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當男主攻略錯了人
當男主攻略錯了人

當男主攻略錯了人佚名 著(zhù)

主角:蕭墨,傅菀卿
《當男主攻略錯了人》是作者佚名最近創(chuàng )作的一部短篇題材的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,在同類(lèi)小說(shuō)中可以說(shuō)是鳳毛麟角!《當男主攻略錯了人》主要內容介紹:攝政王以為我是他命里的女主角,為了刷好感度,給我送錢(qián)、送鋪子、封官。我聽(tīng)到他在心里抱怨:【女主的好感度怎么一直不上去?】當我想告訴他認錯人之際,他不是塞我一棟宅子就是讓我官跳三級。我默默咽下了解釋的話(huà)。直到我位極人臣之際,他看著(zhù)還是“零”的攻略進(jìn)度條,才猛然一拍大腿:【草,認錯人了!】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5-27 23:33:52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攝政王以為我是他命里的女主角,為了刷好感度,給我送錢(qián)、送鋪子、封官。

我聽(tīng)到他在心里抱怨:【女主的好感度怎么一直不上去?】

當我想告訴他認錯人之際,他不是塞我一棟宅子就是讓我官跳三級。

我默默咽下了解釋的話(huà)。

直到我位極人臣之際,他看著(zhù)還是“零”的攻略進(jìn)度條,才猛然一拍大腿:【草,認錯人了!】

1

我在睡夢(mèng)中死去,再一張眼便穿成了這本古言小說(shuō)里的路人配角。

既來(lái)之則安之,我很快接受了現狀。

我拿到了官家小姐的身份,衣來(lái)伸手飯來(lái)張口,日子很是舒坦。

唯一糟心的就是家里嫡出弟弟不爭氣,整日爹打娘罵,鬧得家中雞犬不寧。

今日,我那便宜爹帶著(zhù)全家去參加詩(shī)會(huì ),說(shuō)是攝政王會(huì )來(lái),要去他面前活絡(luò )門(mén)路,給弟弟混個(gè)官身。

我聽(tīng)了默默翻了個(gè)白眼。

攝政王蕭墨是這本《霸道王爺愛(ài)上我》的男主,為人冰冷無(wú)情、手段狠辣殘酷,手眼通天把控著(zhù)朝政,就差沒(méi)在小皇帝頭上拉屎了。

殘暴乖戾的蕭墨,獨獨對女主青眼相加溫柔以待。

雖是套路的男主人設,但架不住有喜歡的受眾。

我一邊想著(zhù)攝政王,一邊與原書(shū)女主游湖,“哐當”撞上一個(gè)梆硬的東西。

我還沒(méi)搞清狀況,就被原書(shū)女主扯著(zhù)衣裳跪了下來(lái)。

“臣女參見(jiàn)攝政王?!?/p>

哦豁,這男主女主的初遇,被本配角趕上了。

2

正當我打算借口遁走,將戲臺子留給男女主唱曲之際:

【好感進(jìn)度條怎么不漲,劇情不是說(shuō)女主被我撞倒后會(huì )對我一見(jiàn)鐘情嗎?】

???

我忍不住揉了揉耳朵。

幻聽(tīng)?這病古代能治嗎?

【她怎么呆住了?不會(huì )被我撞傻了吧?】

我實(shí)在是忍不住,冒著(zhù)九族升天的危險飛快地看了蕭墨一眼。

他依然抿著(zhù)唇,面上不辨喜怒。

真是青天白日見(jiàn)鬼了,我怎么感覺(jué)聽(tīng)見(jiàn)了蕭墨的心里話(huà)。

好在我這人接受力極強,憑著(zhù)多年浸淫小說(shuō)的經(jīng)驗,我悟了。

這哥們也是個(gè)穿書(shū)的,自帶系統要攻略女主。

不過(guò),他好像認錯女主了。

3

該怎么跟這腦袋不靈光的穿越老表解釋呢?

