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這皇后我不當了
這皇后我不當了

這皇后我不當了佚名 著(zhù)

主角:周云起,沫沫
周云起沫沫是作者佚名筆下的人物,小說(shuō)名是《這皇后我不當了》,這對郎才女貌的主角羨煞旁人,讓人好生喜歡?!哆@皇后我不當了》主要講述的是:我陪皇上征戰十二年,全家為他戰死。他卻愛(ài)上了別人。懷胎三月,他逼我喝下墮胎藥。他哄我說(shuō):“乖,生了孩子,朕沒(méi)法向她交待?!焙髞?lái),我一箭射穿了他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5-27 23:08:46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我陪皇上征戰十二年,全家為他戰死。

他卻愛(ài)上了別人。

懷胎三月,他逼我喝下墮胎藥。

他哄我說(shuō):“乖,生了孩子,朕沒(méi)法向她交待?!?/p>

后來(lái),我一箭射穿了他。

1

嫁給周云起第三年,他要娶皇后了。

她叫林如萱,是世家女,十指纖纖,會(huì )吟詩(shī)作畫(huà),煮酒烹茶。

不像我出身農家,只會(huì )燒火煮飯,舞槍弄棒。

大婚那天整片宮殿都被布置成了紅色,宮人們從天不亮就忙碌起來(lái)。

天特別冷,所有人好像忘了我的仁和宮,一整天都沒(méi)有送飯來(lái)。

熬到晚上,檀云這傻丫頭硬要去給我拿晚膳,御膳房只剩下幾碟咸菜。

檀云氣不過(guò),與廚子爭執幾句,被他們扭送到皇后的鳳儀宮。

我闖進(jìn)鳳儀宮,跪在冰冷的地上,乞求皇上把檀云放回來(lái),卻只得了一句:

“讓她好好跪著(zhù)反省?!?/p>

聽(tīng)著(zhù)他們歡好的聲音,我的心一寸寸冷下去。

我突然想起來(lái)我與皇上成親的那天。

白天我們剛攻占了第一座縣城,在縣太爺的后衙搜出了一對喜燭。

當晚我們就成親了。

那時(shí)的周云起還是個(gè)青澀少年,他笨拙得牽著(zhù)我的手。

“沫沫,我會(huì )一輩子對你好的?!?/p>

我看著(zhù)他紅彤彤的耳根,毫不猶豫的吻上去。

那時(shí)候的我堅信我們一定會(huì )永遠在一起。

可隨著(zhù)周云起打下的地盤(pán)越來(lái)越大,我們終究是走散了。

再次醒來(lái),已經(jīng)是第二天了。

鳳儀宮外我跪到半夜,起了高燒暈過(guò)去,檀云才被放回來(lái)。

林如萱來(lái)看我:“我聽(tīng)說(shuō)妹妹身體不好,下次可別傻傻的跪著(zhù)了,不就是個(gè)下人嘛?!?/p>

“女人應該溫柔點(diǎn),你這樣不懂事,受傷的還是自己?!?/p>

她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指甲劃在我的臉上,用憐憫的眼神看著(zhù)我,仿佛我是個(gè)廢物。

我討厭她。

她大概還不知道我是征戰沙場(chǎng)的將軍,不是后宮的菟絲花。

我的手能拉開(kāi)兩石的弓,揮動(dòng)50斤的刀。

我反剪她的雙手,踹向她的腿彎,押著(zhù)她跪在檀云的面前。

檀云這丫頭少根筋,傻乎乎的不會(huì )求饒,被鳳儀宮內的下人打成了豬頭。

此刻,她笑著(zhù)拍手:“姐姐威武!”

“混蛋,你竟然敢讓我向丫鬟下跪......”

她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完,我就一巴掌扇上去:

“林如萱我告訴你,我的人,一根頭發(fā)別人都不許動(dòng)!”

我歪在椅子上,看著(zhù)林如萱腫起的半邊臉,心中的郁氣好似散了一點(diǎn)。

前朝末年,戰亂四起,女子的命比畜牲還要賤。

從小我哥就教我,女子必須亮出尖利的獠牙才能?chē)樛四切┎蚶恰?/p>

我受過(guò)無(wú)數的苦,就是沒(méi)受過(guò)氣。

周云起來(lái)看我時(shí),我正坐在椅子上練字,心跳了一下。

“真丑!”周云起掃了一眼,順手就把我的字扔到腳邊的火爐里。

“哎呀,皇上說(shuō)喜歡唐詩(shī),這是姐姐廢了好大功夫寫(xiě)的?!?/p>

嘴饞的檀云正坐在火爐邊烤花生,顧不得燙從火爐里搶出紙稿,小心翼翼的放到桌上。

“檀云還不退下!”周云起呵斥她,“下次不許再惹事!”

檀云撅著(zhù)嘴,白了周云起一眼,才慢吞吞的退出宮殿。

周云起有些惱怒:

“沫娘,你也該管管檀云了,她現在越發(fā)得沒(méi)大沒(méi)小了?!?/p>

我冷下臉,擰著(zhù)眉回他:

“檀云的哥哥替你擋刀,她受了驚嚇,一直發(fā)高燒,醒后就一直是小孩子脾氣,你也是知道的?!?/p>

周云起彎下腰,輕輕地順了順我的眉毛,明明柔情似水的動(dòng)作,他的眼神里卻全是冷漠:

“如萱是林家之女,現在朝中不穩,朕需要林家的支持。沫娘,你不能欺負她?!?/p>

“如萱和你不同,她才十五歲,一直是閨中女兒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風(fēng)浪,你嚇壞她了?!?/p>

“沫娘,現在和以往不一樣了,如萱是皇后,你也該收斂收斂你的脾氣了!”

他根本不管是林如萱先來(lái)招惹我的。

他只是心疼林如萱的面子。

臨走前,他笑話(huà)我:“你的手還是握刀比較適合,以后不要寫(xiě)字了?!?/p>

他走后,我又寫(xiě)了很久的字。

我試著(zhù)從椅子上站起來(lái),卻一下子跌倒在地。

昨夜的地太涼,我的腿疾犯了。

這是老毛病了。

有一年大雪,我隨軍出征,在雪地里走了三天三夜。

從那以后,天一冷,我的腿就開(kāi)始疼,疼得撕心裂肺。

每年冬日,他都要把我的腿暖在懷中入睡。

可剛才他連一句關(guān)心也沒(méi)有,大概是真的忘了吧。

我在地上掙扎了好久,卻狼狽得爬不起來(lái)。

我嚎啕大哭,撕心裂肺,像個(gè)無(wú)家可歸的孩子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爾煙
    爾煙

    畢業(yè)前夕,我和男朋友因工作原因分手了,曾經(jīng)的海誓山盟,終究化為過(guò)眼云煙。一度沉淪的我,無(wú)意中滑到了這部小說(shuō)《這皇后我不當了》,被主角周云起沫沫的愛(ài)情感動(dòng)的稀里嘩啦,同時(shí)也堅定了我的信心,因為我勾勒出了理想中的那個(gè)他的模樣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