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砸鍋賣(mài)鐵供男朋友上學(xué)
砸鍋賣(mài)鐵供男朋友上學(xué)

砸鍋賣(mài)鐵供男朋友上學(xué)佚名 著(zhù)

主角:林初,溫星星
要說(shuō)今年最好看的女頻小說(shuō),小編為你力薦這部由佚名執筆的《砸鍋賣(mài)鐵供男朋友上學(xué)》,故事的主人公是林初溫星星,主要講述的是:我輟學(xué)供他上本科,自己卻沒(méi)錢(qián)買(mǎi)一副最便宜的助聽(tīng)器。他喜歡抱著(zhù)我蜷縮在狹小的床上,神色溫柔。林初嘴巴一張一合,我聽(tīng)不見(jiàn),以為他在講動(dòng)聽(tīng)的情話(huà)??珊髞?lái),我能聽(tīng)見(jiàn)了,“溫星星,我最討厭她了,不過(guò)是我的一條舔狗?!钡铱蓻](méi)說(shuō)給他花的錢(qián)是自愿贈予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5-28 17:23:47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我輟學(xué)供他上本科,自己卻沒(méi)錢(qián)買(mǎi)一副最便宜的助聽(tīng)器。

他喜歡抱著(zhù)我蜷縮在狹小的床上,神色溫柔。

林初嘴巴一張一合,我聽(tīng)不見(jiàn),以為他在講動(dòng)聽(tīng)的情話(huà)。

可后來(lái),我能聽(tīng)見(jiàn)了,“溫星星,我最討厭她了,不過(guò)是我的一條舔狗?!?/p>

但我可沒(méi)說(shuō)給他花的錢(qián)是自愿贈予。

1

我擺弄著(zhù)店里新進(jìn)的鮮花,熟練地裁剪花枝。

林初剛下課回來(lái),眉間都是倦色。

我脫下手套,指了指桌上的面條,比劃著(zhù)要他去吃。

為了讓林初有錢(qián)上學(xué),我早早就輟了學(xué),在學(xué)校附近開(kāi)了一家花店。

一來(lái)可以做些小生意,二來(lái)方便照顧林初的生活起居。

林初用力地把書(shū)包丟在地上,無(wú)助地蹲下。

我聽(tīng)不見(jiàn),只能看見(jiàn)他的嘴巴在動(dòng)。

我靠近,想要安慰他,卻被一把推開(kāi),手掌擦過(guò)玻璃渣,劃拉出血。

手心稍微有些疼,但我還是爬過(guò)去緊緊抱住林初。

像在孤兒院那樣,輕輕地拍他的背,安撫他。

林初是復讀的,第一年沒(méi)考上。

出成績(jì)那天,他滿(mǎn)臉愧疚,眼眶通紅,不停地扇自己巴掌。

我泣不成聲,不想看他荒廢度日,東拼西湊,攢夠了一年的學(xué)費,送他去復讀。

我記得清楚,那天晚上,我們倆蜷縮在狹小的出租屋里,摟著(zhù)哭了一晚上。

看見(jiàn)林初哭,我無(wú)措地想要幫他擦眼淚,喉嚨發(fā)出不成調的話(huà)語(yǔ)。

林初聽(tīng)見(jiàn)了,抬起頭來(lái),捧住我的臉,碰觸到我手上的小傷口時(shí),瞳孔一縮,起身去找創(chuàng )口貼。

我松了口氣,至少他的注意力被轉移了。

少年紅著(zhù)眼眶,幫我挑出手心的玻璃渣子,“對不起,害你受傷了?!?/p>

這句話(huà)我倒是看懂了,我搖搖頭,示意沒(méi)關(guān)系。

我繼續指桌子上那碗面條,用懇切的眼神注視他。

拜托拜托,吃面條吧。

我雙手合攏貼在臉頰,閉上眼睛。

林初讀懂了我的意思,“你是想讓我吃面,然后去睡覺(jué)?”

