩,您的親兒子回來(lái)了我真替您感到高興,我也是時(shí)候離開(kāi)了?!?/p>

說(shuō)話(huà)語(yǔ)速不能太快,每一個(gè)字都要字正腔圓,這是父親從小對我的要求,只有達到他的要求我才不會(huì )挨打。

本以為他會(huì )滿(mǎn)意我這番得體的說(shuō)辭,他還是生氣了:“我培養了你這么多年,是讓你說(shuō)走就走的嗎?”

“一切聽(tīng)父親安排?!蔽椅⑽⒌皖^。

父親這才滿(mǎn)意地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:“你剛剛也看到了,明澤的智商太低,你比他聰明許多,以后就由你來(lái)幫助他學(xué)習吧?!?/p>

“好的?!?/p>

2

母親忙公司的事情,大半夜還沒(méi)回來(lái)。

陸明澤早已經(jīng)哈欠連天,但是父親要求,我們必須要等母親回來(lái),跟她匯報一天的情況才能睡覺(jué)。

我們就這么默默地站在沙發(fā)旁邊,看著(zhù)父親一頁(yè)一頁(yè)地翻報紙。

期間陸明澤因為站姿太隨意,父親糾正了他好幾次。

終于等到母親回家,她還給陸明澤帶了一支高爾夫球桿。

這個(gè)球桿皮套上還有世界首富的簽名,一看就是價(jià)值不菲。

哪知道陸明澤接過(guò)來(lái)粗魯地打開(kāi)看了之后,隨手就扔到了沙發(fā)上。

“這么重!看著(zhù)也沒(méi)桌球桿好玩兒!”他厭煩地說(shuō)著(zhù)。

“貴族學(xué)校的少爺們都喜歡玩高爾夫,明澤少爺可以學(xué)一下,這套球桿很珍貴,少爺用起來(lái)也彰顯身份?!?/p>

陸明澤更加不屑:“你個(gè)假兒子才需要證明身份,我是真的,還需要這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嗎?報我爸媽的名號不比這玩意兒有用!”

“夠了!”父親突然一聲怒吼,陸明澤收到了驚嚇。

但陸明澤馬上又撇嘴:“我沒(méi)說(shuō)錯什么啊爸?!?/p>

父親盡力壓著(zhù)自己的火氣,語(yǔ)氣沉重地說(shuō):“你以后可是要繼承你媽的整個(gè)夏氏集團的,你怎么能這么口沒(méi)遮攔?以后還需要更加用心學(xué)習!”

父親雖然也是名門(mén)望族出生,但是早年家道中落,入贅了母親家,才保住了陸家的最后一點(diǎn)資產(chǎn),但其實(shí)現在也是夏家旗下的產(chǎn)業(yè)了。

陸明澤是他們的孩子,自然是要繼承母親的家業(yè)的。

但是母親可不止這一個(gè)兒子。

她還有一個(gè)跟她姓的兒子夏明宇,跟我在一起上大學(xué)。

夏明宇的爸爸出生貧寒,除了長(cháng)得帥,沒(méi)有哪方面能配得上母親。

雖然他是母親的白月光,但母親一直都沒(méi)有讓他轉正的意思。

父親的顧慮肯定是有的,陸明澤可是承載著(zhù)陸家的厚望。

他當然意識不到這個(gè)問(wèn)題,他可能只想著(zhù)“繼承家業(yè)”這個(gè)事情了。

翌日早飯時(shí)間,陸明澤一直沒(méi)有出現。

家里的規矩,必須人到齊了才能開(kāi)始吃飯。

父親叫傭人去叫他,我們從五點(diǎn)等到了五點(diǎn)半。

母親優(yōu)雅地端起已經(jīng)沒(méi)了溫度的牛奶喝了兩口,起身對父親說(shuō):“明澤需要學(xué)習的東西太多了,時(shí)間緊任務(wù)重,你多費心?!?/p>

母親頭也不回地離開(kāi)。

父親眼里血絲鮮紅,拿起放在客廳那把高爾夫球桿就去了樓上。

一聲一聲的慘叫從樓上傳來(lái)。

聲音停止沒(méi)一會(huì )兒,就看在陸明澤自己揪著(zhù)自己的兩只耳朵,灰頭土臉地下來(lái)。

他看到我在看他,應該是覺(jué)得很沒(méi)面子,氣呼呼地放下手來(lái)。

父親在他身后又是一棒子:“我沒(méi)說(shuō)讓你放下,你不準放!”

