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七年時(shí)分
七年時(shí)分

七年時(shí)分椰椰 著(zhù)

主角:陸驍,奕成
最近,一部主角是陸驍奕成的小說(shuō)引網(wǎng)友爭相閱讀,這部小說(shuō)名叫《七年時(shí)分》,由椰椰著(zhù)作,小說(shuō)主要內容是:愛(ài)了陸驍七年,在我被綁架的時(shí)候,陸驍卻沒(méi)有交贖金,只因為女秘書(shū)向他提議,趁此機會(huì )叫我學(xué)乖。我經(jīng)受了地獄一般的折磨。終于學(xué)會(huì )遠離陸驍,他卻哭著(zhù)求我,再給他一次機會(huì )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5-27 23:57:5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光著(zhù)腳走進(jìn)市區的那天,我上了新聞。

陸家養女,被綁架數月,穿著(zhù)破爛的衣服,又臟又臭,光著(zhù)滿(mǎn)是傷痕的腳,狼狽地逃了回來(lái),像狗一樣。

我看著(zhù)媒體們的閃光燈沖著(zhù)我,爭分奪秒地抓拍,而我的心早就如同死水一般,再也無(wú)法驚起一絲波瀾。

從前的時(shí)心死了,那個(gè)光鮮亮麗、天真爛漫、嬌縱鮮活的時(shí)心死了,是那些綁架犯,也是陸驍,摧毀了她。

很快,一群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從水泄不通的人群中打開(kāi)一條路,為首的隊長(cháng)叫做弈成,我認識他,纏著(zhù)陸驍的七年里,都是他把我從陸驍的辦公室跟私人公寓里請出去的。

說(shuō)是請,其實(shí)跟拖拽差不多,因為我死纏爛打,因為陸驍厭煩至極。

“時(shí)小姐,先生在車(chē)里等你,請跟我走吧?!?/p>

弈成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時(shí),驚訝了一瞬,他顯然沒(méi)有想到我會(huì )是這副慘樣。

我點(diǎn)點(diǎn)頭,邁出受傷的腳,在路上留下血跡斑駁的腳印,痛覺(jué)神經(jīng)早已麻木,這一小段路程跟我的逃亡之路相比,不值一提。

弈成走在我身后,忍不住開(kāi)口叫我:“時(shí)小姐……”

我沒(méi)有回答他,可憐我嗎?其實(shí)他應該慶幸,經(jīng)過(guò)這次的教訓,我再也不會(huì )纏著(zhù)陸驍,也不會(huì )再給他的工作增加額外的麻煩。

上了車(chē)后,我看見(jiàn)陸驍正坐在座椅上閉目養神,細碎黑發(fā)被打理得一絲不茍,精致立體的五官,完美到無(wú)可挑剔。

是啊,在我消失的這段時(shí)間里,他一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寧靜跟輕松,整個(gè)人的狀態(tài)別提多好。

聽(tīng)見(jiàn)動(dòng)靜,陸驍緩緩睜開(kāi)眼睛,見(jiàn)到我的那一刻,他幾乎沒(méi)有認出來(lái):“時(shí)心?”

我乖順地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是的,我學(xué)乖了,以前我不在乎陸家養女的身份,把自己當成陸家的親女兒,驕傲跋扈,可如今被綁架后,我才知道,我的命在陸家手里,只要陸驍不拿贖金,我就是賤命一條。

他皺起眉,有些不悅:“你怎么把自己搞成這個(gè)樣子?”