【奇怪!系統,你是不是搞錯人了?】

【就是她,女主叫‘wanqing’,不過(guò)旁邊這個(gè)好像也叫‘wanqing’?!?/p>

原女主芳名顧晚清,我叫傅菀卿。

這個(gè)名字果真是有幾分不吉利在身上的。

【旁邊那個(gè)長(cháng)得太漂亮了吧,一看就是惡毒女二,炮灰的命?!?/p>

好好好,你小子當真是一點(diǎn)都不為美色所惑啊。

4

蕭墨暗里和系統嘀咕個(gè)不停,面上倒是不露聲色。

我本想跟他解釋清楚,可看了眼身邊狀況外的原女主,默默閉上了嘴巴。

在我的“欲言又止、止又欲言”中,蕭墨笑著(zhù)開(kāi)口了:“姑娘請起,是本王唐突了?!?/p>

因這一絲笑意,蕭墨身上寒意慢慢化開(kāi),眼眸含笑帶著(zhù)四分漫不經(jīng)心三分溫柔三分對女主的青眼相待。

好一個(gè)調色盤(pán)技能,小說(shuō)男主誠不我欺。

跟傳言中的兇戾不仁的攝政王完全不一樣。

跪伏在地的原書(shū)女主顧晚晴一雙眼睛在我和蕭墨身上轉來(lái)轉去,滿(mǎn)臉都是“這什么宮闈辛秘”的震驚。

我內心很復雜,直到詩(shī)會(huì )結束都沒(méi)逮到機會(huì )跟蕭墨說(shuō)明白。

正當我因為此事惶恐不可終日之際,有人在半夜敲響了我的窗戶(hù)。

男主夜闖深閨這種橋段,在古言中也算是屢見(jiàn)不鮮的戲碼了。

我輕輕推開(kāi)窗戶(hù),正要跟蕭墨說(shuō)清楚之際,他將一個(gè)發(fā)著(zhù)光的大珠子捧到了我面前。

“喜歡嗎?”

喲嚯,夜明珠。

還是直徑比碗口還粗的夜明珠。

在古代私相授受是大罪,可我是個(gè)現代人,于是我忙不迭地接過(guò)來(lái):“多謝王爺?!?/p>

【她臉都要笑爛了,怎么好感進(jìn)度條還是不漲!不會(huì )是系統面板壞掉了吧?】

【怎么可能,說(shuō)不定是一個(gè)太少了,不夠打動(dòng)人?!?/p>

蕭墨眼皮一跳,咬著(zhù)牙開(kāi)口:“本王府上還有十來(lái)顆夜明珠。姑娘稍等,本王立馬去取來(lái)?!?/p>

好家伙,不愧是男主,夜明珠都能搞批發(fā)。

一炷香后,我看著(zhù)滿(mǎn)地的夜明珠,照得此時(shí)恍如白日。

看著(zhù)蕭墨閃著(zhù)夜明珠光輝的帥臉,忍不住感嘆:這小臉,真的亮。

不對,這珠子,真的帥。

5

正當我沉浸在夜明珠的絕世輝光中,蕭墨又在那嘀嘀咕咕了。

【我真懷疑面板爛了,這都不漲好感度!我可是砸了十來(lái)顆夜明珠??!慈禧都才一顆!】

誠實(shí)的我愧疚了,猶豫著(zhù)要不要告訴蕭墨真相。

可這夜明珠實(shí)在是太太太太太太亮了,我上下嘴唇就跟縫起來(lái)了一樣,怎么都張不開(kāi)嘴。

再說(shuō)也不能全賴(lài)我吧,是他自己眼睛跟個(gè)瞎窟窿一樣認錯了女主。

當我和蕭墨相顧無(wú)言之際,府里鬧起來(lái)了。

蕭墨還以為是自己被發(fā)現了,一個(gè)轱轆鉆進(jìn)了床底。

【系統!我的男主光環(huán)呢?怎么還會(huì )被發(fā)現?】

【這個(gè)年代這么封建,會(huì )把我和女主抓去浸豬籠嗎?】

看著(zhù)內心就快抓狂的蕭墨,我連忙安慰:“驚擾王爺,是家弟吃醉了酒?!?/p>

弟弟整日花眠宿柳浪到半夜,幾杯黃酒下肚就找不著(zhù)北,在府里撒酒瘋。

真真是人菜癮還大。

蕭墨一拍腦袋,想起詩(shī)會(huì )那日,我爹向他討人情,說(shuō)是想給獨子捐個(gè)官。

他眼睛一轉,連忙道:“詩(shī)會(huì )那日與姑娘弟弟有過(guò)一面之緣,生得儀表堂堂很是不凡,本王手下正缺這么一號人物?!?/p>

【我給她弟弟弄個(gè)官吧,指不定得感激涕零好感暴漲了?!?/p>

誒呦喂,要是讓那種酒囊飯袋當上官還得了,十里八方的鄉親都得跟著(zhù)倒霉。

我趕忙出言:“家弟是個(gè)不成器的,才學(xué)還比不上我呢!”