他伸出手比劃,我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林初在我殷切的目光下端起面,大口地吃起來(lái),微笑著(zhù)比手勢,“很好吃?!?/p>

我跟著(zhù)笑,起身去剪花枝。

這批花還沒(méi)處理好,要醒好花,明天才有花賣(mài)。

燈光刺得眼睛有些痛,我用袖子蹭了蹭眼睛。

林初挨著(zhù)我坐下,幫我一起醒花。

林初拆開(kāi)包裝紙,小心翼翼地摘除保護套,避免破壞花的品相。

他邊做邊沖我笑,像是在尋求表?yè)P。

我輕輕笑,朝他比劃:做得好。

2

我和林初在孤兒院相識,也算是青梅竹馬吧。

因為我天生耳聾,聽(tīng)不見(jiàn)外界聲音,老是冷著(zhù)一張臉。

小朋友們都說(shuō)我是個(gè)怪人,互相告誡不要和我一起玩。

只有林初不一樣,他愿意親近我,愿意坐在我旁邊,高興地比劃,和我分享他遇見(jiàn)的趣事。

有好心人資助孤兒院的孩子上學(xué),我和林初才撿了便宜有學(xué)上。

林初成績(jì)不錯,拿了好幾次獎學(xué)金。

高一的時(shí)候,院長(cháng)告訴我們好心人沒(méi)有再打助款過(guò)來(lái)。

這就意味著(zhù),我和林初要失學(xué)了。

我不愿意林初放棄學(xué)業(yè),于是主動(dòng)輟學(xué)打工,供林初上學(xué)。

到現在已經(jīng)三年了。

林初在高二的時(shí)候和我表白,他給我寫(xiě)了一封很長(cháng)的表白信。

用粉色的信封裝著(zhù),書(shū)信整整齊齊地疊放在里面。

我答應了,林初高興地抱著(zhù)我在原地轉圈。

路過(guò)花店時(shí),林初從口袋里掏出五元錢(qián),送了我人生中第一枝花。

打工存下一點(diǎn)錢(qián),我拿來(lái)租了個(gè)鋪子,開(kāi)了家花店,算是有了穩定的收入來(lái)源。

這筆收入足夠支撐我和林初的日常開(kāi)銷(xiāo),生意好時(shí)還能存下一些。

高考迫在眉睫,林初經(jīng)常熬大夜學(xué)習,他眼下的黑眼圈越來(lái)越重,整個(gè)人卻透露出亢奮。

我以為日子會(huì )一直平淡,直到來(lái)了一群不速之客。

一群人兇神惡煞地闖進(jìn)店里,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就開(kāi)始亂砸東西?;ǖ沽艘坏?,玻璃碎裂,我聽(tīng)不見(jiàn)聲音,悠閑地坐在后門(mén)醒花。

男人提溜我的后頸,把我從凳子上拽起,我這才發(fā)現店里來(lái)了人,比劃詢(xún)問(wèn)他們要什么花。

破敗的環(huán)境映入眼簾,我心頭猛然一緊。

我大老遠運過(guò)來(lái)的花被人踩在腳底下,前兩天布置的裝潢混亂不堪。

我攥著(zhù)拳頭,發(fā)狠地瞪了眼抓著(zhù)我衣領(lǐng)的男人,推著(zhù)他的手要他放開(kāi)我。

我根本不認識你們,我比劃著(zhù)。

他們在店鋪里嬉笑,從口袋里拿出煙來(lái)抽,渾濁的煙不懷好意地吐在我臉上。

我被煙一嗆,咳嗽連連。

我繼續比劃,你們到底是誰(shuí),為什么要砸我的店?