這個(gè)樣子?哪個(gè)樣子?瘋子?乞丐?我逃亡了幾十公里,日夜不寐,除了綁架犯,我還要警惕郊外山林里吃人的野獸,渴了就接雨水喝,餓了就去翻高速道邊兒的垃圾堆,我想這種情況下,任誰(shuí)都會(huì )瘋吧。

我知道,他是怪我這個(gè)樣子出現在媒體面前,會(huì )給他的公司帶來(lái)麻煩,確切來(lái)說(shuō),是陸家的公司。

“對不起?!睂Σ黄?,臟了陸驍的眼睛。

陸驍聽(tīng)我這么回答,先是一頓,隨即唇角勾笑:“她說(shuō)得沒(méi)錯,你果然學(xué)乖了?!?/p>

我聽(tīng)不懂陸驍在說(shuō)什么,等到車(chē)門(mén)關(guān)上,車(chē)子啟動(dòng),陸驍忽然伸出長(cháng)臂向我靠近,我本能抗拒地往角落里畏縮,結果他忽然停住,開(kāi)口語(yǔ)氣嫌棄:“時(shí)心,你餿了?!?/p>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車(chē)內的空間密閉,我身上那股難聞的氣味終于被陸驍聞到,是混雜著(zhù)血液與汗水,在泥土里滾打,垃圾堆里剮蹭后,發(fā)酵的味道。

聽(tīng)見(jiàn)陸驍這句話(huà),我下意識離開(kāi)車(chē)座,結果車(chē)開(kāi)不穩,我直接在過(guò)道上跪了下來(lái)。

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會(huì )弄臟椅子的,我只要...”只要跪在這里就好。

好疼,膝蓋上,還有那些綁架犯用細細的鋼針扎出來(lái)的血洞,他們怪我,對陸驍來(lái)說(shuō)我一點(diǎn)兒也不重要,他們要不來(lái)贖金,浪費了時(shí)間,所以拿我泄憤。

我站不起來(lái),干脆跪坐在那個(gè)狹小的空間里。

陸驍瞬間怒不可遏:“你這是干什么?回座位上去!”

他命令我,但是卻嫌臟并沒(méi)有來(lái)扶我,我只能聽(tīng)話(huà),廢了好大的力氣撐著(zhù)身體坐了回去,疼痛,加上這些日子以來(lái)的低血糖,我連生理淚水都被逼了出來(lái)。

對于我的眼淚,陸驍一向是視若無(wú)睹的,他只覺(jué)得厭煩,可這次,他竟然破天荒地把他擦過(guò)手的手帕丟在了我身上。

我攥緊那塊兒干凈潔白的帕子,以前我定會(huì )開(kāi)心得要命,可現在,那手帕無(wú)不昭示著(zhù)我的骯臟與殘破。

奕成從后視鏡看了我一眼,我低著(zhù)頭,或許他從來(lái)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這樣丟人可笑的我吧。

車(chē)開(kāi)回陸宅,我被陸驍命人帶去浴室梳洗,我拒絕保姆們的幫忙,只讓她們從我以前的衣柜里選出一條沒(méi)過(guò)腳踝的長(cháng)裙穿。

