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我的鄰居他反差巨大
我的鄰居他反差巨大

我的鄰居他反差巨大佚名 著(zhù)

主角:孟柏川,蘇粥
近來(lái),在小編閱讀的眾多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中,唯獨對小說(shuō)《我的鄰居他反差巨大》寵愛(ài)有加,該小說(shuō)由作家佚名編寫(xiě),主角分別是孟柏川蘇粥,主要講述的是:提問(wèn):我正打算和高冷鄰居表白,結果腳底一滑把鄰居的褲子扯下來(lái)了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5-28 00:31:48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1

孟柏川顯然也沒(méi)有遇到這種情況。

我頭一次在他面無(wú)表情的冰山臉上看見(jiàn)這么多豐富的表情:

先是眼睛睜得老大,不可置信地低頭看我。

其次眼尾紅紅地推開(kāi)我,然后把校褲猛地拉上去,還欲蓋彌彰地用力綁好了腰帶。

最后頂著(zhù)一張羞赧的俊臉,帶著(zhù)點(diǎn)些許強硬,語(yǔ)無(wú)倫次地警告我。

"不!不許!說(shuō),說(shuō)出,去??!

表面上是冰山學(xué)霸,實(shí)際是熱愛(ài)凹凸曼愛(ài)害羞的純情男高。

我直呼!他瘋狂在我的xp上跳舞!

好,好可愛(ài)?。?!

我看著(zhù)他微轉過(guò)頭,不敢看我,反而暴露了他微紅的耳朵的樣子。

我腦子一抽,本來(lái)要道歉解釋的話(huà)到嘴邊來(lái)了個(gè)科目二曲線(xiàn)行駛。

接著(zhù)手搭在褲腰子上。

“不然,我給你看回來(lái)?”

“說(shuō)起來(lái)我穿的可是小豬佩奇呢,后面帶豬尾巴的那種?!?/p>

孟柏川就差沒(méi)有雙手捂襠了,聽(tīng)到我這話(huà),似乎是眼睛蕩漾的水珠翻騰了一下。

臉全部紅透,半晌憋了兩字。

“變態(tài)?!?/p>

然后轉身怒氣沖沖地走了。

“喂!我其實(shí)不是那個(gè)意思啊川子!你聽(tīng)我狡辯,不是,解釋?zhuān) ?/p>

我爾康手追上去試圖為我搖搖欲墜的節操爭取一下。

等我追到教室的時(shí)候空無(wú)一人,我只好先拎上我的小包回家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我揉了一下眉頭,把手機拿遠了點(diǎn),不讓閨蜜魔性笑聲繼續禍害我的耳朵。

閨蜜邊笑邊問(wèn)我:“那喜歡你之后打算怎么辦,還表白嗎?”

2

我,本名蘇粥,別名稀飯。

“我覺(jué)得?!蔽一貞浟艘幌旅习卮菑埣t通通的可愛(ài)俊臉,實(shí)話(huà)實(shí)說(shuō),“我的愛(ài)可能變質(zhì)了?!?/p>

“?”

“我從女友愛(ài)變成了父愛(ài)?!?/p>

我深感昨天的錯誤在我,明確目標要給孟柏川賠禮道歉,

我早上沒(méi)有課,而孟柏川早上八點(diǎn)專(zhuān)業(yè)課。

于是我秉著(zhù)父親的愛(ài)意,給剛上完早八的他送早餐。

“拿著(zhù)?!蔽逸p柔地把豆漿包子和一袋橘子遞給他,慈祥地就像個(gè)中年人,“吃完早餐再吃水果?!?/p>

孟柏川的高冷臉崩了。

他把我扯到一個(gè)角落里,還四處看了一下周?chē)娜肆髁俊?/p>

他垂下眼,宛如一只被欺負的小狗狗,淋了雨濕漉漉委屈的樣子。

他咬牙切齒地說(shuō):“我們不是應該就昨天之后心里默認這件事忘記了嗎!”

“我思來(lái)想去還是覺(jué)得對不起你,給你送個(gè)早餐賠罪嘛?!?/p>

我無(wú)辜地晃了手上的袋子,裝作不經(jīng)意地提到。

“唉,這袋子好重,要是你不拿,我就會(huì )很傷心難過(guò),我一傷心難過(guò)嘴巴就很癢?!?/p>

孟柏川聽(tīng)明白了。

他笑著(zhù)哭來(lái)著(zhù),你猜他怎么笑著(zhù)哭來(lái)著(zhù)?