“老大,她好像是個(gè)啞巴?!秉S毛走近為首的男人,順腳踢碎了倒在地上的花盆。

男人蹙著(zhù)蹙眉,嘴邊的刀疤抽動(dòng),“你是不是傻子?門(mén)口不是貼了,她是聾子?!?/p>

黃毛挨了一記,抱怨地揉著(zhù)腦袋,撒氣似的瞪我一眼。

男人也沒(méi)多說(shuō)什么,他閉上嘴巴,從口袋里掏出幾張欠條。惡狠狠地拍在桌子上,“林初認識吧,他欠了錢(qián)?!?/p>

我聽(tīng)不清,隱約辨認出他的口型是在叫林初的名字。

我拿過(guò)桌上的紙條,什么,林初在外面欠高利貸。

欠條薄薄幾張,上面的數字卻龐大。

細數下來(lái),林初將近欠了二十萬(wàn)。

男人輕浮地拍拍我的臉,“快點(diǎn)還錢(qián),不然就不是砸屋子這么簡(jiǎn)單的事情了?!彼豆堑哪抗鈷哌^(guò)我的胸口。

我拿著(zhù)欠條往后退,縮在角落里,警惕地看著(zhù)他。

他反而被我的動(dòng)作逗笑,不知在和小弟們說(shuō)什么,一群人瞬間大笑起來(lái),然后大搖大擺地走出店門(mén)。

確定他們離開(kāi)后,我想要報警,可是卻說(shuō)不出話(huà)來(lái)。我只好先估計了店里的損失,拍好照片,收集證據親自去警局走一趟。

3

我正收拾收銀臺,眼前閃過(guò)一道黑影。

我下意識抬頭去看,是一個(gè)漂亮的小女孩。

她穿著(zhù)精致的小裙子,臉上化了淡淡的妝。

我以為她是來(lái)買(mǎi)花的,抱歉笑笑,比劃著(zhù)今天沒(méi)有花可賣(mài)。

從柜臺拿起一枝還算完好的百合送給她,希望她不要因為走空而生氣。

女孩接過(guò)我的花,趾高氣揚地扔在腳下,小嘴一撅,噼里啪啦開(kāi)始輸出。

我雖然聽(tīng)不見(jiàn),但是從她的神情中能讀出她講的應該不算是好話(huà)。

這個(gè)女孩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,我也不知道她的惡意從何而來(lái)。

今天似乎格外倒霉,每件事都和我作對。

我鼻子一酸,眼淚就要落下來(lái)。

我強忍著(zhù)鼻尖的酸澀,比劃著(zhù)請她出去。

她見(jiàn)我指手畫(huà)腳,氣得兩只手伸高,想要來(lái)打我。

我困在收銀臺,避無(wú)可避,下意識用手護住了頭。

巴掌卻遲遲沒(méi)有落下來(lái)。

我睜開(kāi)眼睛,發(fā)現女孩的手被一個(gè)男人抓住,神情嚴肅,好像是在教訓她。

女孩低著(zhù)頭嘟嘟囔囔的,一臉不服輸的倔樣,聽(tīng)到男人的話(huà)后氣憤跺腳,啜泣著(zhù)跑開(kāi)。

男人從錢(qián)夾里掏出幾張鈔票,滿(mǎn)懷歉意地看著(zhù)我,朝我做手語(yǔ)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妹妹被慣壞了,給你帶來(lái)麻煩了?!?/p>

我有些生氣,又惱怒自己的懦弱,“剛剛你妹妹想要打我?!?/p>

“麻煩你送她去精神病院看看腦子,我根本不認識她?!?/p>

我比劃著(zhù),男人忽然笑出來(lái)。

我不明所以,瞥見(jiàn)玻璃上倒映出的影子,我臉紅紅,眼睫還掛著(zhù)淚珠。

我又氣又羞,罵他,“你也是神經(jīng)病?!蹦X子一瞬間宕機,隨便比劃了幾個(gè)罵人的手勢。

眼淚止不住地沿著(zhù)面頰滑落,我慌亂轉身,用袖子去擦眼淚。

為什么倒霉的事情總是讓我碰到?

想到什么,我又轉過(guò)去抓起桌面上的鈔票,誰(shuí)會(huì )跟錢(qián)過(guò)不去呢?男人給我遞來(lái)紙巾,我拽過(guò)來(lái)擦鼻涕,惡狠狠地讓他滾。