她們翻找了好一會(huì )兒,終于在各式各樣的時(shí)裝角落,抽出一套中規中矩的長(cháng)袖長(cháng)裙,類(lèi)似學(xué)生的套裝。

沒(méi)有人定義學(xué)生該穿成什么樣子,但我看著(zhù)鏡中的自己,的確比以前張揚的穿衣風(fēng)格更像學(xué)生。

想來(lái)被綁架之前,我接到國外頂尖設計學(xué)院的錄取通知書(shū),而現在,早已距離報到時(shí)間過(guò)去了三個(gè)月。

“謝謝?!?/p>

保姆們大驚失色,沒(méi)想到大小姐會(huì )跟她們道謝。

但經(jīng)歷此事后,我很清楚,我本質(zhì)上和她們是一樣的,她們是陸家雇傭來(lái)的保姆,我則是陸家雇傭來(lái)的女兒。

推門(mén)出來(lái),我看見(jiàn)陸驍站在樓梯口處等我,他半靠在欄桿上,神態(tài)慵懶地將我上下打量一番,隨即嗤笑。

“時(shí)心,你又在耍什么把戲?穿成這樣?!?/p>

土嗎?陸驍以為這又是我在吸引他注意力的幼稚行為,可我只想遮蓋住身上的傷痕。

我跟在陸驍身后來(lái)到餐廳,餐廳里一片沉寂,直到陸驍示意我上前,我才看見(jiàn)坐在餐桌旁的陸父陸母一臉擔憂(yōu)。

陸母一看見(jiàn)我,起身幾乎是沖了過(guò)來(lái),她腳步不穩,被旁邊一個(gè)女人貼心地摻扶著(zhù)。

“陸伯母,您別著(zhù)急,時(shí)小姐這不是完好無(wú)損地回來(lái)了嗎?時(shí)小姐,陸伯母為你擔心得頭發(fā)都白了?!?/p>

我認識這個(gè)女人,她是陸驍的秘書(shū)。

程雪一頭順其自然的黑發(fā),穿著(zhù)最簡(jiǎn)單樸素不過(guò)的高領(lǐng)毛衣跟牛仔褲,脖頸間卻掛著(zhù)漂亮的玫瑰金項鏈。

我“完好無(wú)損”,相比之下,陸母急白了頭發(fā),她一開(kāi)口,我便從受害者,變成了陸家不孝的女兒。

陸母拉著(zhù)我哭,女人在旁邊安慰她,可我哭不出來(lái),我望向陸驍,陸驍的眼神好像在說(shuō),我是一個(gè)沒(méi)有良心的人。

終于,陸父嚴肅地開(kāi)口打斷:“你別拉著(zhù)時(shí)心了,快讓她過(guò)來(lái)吃飯?!?/p>

陸母擦了擦眼淚:“怪我怪我,囡囡這段時(shí)間受委屈了,一定沒(méi)有好好吃飯,快來(lái),阿姨做了你最?lèi)?ài)吃魚(yú)羹!”

我被陸母拉著(zhù)在陸父跟她中間坐下,陸驍坐在我對面,程雪則坐在他旁邊。

多像一家人啊。

我看著(zhù)碗里的飯菜,色香味俱全,我都快忘記正常的食物是什么樣子了,多想扔下筷子,用手抓住塞入嘴里。

越靠近市區的高速路,旁邊衛生管理越嚴格,漸漸地,我找不到垃圾堆,那就意味著(zhù)沒(méi)有食物,所以我幾乎餓了三天,只能吃樹(shù)葉充饑。

在眾人的注視下,我克制自己端起碗,用筷子往嘴里扒飯,饒是這樣,我依舊看見(jiàn)程雪嘲笑的眼神,她用筷子小口小口地吃著(zhù),彰顯自己的優(yōu)雅。

陸驍看見(jiàn)這一幕,自然也是對我更加嫌棄,卻在陸母的示意下,不得不親手往我的碟子里,夾了一塊兒糖醋肉段。

本來(lái)我以為,就算是以前最難以下咽的白粥饅頭,我現在也能狼吞虎咽,可是看著(zhù)誘人的糖醋肉段,一想到是陸驍親手夾的,我的胃便泛起一陣惡心。

“囡囡,吃呀,陸驍知道你喜歡糖醋口味,特意讓阿姨多加了一道菜?!?/p>

胡說(shuō),陸驍根本不知道我喜歡的東西,相反,我卻對他的喜好了如指掌,比如金子,他最喜歡玫瑰金色。

見(jiàn)我下筷子的手有些猶豫,陸父關(guān)心地問(wèn):“怎么了囡囡,回來(lái)的路上跟陸驍吵架了?你放心,一會(huì )吃完飯,我收拾他?!?/p>

“爸!”陸驍叫了一聲,或許是感覺(jué)這樣讓他在程雪面前沒(méi)有面子。

我不說(shuō)話(huà)搖了搖頭,克服那種生理上的惡心,用筷子將糖醋肉段送入嘴里。

哪知下咽的一瞬間,我吐了出來(lái)。

陸驍表情錯愕,我立刻從凳子上站了起來(lái),抱頭躲到角落。

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會(huì )吃下去的,不要打我!”

