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你們相愛(ài),為民除害
你們相愛(ài),為民除害

你們相愛(ài),為民除害白圭 著(zhù)

主角:洛清云,周盼
這是作者白圭執筆的一部短篇小說(shuō),名叫《你們相愛(ài),為民除害》,故事情節脫離俗套,可謂是如今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中的一股清流?!赌銈兿鄲?ài),為民除害》簡(jiǎn)介:婚禮當天,未婚妻和窮小子逃婚,害得兩家顏面全無(wú)。我勸她不要沖動(dòng),她卻不顧多年情誼,當著(zhù)長(cháng)輩的面羞辱我連窮小子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。我如她所愿解除婚約,前往國外分公司歷練。三年后,在我接風(fēng)宴上,她卻淚眼漣漣的朝著(zhù)我說(shuō)道:“澤言哥哥,我后悔了?!?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5-27 22:10:38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婚禮當天,未婚妻和窮小子逃婚,害得兩家顏面全無(wú)。

我勸她不要沖動(dòng),她卻不顧多年情誼,當著(zhù)長(cháng)輩的面羞辱我連窮小子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。

我如她所愿解除婚約,前往國外分公司歷練。

三年后,在我接風(fēng)宴上,她卻淚眼漣漣的朝著(zhù)我說(shuō)道:“澤言哥哥,我后悔了?!?/p>

……

洛清云的聲音不大,但話(huà)音落下的瞬間,還是吸引了在場(chǎng)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她像是沒(méi)有察覺(jué)到現場(chǎng)氛圍的異樣,舉著(zhù)酒杯自顧自的哀怨道:“這三年,你有想過(guò)我嗎?”

聽(tīng)到這句話(huà),坐在我身邊的周盼直接噗嗤一下笑出了聲。

“洛大小姐,腦子有病就去精神病院治一治,別在我兄弟的接風(fēng)宴上發(fā)瘋?!?/p>

此話(huà)一出,洛清云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(wú)比,惹人疼惜。

若擱在平日里,周盼作為一個(gè)大男人這么擠兌洛清云,免不了被人指責沒(méi)風(fēng)度。

但偏偏今天的主角雙方,一個(gè)是我,一個(gè)是洛清云。

三年前,在陳洛兩家精心布置的婚禮上,洛清云當著(zhù)長(cháng)輩、賓客、媒體的面,身著(zhù)白紗,一臉幸福的奔向另外一個(gè)男人的懷抱。

我在錯愕下驚慌的攔住她,希望得到一個(gè)解釋。

可她卻說(shuō)這十幾年來(lái)只把我當哥哥,沒(méi)有愛(ài)過(guò)我。

我不愿意看著(zhù)父母淪為他人茶余飯后的笑柄,苦苦哀求她至少等到賓客離開(kāi)后再商量解除婚約這事兒。

但洛清云卻把這當做我的托詞。

她毅然決然的甩開(kāi)了我的手,并且在那個(gè)男人走來(lái)時(shí)反手給了我一巴掌。

“陳澤言,收起你那些見(jiàn)不得人的小心思,我是絕對不會(huì )嫁給你的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,實(shí)話(huà)告訴你,在我心里,你連許耀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?!?/p>

這一幕被媒體全程記錄了下來(lái),一度飆升到娛樂(lè )新聞榜首的位置。

就算家里拿錢(qián)炸詞條,依舊有兩億多的瀏覽量和幾十萬(wàn)的討論熱度。

更有無(wú)良媒體惡意猜測是我身患隱疾,無(wú)法滿(mǎn)足洛清云,才會(huì )讓她另覓所愛(ài)。

還有的觀(guān)點(diǎn)認為陳家出現財政危機,所以才會(huì )發(fā)生逃婚鬧劇。

縱使有人同情我,但絕大部分的人都認同受害者有罪論的情況下,也翻不起什么水花。

反觀(guān)洛清云這個(gè)出軌的加害者,人人都在歌頌她為愛(ài)逃婚的“壯舉”。

該遭受道德輿論譴責的人,搖身一變成為新時(shí)代追求真愛(ài)的斗士。

為了將影響降到最低,我不得已前往異國分公司歷練。

周盼作為我的死黨,心中對洛清云自然是有怨的。

他并不是個(gè)尖酸刻薄的人,但此刻對洛清云卻是極盡陰陽(yáng)怪氣。

“想過(guò)我嗎……”周盼學(xué)著(zhù)洛清云的語(yǔ)調,嗤笑著(zhù)翻了個(gè)白眼。

“你怎么好意思腆著(zhù)臉問(wèn)出這個(gè)問(wèn)題的?我都替你害臊?!?/p>

周盼的表情豐富多彩,看上去就像是舞臺劇的演員,三言?xún)烧Z(yǔ)就逗得人發(fā)笑不止。

和他對坐的幾位瞧的真切,皆是忍俊不禁。

但好在顧忌著(zhù)當事人還在場(chǎng),他們并沒(méi)有笑的太過(guò)分。

可即便是這樣,依舊足夠讓洛清云嗔怒的紅了臉。

她眉頭微皺,對著(zhù)周盼說(shuō)道:“你周盼算個(gè)什么東西,憑什么這么跟我講話(huà)?!?/p>

洛家是出了名的豪門(mén),作為豪門(mén)千金,她自有傲氣。

話(huà)罷,她又將視線(xiàn)轉移到我,紅唇輕啟,聲線(xiàn)顫抖道:“澤言哥哥,你就這么眼睜睜看著(zhù)我被人羞辱?”

洛清云說(shuō)著(zhù),淚水盈眶,看上去頗為可憐。

我單手撐著(zhù)下巴,右手晃著(zhù)酒杯,饒有興趣的看著(zhù)燈光下面容艷麗的洛清云,嘴角勾起一抹淡笑。

這個(gè)笑容,引起了包廂里的躁動(dòng)。

沒(méi)有人能想到,在被戴了那么大的綠帽子后,我竟然還能對著(zhù)洛清云笑的這么溫柔。

周盼更是急的叫出了我的名字,“陳澤言……”

后面的話(huà)他沒(méi)有說(shuō)出口,但我明白他是想勸我。

勸我不要再重蹈覆轍,被洛清云所蠱惑。

我抬起手,朝著(zhù)他向下一壓。

在多年的默契下,周盼哪怕不知道我接下來(lái)要做什么,還是沉默的閉上了嘴。

他臉上的笑容斂去,眼中泄露出了對洛清云的敵意。

攻守轉變,洛清云一改方才的委屈,眉眼間透露著(zhù)隱隱得意。

她大概是覺(jué)得自己贏(yíng)了。

在洛清云期待的目光下,我開(kāi)口道:“不然呢?”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缺愛(ài)先生
    缺愛(ài)先生

    讀罷《你們相愛(ài),為民除害》之后,很是感慨作者白圭在文學(xué)方面的天賦,既可以做到天馬行空,揮灑自如,又可以運籌帷幄,引人入勝。希望白圭多多出品佳作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