臨走前,他在紙上留下了他的名字,宋川。

4

鎖好店門(mén),我拿著(zhù)手機走去警察局,警察局隔著(zhù)一條巷子,巷子里開(kāi)了好幾家賭場(chǎng)。

手心的欠條被冷汗濡濕,我不敢相信,林初會(huì )在外面欠錢(qián)。

他那么乖,每天放學(xué)都按時(shí)回家,像條金毛一樣愛(ài)黏人。

最近流行這種騙局,我擔心林初被卷入騙局,會(huì )留下檔案妨礙前途,腳步越來(lái)越快。

賭坊里烏泱泱都是人,從門(mén)口過(guò),鋪天蓋地的煙味酒味壓下來(lái),惱得人胃里直犯惡心。

我憋著(zhù)氣,想要快步走過(guò),卻偶然間看見(jiàn)了一個(gè)熟悉的身影。

我頓下腳步,不可置信地看著(zhù)里面尖叫賭博的人。

黑色的頭發(fā)遮擋在額前,卻掩不住瘋狂上揚的嘴角。

高興地一推棋牌,站起來(lái)滿(mǎn)屋子亂竄。

憤怒沖上心頭,我沖進(jìn)去揪住林初的耳朵。

他大聲嚎叫,使勁扒拉我的手,發(fā)現是我后身子一怔。

我揚手給他一巴掌,比劃著(zhù),“你怎么會(huì )在這里,你應該在學(xué)校?!?/p>

林初摸著(zhù)被打的臉,不耐煩地推搡我,“關(guān)你什么事,溫星星,管太寬了吧?!?/p>

“不要比比劃劃的,老子不想看?!蔽铱床磺逅谡f(shuō)什么,眼淚模糊了視線(xiàn)。

一旁的人起哄,拍著(zhù)巴掌叫好,“林初,這不是你的聾子媳婦嗎,哭得好可憐啊?!?/p>

“快去哄哄啊?!?/p>

無(wú)聲的世界,我不知道他們在說(shuō)什么,他們大笑,眼眸滿(mǎn)里是戲謔和玩弄。我不堪重負,嘶啞著(zhù)想反駁。

林初忽然指著(zhù)我的鼻子,把我推出門(mén)外,“婊子,我不要你管我?!绷殖趵溲劭次?,然后關(guān)上了門(mén)。

我無(wú)助地站在門(mén)口,看著(zhù)緊閉的房門(mén),手中的欠條被揉成一團。

警察局近在咫尺,我卻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原以為林初是被下套了,卻不想他也是聚眾賭博的一份子。

5

我回了花店,收拾干凈一地的狼藉。

粗略估計花店損失一萬(wàn)左右,正常運營(yíng)兩個(gè)月才能賺回來(lái)。

昏黃的燈光投射下殘破的影子,我抬頭,發(fā)現燈盞也壞了一角。

無(wú)奈嘆口氣,蹲在門(mén)口吃著(zhù)面條。

天色完全黑下去,林初的身影才出現在巷子口。

他遠遠看見(jiàn)我,朝我跑來(lái)。

我每次都會(huì )在門(mén)口等他下課回家,無(wú)一例外。

不一樣的是,今天晚上沒(méi)給他煮夜宵。

林初小喘氣,伸手抱住我的腰,從書(shū)包里拿出一大疊百元鈔票塞到我手里。

“星星,你知道嗎?我今天贏(yíng)了好幾把,一次性賺了好幾萬(wàn)?!?/p>

林初自顧自地說(shuō),柔軟的頭發(fā)蹭我的頸窩,絲毫沒(méi)注意到我黯淡的神情。

他見(jiàn)我不吭聲,也不動(dòng)作,才恍然大悟地拍打自己的腦袋,然后朝我比劃。

我懨懨地不說(shuō)話(huà),任由他抱著(zhù)我,我伸手去摸他的頭發(fā),上面散發(fā)著(zhù)我熟悉的洗發(fā)水味道。

可是我知道,林初再也回不到從前了。

我頭一次失眠,耳邊傳來(lái)林初平穩的呼吸聲。

打工的日子很累,我基本上沾了枕頭就睡,沒(méi)有多余時(shí)間瞎想。

林初的側臉在月光下格外清晰,熟悉的臉,我看了十二年。

怎么越看越陌生呢?