眾人皆驚,陸母的眼淚再次流下來(lái),過(guò)來(lái)抱我:“是不是那些人虐待你了,囡囡,告訴我是不是?”

陸父帶著(zhù)陸驍也走了過(guò)來(lái),陸父神情不忍,看著(zhù)我滿(mǎn)是心疼。

陸驍卻皺著(zhù)眉,一言不發(fā),臉陰沉得不像話(huà)。

這是什么意思?綁架犯不是威脅過(guò)陸家,說(shuō)如果不交贖金,便讓他們的養女嘗嘗被欺凌的滋味嗎?

現在為什么又來(lái)問(wèn)我,是不是遭受過(guò)虐待?

其實(shí)給我吃一個(gè)搜饅頭,一碗餿飯也不算虐待,畢竟我之后吃的,都是像泔水一樣的東西。

只是我太害怕了,害怕自己的命掌握在陸驍手里的感覺(jué)。

綁架犯親自跟他交涉,他卻選擇放棄了我,他是如此恨我。

我想,生理上的惡心,就是這樣來(lái)的吧。

飯后,我被叫去陸父的書(shū)房。

陸父一改往日在商場(chǎng)上的雷厲風(fēng)行,耐心和藹地問(wèn)我:“囡囡,你從小就喜歡陸驍,現在還喜歡嗎?”

我連忙搖頭,很賣(mài)力,臉上的肉都開(kāi)始痛。

喜歡陸驍七年,卑微七年,痛苦七年,可我不長(cháng)記性啊,所以這次,這次才經(jīng)歷了地獄一般的報復跟折磨。

我不敢喜歡陸驍了。

陸父得到我的回答,沉思了片刻,遺憾地說(shuō):“唉,算了,做不了陸家的兒媳婦,但你永遠是陸家的女兒,囡囡這么好,這么漂亮,是陸驍那小子沒(méi)有福氣?!?/p>

他從抽屜里拿出一張銀行卡:“這是你父母留給你的,里面是四百萬(wàn),他們讓我保管,說(shuō)等你長(cháng)大了,就交給你做嫁妝?!?/p>

四百萬(wàn),贖金也是四百萬(wàn)。

被綁架的日子里,我也曾怨恨過(guò)父母,為什么他們沒(méi)有把我一起帶走,讓我平白遭受這樣的折磨。

原來(lái),原來(lái)他們早已留下能夠讓我好好活著(zhù)的保障,他們是如此愛(ài)我。

我將拇指放進(jìn)嘴中啃咬,防止自己哭出聲。

“謝謝叔叔?!?/p>

從書(shū)房出來(lái),已經(jīng)晚上八點(diǎn)了,我朝我自己的房間走,卻在半路碰到陸驍。

他看出我的意圖,對我說(shuō)話(huà)的語(yǔ)氣意外地柔和:“今晚程雪住你房間,你去住我旁邊的客房?!?/p>

原來(lái)是為了程雪。

我點(diǎn)點(diǎn)頭,開(kāi)始往反方向走,最初住進(jìn)陸家的時(shí)候,陸驍討厭我,搬去了離我最遠的房間,一個(gè)最東,一個(gè)最西。

可我的房間是陸家請過(guò)頂奢設計師裝修過(guò)的,客房萬(wàn)不能比。

但終究是陸家的東西,陸驍讓我讓?zhuān)冶阕尅?/p>

沒(méi)走兩步,陸驍叫住了我:“時(shí)心,你現在怎么這么聽(tīng)話(huà)?”