“我拿,我拿就是了?!?/p>

孟柏川嘆了口氣接過(guò)袋子,抿著(zhù)唇感覺(jué)被欺負的樣子。

我看著(zhù)他微微鼓起腮幫子,頭發(fā)軟軟地往下搭,遮住了他的眼睛,像一個(gè)被怪阿姨受了欺負的小孩。

3

我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卡片,一起遞給他。

孟柏川還在暗暗生悶氣,看到卡片遞過(guò)來(lái),就下意識接了過(guò)去。

我還沒(méi)等他看,乘其不備跳起來(lái)擼了他毛茸茸的腦袋

就先往后慢慢地挪步子:“我先走了哇,我們下節課見(jiàn)撒~”

孟柏川瞪了我一眼然后把卡片對著(zhù)光。

迪迦凹凸曼的圖案在光下熠熠生輝。

孟柏川眼尾瞬間紅了,高冷形象不復存在。

“蘇粥?。?!”

我立馬雙臂合起來(lái)比了個(gè)愛(ài)心送給他。

還沒(méi)跑出去多遠就撞到一個(gè)男生的車(chē),我反應及時(shí),沒(méi)有受傷。

這個(gè)男生笑起來(lái)有顆小虎牙,非常不好意思地給我鞠躬道歉,想要賠償。

我今兒個(gè)開(kāi)心,婉拒了。

我蹦蹦跳跳跑回家躺在沙發(fā)上,毫無(wú)形象地抱著(zhù)抱枕,期待我們還的門(mén)鈴響起來(lái)。

我和孟柏川住在同一個(gè)小區,同一棟樓,上下兩個(gè)樓層的鄰居。

就讀在同一個(gè)大學(xué),同一個(gè)年段,同一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,不同的班級。

他們家搬過(guò)來(lái)的那年,我老媽和老爸好心泛濫經(jīng)常給他們家搭把手幫些忙。

他媽媽就會(huì )做些好吃的餅干曲奇讓孟柏川送下來(lái)。

這種關(guān)系持續到現在。

果然孟柏川又來(lái)送好吃的了。

我在家喜歡穿得比較單薄,經(jīng)常就是單穿一條吊帶裙。

我打開(kāi)門(mén),孟柏川清清冷冷地站在門(mén)口,像是個(gè)不問(wèn)世事的神祇。

神祇的眼神掃到我的胸口后秒變可愛(ài)卷毛犬。

他單手捂著(zhù)眼睛,但臉上的紅色團團還是越變越大:“你怎么不好好穿衣服啊?!?/p>

我很無(wú)辜,也就是領(lǐng)口大了點(diǎn)而已。

“我不是一直在家都這么穿得嘛?!?/p>

4

他邊走進(jìn)我家邊把另一只手上的甜品放在桌子上。

接著(zhù)還是閉著(zhù)眼睛,把他身上穿的襯衫外套脫下,從后往前繞一圈替我披好。

然后用兩只袖子狠狠地打了一個(gè)死結。

對,就是那種差點(diǎn)能勒死人,怎么也解不掉的那種。

我很無(wú)語(yǔ),“川子,人不能,至少不應該這樣?!?/p>

孟柏川不說(shuō)話(huà),臉還是紅得不行,配上他那頭在家就軟趴趴的頭發(fā)。

該死!我奇怪的xp又開(kāi)始在雷區里蹦迪了!

我暗暗壞笑,語(yǔ)氣甜膩膩:“川子,我要吃餅干?!?/p>

孟柏川語(yǔ)氣不善:“你自己拿?!?/p>

“你把我綁住啦?!?/p>

他忍了忍,把餅干遞到我面前。

“喂我?!?/p>

孟柏川震驚抬頭,一臉不敢相信。

我嘴撇了撇,再次示意他。

他拿起一塊餅干遞到我嘴邊。

手指修長(cháng),骨節分明,手腕處綁著(zhù)一根紅繩。

小熊形狀的餅干小小個(gè),我嘴巴一含,嘴唇觸到了孟柏川的指尖。

我偏頭看向他,神色乖巧。

孟柏川高冷的額俊臉如冰雪融化般露出呆愣的表情,也沒(méi)有第一時(shí)間把手移開(kāi)。

他的臉以及耳朵已肉眼可見(jiàn)地變紅,惱羞成怒地抽回手。

明明害羞得不行還是強撐著(zhù)咬牙切齒:“你在干什么!男女有別你知不知道?”

我無(wú)辜地眨眨眼:“我只是不小心的,你這么激動(dòng)干什么?!?/p>

“記得以后小心一點(diǎn)!”