我本意是講弟弟是個(gè)廢物點(diǎn)心不配為官,哪知這腦袋不靈光的男主會(huì )錯意。

【她這是想做官?】

【女主就是女主,跟普通女人就是不一樣?!?/p>

“姑娘放心,我定然讓你心想事成?!?/p>

蕭墨眼神發(fā)亮,丟下這句話(huà)便匆匆離去了,徒留我一人在風(fēng)中凌亂。

第二天,蕭墨就給了我一個(gè)巨大的驚喜。

哦,不對,是驚嚇。

6

“乖女兒,你就去考吧!你弟弟橫豎是個(gè)靠不住的?!?/p>

蕭墨直接開(kāi)了女子恩科,上至管家小姐,下至鄉野村婦,只要是身懷才學(xué)之輩,都能一遂平生志。

在這樣的封建年代,很難想象朝廷那些白胡子老頭會(huì )認同女子恩科。

大抵蕭墨有些專(zhuān)屬于男主的手段吧。

以至我爹扯著(zhù)我的裙擺苦苦哀求,硬是將我送上了鄉試考場(chǎng)。

許是蕭墨為了加快攻略進(jìn)度,上來(lái)就是鄉試,上榜就能直接參加殿試。

考試那日來(lái)的人極少。

雖說(shuō)蕭墨允許貧苦女子參試,可坊間文人謾罵聲無(wú)數,不罵開(kāi)創(chuàng )先例的攝政王,反而怒斥想要參加的女子不遵婦德。

每一個(gè)走進(jìn)考場(chǎng)的女子都已拼盡全力,闖過(guò)了家人的阻攔、承受了無(wú)端的謾罵。

她們大多衣著(zhù)鮮麗,至于那些窮苦人家的女兒,就連拼搏的機會(huì )都沒(méi)有。

我有些唏噓。

7

鄉試很順利。

競爭者不多,加上我也讀過(guò)幾本治國策,足夠我上榜了。

消息傳回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爹連踹了弟弟三腳,然后將我院子周?chē)蹇樟?,不許任何人打擾我備考。

此舉倒是讓蕭墨得了便利,隔三岔五就半夜來(lái)翻我的閨房。

每次來(lái)都會(huì )和我講些時(shí)政國策,那架勢搞得我心慌。

幸好他還有底線(xiàn)在,沒(méi)有透題給我。

他恰如其分的點(diǎn)撥,讓我殿試底氣足了不少。

那是我第一次見(jiàn)三歲的小皇帝,一臉懵懂樣。

還在尿褲子的年齡段啊。

難怪蕭墨這個(gè)攝政王能混得風(fēng)生水起。

令我驚訝的是,顧晚清也在。

殿試對答如流相當亮眼。

我記得在原書(shū)劇情中,她一頭扎進(jìn)風(fēng)花雪月中,三千章都在和男主癡愛(ài)纏綿。

沒(méi)想到,在男主光環(huán)覆蓋不到地方,她亦有如此風(fēng)范,真乃大才。

8

沒(méi)想到的是,在我的對答不及顧晚清的情況下,我成了狀元。

原因是小皇帝認為顧晚清美貌更甚,欽點(diǎn)她為探花。

顧晚清皺著(zhù)眉頭,似在思索為何是這個(gè)結果。

她看看我,又轉頭看看端坐在高臺上的蕭墨。

她明白了。

我心情很復雜。

這跟走后門(mén)有什么區別?

在針落有聲的宮殿里,只有我能聽(tīng)到蕭墨內心的狂叫。

【為什么!好感進(jìn)度條還是零!為什么!】

他不關(guān)心這些,他只在乎進(jìn)度條上方的數字。

看到顧晚清眼中難以掩蓋的厭惡。

我真替蕭墨感到慶幸。

趕緊給系統磕個(gè)頭吧。

沒(méi)有倒扣好感度,不然你的攻略進(jìn)度要變成負數了。

9

成了狀元,我家立馬成了親貴往來(lái)之地。

平日里見(jiàn)過(guò)的、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的,都上趕著(zhù)攀親戚,數不清的禮品與紅封淹沒(méi)了我。