我回過(guò)頭,發(fā)現他的表情帶著(zhù)嘲諷,又像是擔憂(yōu)。

“我...抱歉...”我遲疑地開(kāi)口,除了不停的道歉,我根本不知道跟陸驍說(shuō)什么。

“這是你今天第三次跟我道歉,你很奇怪?!标戲斪吡诉^(guò)來(lái),俯身抬手探向我的額頭。

我像觸電了一般快速彈開(kāi),等我扶住走廊欄桿的時(shí)候,雙腿發(fā)軟,幾乎不能站立。

陸驍像看瘋子一樣看我,神情變得不耐煩。

我強壓制住聲音中的顫抖,說(shuō)道:“我...我明天就會(huì )搬出去住,已經(jīng)跟陸叔叔說(shuō)過(guò)了?!?/p>

本以為陸驍聽(tīng)見(jiàn)這個(gè)消息應該會(huì )很輕松,放我一馬,誰(shuí)知他卻變得生氣起來(lái)。

“搬出去?為什么?......我不過(guò)就是讓程雪住了一下你的房間,她是客人,你讓讓她怎么了?”

我慌忙搖頭:“不是的?!?/p>

陸驍陰沉著(zhù)臉朝我走過(guò)來(lái),一把拉住我手腕,拽向最東邊的房間去。

“跟我過(guò)來(lái),我有話(huà)跟你說(shuō)?!?/p>

恐懼感洶涌地淹沒(méi)了我的大腦,我帶著(zhù)哭腔掏出陸叔叔剛才在房間里給我的銀行卡:“對不起,我有錢(qián),不要打我?!?/p>

“我有錢(qián),不要打我?!?/p>

陸驍驚愕地回過(guò)頭,我已經(jīng)癱坐在地上,手腕還舉高著(zhù)被他捏在手里。

“時(shí)心,你在說(shuō)什么?”

此時(shí)我的嘴唇已經(jīng)咬得發(fā)紫,看著(zhù)陸驍逐漸放大的臉,我漸漸回憶起綁匪辱罵我的話(huà):陸家的一條狗,妄想纏著(zhù)主人。

“陸驍哥哥,不,陸總,我不會(huì )再纏著(zhù)你了,我再也不敢了?!?/p>

陸驍終于意識到我的精神狀況有些不太對勁,他的動(dòng)作變得輕柔了很多,攬住我的腰,把我從地上抱起來(lái)。

失重感令我下意識摟住陸驍的脖子,他的嚴肅神色終于有一絲松動(dòng)。

“時(shí)心,我不是不讓你纏著(zhù)我,只是...”

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,走廊的房門(mén)“啪嗒”一下打開(kāi),程雪從我的房間里探出頭來(lái),里面燈光明亮。

她捂著(zhù)嘴,表現得有些驚訝:“陸總,時(shí)小姐?!?/p>

陸驍不悅:“房間給你了,還有什么事?”

程雪有些委屈地回答:“是美國那邊分公司的一個(gè)視頻會(huì )議,需要陸總您親自參加?!?/p>

陸驍看了一眼懷中的我,無(wú)奈放下,我身體僵直,說(shuō)不出話(huà)來(lái)。

“你去我房間等我?!?/p>

陸驍留下一句話(huà)后,朝程雪走去,倆人進(jìn)了房間,關(guān)上門(mén)。

明亮的光線(xiàn)消失在走廊,我劫后余生一般,冷汗早已浸透背后的衣服。

陸驍不會(huì )再回來(lái)了,因為我知道程雪的手段,無(wú)數次,我的生日、我的畢業(yè)典禮、他都是這樣被程雪叫走的,或許他真的想走,也是真的不想回來(lái)。

而我也要盡快離開(kāi),去一個(gè)看不見(jiàn)陸驍的地方,我生怕再跟陸驍接觸,會(huì )精神崩潰到瘋掉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醉紅塵
    醉紅塵

    很喜歡這部小說(shuō)《七年時(shí)分》里的人物陸驍奕成,作者椰椰將筆下的人物刻畫(huà)的入木三分,性格飽滿(mǎn),情感細膩真實(shí),讓人入戲很深,準備再刷椰椰的其他小說(shuō)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