字字冷酷。

還是先不要這么著(zhù)急比較好

,萬(wàn)一逼急了就不好了。

5

我想起今天爸媽囑咐的事情,腳尖踢了踢孟柏川。

沒(méi)想到踢歪了,踢到了他兩腿正中間。

孟柏川反應賊快,雙腿一夾住。

腳尖停在一個(gè)曖昧的地方。

我默默地收回腳。

他輕咳了一聲:“你剛才要說(shuō)什么?”

我裹緊了剛才圈住我的外套,控制住不讓紅團團蔓延。

“我家浴室壞了,我媽讓我上你家蹭個(gè)水?!?/p>

天地良心,我就是再色胚,也是一個(gè)零操作的母胎solo啊。

孟柏川別過(guò)臉,咬牙“嗯”了一聲。

就這樣,我跟著(zhù)他去了他家。

他家收拾得很工整,很有孟柏川的風(fēng)格。

“浴室在那邊?!彼盐已b衣服的袋子放下,手指指了指左側。

剛才的經(jīng)歷對我有些打擊,我厭厭地提起衣服就往浴室里去。

洗完澡之后的我恢復了戰斗力,我只覺(jué)得我又可以!

孟柏川也已經(jīng)恢復正常,靠坐在沙發(fā)上,戴著(zhù)一副金絲眼鏡,電腦的藍光顯得他的眼瞳更加深邃神秘。

如果我不認識他,我還覺(jué)得這個(gè)男人高冷禁欲,挽起的袖子卡在手肘處,充滿(mǎn)壓抑爆發(fā)的力量感,優(yōu)秀的下頜線(xiàn)我感覺(jué)能在上面坐滑滑梯。

可惜,他現在就是一只裝著(zhù)高冷范的可愛(ài)害羞卷毛犬還不敢看我的卷毛犬??!

我擦著(zhù)頭發(fā)走過(guò)去,看他在電腦上伸著(zhù)他的狗爪子啪嗒啪嗒地。

啊不是,他那修長(cháng)如玉的手指在鍵盤(pán)上按著(zhù)。

“你在干嗎?”我湊過(guò)去看了一眼,“國獎的答辯ppt?”

我豎起了個(gè)大拇指:“川子你不愧是好大兒,不枉費我這幾天給你送飯?!?/p>

孟柏川:“……”

我又問(wèn)道:“國獎應該怎么得呀”

孟柏川意味深長(cháng)地瞥了我一眼:“這次期中考年段前10%,而且,不能掛科?!?/p>

“……”掛了一科在年段倒數10%的我。

6

他們家燈光有些昏暗。

我坐在沙發(fā)上和他肩并肩,我們兩身上都是孟柏川家里沐浴露的香味,冷冽的清香在此時(shí)卻變成曖昧的催發(fā)劑。

禁欲的白襯衫,緊繃的肌肉,不說(shuō)話(huà)時(shí)會(huì )緊抿的薄唇,閃著(zhù)幽光的鏡片。

孟柏川似乎覺(jué)得熱,解開(kāi)袖口和第一??圩?,修長(cháng)如玉的手指把玩著(zhù)扣子,然后露出一條白皙的脖頸和上下滾動(dòng)的喉結。

我吞了吞口水,感覺(jué)孟柏川哪哪都不對勁,就像是發(fā)情的修勾勾一樣,到處勾引。

不行!得讓他知道誰(shuí)才是一家之主!

我借著(zhù)抱枕的遮擋,把睡衣帶子往兩側拉了拉,露出雪白的雙肩。

接著(zhù)捏了捏嗓子:“川川,我剛才好像被你的外套拉鏈給劃到了肩膀……”

我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,孟柏川就躥到我面前,接著(zhù)俯身靠近我。

“怎,怎么了?”

我看著(zhù)這張俊臉,鏡片下的眼睛仿佛醞釀著(zhù)風(fēng)暴。

他瞇了瞇眼:“我來(lái)看看?!?/p>

說(shuō)著(zhù),就要把抱枕拿開(kāi),剛才還在敲鍵盤(pán)的修長(cháng)手指,此刻正搭在我赤裸的肩上。

“沒(méi)什么問(wèn)題?!彼卵坨R,逐漸俯身往我的肩膀上靠,我好像能感受到他的呼吸灑在我的肩膀上,引起陣陣戰栗。

我用力咽了口口水,也順著(zhù)他的方向俯身。

對著(zhù)這張迷死我的臉,給了一個(gè)大逼兜!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文雅的瘋子
    文雅的瘋子

    小說(shuō)《我的鄰居他反差巨大》害人不淺,作者佚名筆下的人物孟柏川蘇粥躍然紙上,如印腦海,他們的曲折讓我如坐針氈,他們的甜蜜讓我載歌載舞。雖知《我的鄰居他反差巨大》有毒,但我情愿為之上癮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