陸明澤的慘叫聲又高了一個(gè)分貝。

父親拿著(zhù)桿子,一步一步,穩穩地走向客廳,將高爾夫球桿收起來(lái)。

不管人前人后,他總是保持著(zhù)自己的“教養”。

一旁的陸明澤顯得格格不入。

“子誠,之后明澤就交給你了?!备赣H眼里的血絲更重,說(shuō)話(huà)力度也發(fā)狠。

“你知道我喜歡的兒子是什么樣的,你就按照我的方法教他,教不好的后果,你自己知道……”

他的方法?

皮鞭教育、棍棒教育……

后果?

被毒打、被丟棄在荒郊野外不準坐車(chē)只能徒步回家……

3

我溫聲應下:“好的,爸爸?!?/p>

父親這才拿著(zhù)公文包出門(mén)。

我將輔導員給我的學(xué)業(yè)規劃手冊遞給陸明澤,他看都懶得看一眼,非得要出去玩。

父母都不在家,他是想著(zhù)能放飛自我了?

怎么可能!

我直接拿出父親以前經(jīng)常用的藤條,在他眼前晃了晃:“明澤少爺,父親的話(huà)不能不聽(tīng)哦!”

“你威脅我?”陸明澤對著(zhù)我邊上吐了一口唾沫:“我就出去,你能把我怎么著(zhù)?”

他一轉身,藤條悶重的聲音隨即在他背上響起。

“我艸!你個(gè)小兔崽子敢打我,不想活了!”他嘴里粗話(huà)不停,作勢要跟我干架。

我可是得了父親真傳。

藤條快準狠地一下一下打在他身上。

不一會(huì )兒他胳膊上、后背上就是幾條凌亂的血印子。

陸明澤這才跟我求饒。

“男兒有淚不輕彈,爸媽不喜歡愛(ài)哭的孩子?!?/p>

麾下最后一鞭子,我露出笑容:“今天先學(xué)基本禮儀?!?/p>

陸明澤忍者淚開(kāi)始接受學(xué)習。

單是餐桌禮儀就學(xué)了一天,他從一開(kāi)始忍無(wú)可忍,到后來(lái)被藤條鞭打得妥協(xié),再到最后因為坐姿不對被我不停鞭打。

我以前體會(huì )過(guò)的,也讓他好好體會(huì )了一把。

終于,父親在晚飯前回家了。

在之前,我已經(jīng)提示過(guò)陸明澤,不好好表現的話(huà),父親也會(huì )跟我一樣對他“家法伺候”。

他不信,非得試試父親的態(tài)度。

陸明澤委屈巴巴地跑過(guò)去向父親訴苦:“爸,那個(gè)臭崽子他用藤條打我!”

“男孩子對自己要求嚴格一點(diǎn)總是好的?!备赣H一臉嚴肅地看著(zhù)他,接著(zhù)又問(wèn)我,“今天教了些什么內容?”

看吧,還不相信!

我朝他使了個(gè)眼色,語(yǔ)氣溫和地說(shuō):“明澤少爺,一會(huì )兒給爸看看你今天的進(jìn)步?!?/p>

陸明澤本想發(fā)火,但看到面無(wú)表情的父親,立馬熄了火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餐桌上,陸明澤努力地表現著(zhù),父親才看起來(lái)輕松了一些。

父親一邊細嚼慢咽地吃著(zhù)飯,一邊下命令地對我說(shuō)著(zhù):“學(xué)校那邊已經(jīng)安排好了,子誠你好好教明澤,畢竟他能否拿下最后的學(xué)位,都是你的未來(lái)?!?/p>

陸明澤陰惻惻地笑了一下,被我看在了眼里。

在家熬了好幾天,他終于等到了上學(xué)通知。

他以為逃過(guò)我的藤條就可以放飛了。

“你在學(xué)校就管不了我了,你等著(zhù)吧,我什么都不會(huì ),那個(gè)狗學(xué)位你想都別想了?!?/p>

怎么可能,在學(xué)??蓻](méi)我這么寬松的管教了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一世為紅顏
    一世為紅顏

    本部小說(shuō)《我是假少爺》是我看過(guò)的年度最佳小說(shuō),作者魚(yú)魚(yú)將人物性格刻畫(huà)的淋漓盡致,有時(shí)讓人跟著(zhù)哭,有時(shí)讓人跟著(zhù)笑,好久沒(méi)有這樣的情感宣泄了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