讀書(shū)的好處,當真是實(shí)打實(shí)的。

相較于蕭墨的贈禮,這些不算什么。

在都城最繁華的一條街,他送了二十八個(gè)鋪子給我。

我拿到地契的時(shí)候,手都在抖。

看出來(lái)了,他是真的很想攻略女主。

在府里等任命的那些日子,蕭墨總是半夜來(lái)趴我窗戶(hù)。

他也不說(shuō)話(huà),就緊緊地盯著(zhù)我,劍眉蹙成一團。

好看是好看,可他的臉色比茅坑里的石頭還要臭。

【果然,金錢(qián)沒(méi)法打動(dòng)心有鴻鵠之志的女主?!?/p>

次日,我的調令火速下來(lái)了。

京官四品,在吏部。

同年男子恩科的狀元,尚且在窮鄉僻壤之地當芝麻小官熬資歷。

而我的官位足以壓死歷年一大批狀元郎了。

果然,這本古代霸總文學(xué)中,女主最大的光環(huán)是男主。

10

上任那日,我才知道顧晚清和我同進(jìn)了吏部。

她只是馬前卒,發(fā)現我是她上峰之際。

眼里全是官場(chǎng)腐敗的痛恨,對朝廷的失望。

就算聽(tīng)不見(jiàn)她的心聲,我也知道她心里罵得很臟。

我比她還難受。

因為不只一個(gè)人這么想。

吏部大大小小官員看我的眼神都透露著(zhù)古怪,都在好奇一個(gè)破落戶(hù)家的女兒怎么一下就飛黃騰達了。

蕭墨比我更難受,我滿(mǎn)耳都是他內心的咆哮。

【為什么還不漲!為什么?。。?!】

于是,他將吏部尚書(shū)派到關(guān)外去巡察,自己接手了吏部,整日與我相對。

我看著(zhù)年逾古稀的吏部尚書(shū)揣著(zhù)拐杖兩腿打顫地爬上了馬車(chē)。

真是造孽。

【這下每日看著(zhù)我這張帥臉,很難不愛(ài)吧!】

……

如果蕭墨不是男主,必然當不上這攝政王。

11

吏部的工作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不算難。

它監察上下官員,早有了完善的方式,我照貓畫(huà)虎不會(huì )出差錯。

唯一讓我心煩的是,蕭墨時(shí)不時(shí)地打擾。

“姑娘,有何不清楚的,盡管問(wèn)本王?!?/p>

“姑娘,若有本王能幫上忙的,盡管吩咐?!?/p>

只要能見(jiàn)縫插針的地方,他必然要來(lái)湊上一腳,力求我滿(mǎn)眼都是他。

【我都如此體貼入微,為什么進(jìn)度條還不漲,難不成不喜歡這一款?】

于是,我收到了長(cháng)公主的馬球會(huì )邀約。

說(shuō)是遍邀京中公子、貴女,請我務(wù)必出席。

我懶得動(dòng)彈興致缺缺,娘卻歡喜得要命,給弟弟做了身新騎裝,買(mǎi)了根死貴的馬球桿。

弟弟說(shuō)要贏(yíng)一場(chǎng)漂亮的馬球,大出風(fēng)頭才好娶貴女。

然后,他在賽事中跌下馬,摔了個(gè)狗吃屎,還躺在地上嗷嗷叫。

真是丟臉啊。

為什么我會(huì )穿成這蠢貨的姐姐?

不如死了干凈。

蕭墨上場(chǎng)的時(shí)候,一眾貴女眼都看直了。

他身著(zhù)金線(xiàn)密織的暗紅色騎裝,踏著(zhù)四蹄生風(fēng)的駿馬在草場(chǎng)上馳騁。

那面容、那小腰。

他一手持數尺長(cháng)的馬球杖,不住揮舞將球擊入門(mén)洞中,桿無(wú)虛發(fā),球球入洞。

最要命的是那馬球桿還是用金鑲的邊。

真是又帥又富貴,誰(shuí)看了眼睛不直?

真是被帥到了,我都要羨慕女主了。

我忍不住看了眼身旁的顧晚清,她目光灼灼地盯著(zhù)蕭墨,眼里有些我看不明白的情緒。

【終于漲了!搞了半天,她喜歡體育生!】

但很快,他就高興不起來(lái)了。

【草!怎么又掉回去了!這個(gè)反復無(wú)常的女人?!?/p>

12

我沒(méi)心思去想為什么!

因為我很焦慮。

男女主愛(ài)情的種子一旦種下,代表劇情要回歸主線(xiàn)了。

蕭墨知道實(shí)情后殺了我事小,若是把送的東西都要回去了,可如何是好?

要不急流勇退,趁事發(fā)之前,趕緊卷了東西跑路吧。

可我一說(shuō)要辭官歸隱,爹媽和弟弟就鬼哭狼嚎。

“女兒,你弟弟的親事還沒(méi)著(zhù)落呢!”

“姐姐,我還指望著(zhù)你做到宰相,給我尚公主呢!”

還敢肖想公主!

我竟不知家里已經(jīng)窮到買(mǎi)不起鏡子了。

我一腳踢開(kāi)這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。

“辭官”這兩個(gè)還沒(méi)說(shuō)出口,我就被顧晚清攔下了。

我這才知道蕭墨要出使西域,點(diǎn)名帶著(zhù)我倆。

“若不是王爺欽點(diǎn),這樣重要的公務(wù)怎么輪得上你?”

這話(huà)不假,我是個(gè)只會(huì )偷懶?;?,跟在同僚后面混功績(jì)。

顧晚清卻做得很不錯,一切事務(wù)不論大小都完成得很漂亮。

起先還有官員因她是女人滿(mǎn)是鄙夷,現在倒是心悅誠服叫她一聲“小顧大人”。

她看不起我,實(shí)屬正常。

任人唯親,大概這就是攻略進(jìn)度再次歸零的原因吧。

蕭墨,你被女主唾棄了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煙把上的口紅
    煙把上的口紅

    我是一名宅男,閱盡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無(wú)數,但最新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當男主攻略錯了人》深入我心,多么希望這樣優(yōu)秀的作品能在熒屏上呈現,分享給更多的觀(guān)眾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