從前的林初不是這樣的,在我因為殘疾被其他小朋友欺負的時(shí)候,他第一個(gè)沖出來(lái)保護我。

他張開(kāi)雙臂擋在我面前,明明自己怕得要死,卻一步都不愿意退。

而今天下午,我發(fā)現他賭博,拼了命想要帶他回家,他卻推開(kāi)我,兇惡地看我,仿佛我壞了他天大的好事。

我一直瞞著(zhù)林初,其實(shí)我不是一點(diǎn)都聽(tīng)不見(jiàn)。我能聽(tīng)見(jiàn)很模糊很模糊的聲音,模糊到分辨不出來(lái)。

但是那句“賤人”,我實(shí)打實(shí)聽(tīng)清楚了。

我頭一次覺(jué)得自己很可笑,心甘情愿地為林初奉獻,盡我所能地去愛(ài)他。

好卑微啊,這是一段不對等的關(guān)系。

枕頭下面墊著(zhù)林初塞給我的錢(qián),我久久難以入睡,想著(zhù)自己應該勇敢一把,多愛(ài)自己一點(diǎn)才對。

林初起床的時(shí)候我還賴(lài)在床上,破天荒的,我沒(méi)有給他準備早餐,也沒(méi)早早去店里幫忙。

我躺在床上,眼睛有點(diǎn)疼,昨天晚上,莫名想流眼淚,眼淚一滴滴掉在枕頭上,打濕了大片地方。

直到中午,我才懶懶起床。洗漱時(shí),廁所紙屑堆了滿(mǎn)地,也許是林初心情不好,耍小性子把垃圾桶踢翻了。

心里頭堵得慌,我懶得收拾爛攤子,留在那兒等林初自己回來(lái)弄。

打開(kāi)衣櫥,發(fā)現里面都是清一色的白T恤,我的工作服。

再對比林初各種各樣的衣服,更寒酸了。

我拿起枕頭下的錢(qián),取出為林初存的上學(xué)錢(qián),到商場(chǎng)里面大買(mǎi)特買(mǎi)。

不愧是大商場(chǎng),吃的玩的應有盡有。

我先是去美容店做了個(gè)全身spa,哪有女孩子不愛(ài)美呢?

客觀(guān)評價(jià),我覺(jué)得自己長(cháng)得還是挺漂亮的,皮膚白皙,大眼睛,高鼻梁,美中不足就是膚質(zhì)太粗糙。

忙著(zhù)賺錢(qián),沒(méi)時(shí)間護膚。

小姐姐知道我是聽(tīng)障人士,耐心地做手勢,讓我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訴她。

我點(diǎn)點(diǎn)頭,示意我感覺(jué)不錯,很舒服。

閉上眼睛,享受小姐姐的溫柔服務(wù),不知不覺(jué)地睡著(zhù)了。

醒過(guò)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身上蓋了條薄毯,邊上還有一杯溫水。

果然啊,我以前就是太笨了,人就應該自私一點(diǎn),對自己好一點(diǎn)才對。

我打算再給自己買(mǎi)一條項鏈,旁邊早餐店的阿姨總是夸我脖子纖細好看,可是卻不舍得買(mǎi)點(diǎn)裝飾品戴戴。

我記得那時(shí)我天真地回答她,錢(qián)要留給阿初上學(xué)用。

商場(chǎng)里正好有一家飾品店,走過(guò)拐角,居然又碰見(jiàn)了林初,還有上次打我那個(gè)女生。

女生笑得很甜,挽著(zhù)林初的手走進(jìn)飾品店。我趴在欄桿上看,林初陪著(zhù)她在挑飾品。

林初細致溫柔地撩起女生的頭發(fā),小心地把項鏈戴在她脖子上,和店員一起夸她。

女生一臉歡喜,林初便示意店員把它包起來(lái)。

順手指了指角落無(wú)人問(wèn)津的項鏈,讓她一起包起來(lái)。

林初掏錢(qián)的樣子很爽快,女生踮腳吻上他的側臉以示嘉獎。

我抓著(zhù)欄桿,心下又一疼。

向來(lái)是林初找我要錢(qián)花,除了表白那天用五塊錢(qián)為我買(mǎi)了一枝花,后來(lái)再沒(méi)有送過(guò)我禮物。

等到林初他們離開(kāi)后,我打消了買(mǎi)項鏈的念頭,我要把這筆錢(qián),花在最應該花的地方。

我打車(chē)去了醫院,做了檢查,配合醫生調配購買(mǎi)合適的助聽(tīng)器。

助聽(tīng)器并不是天價(jià),我稍微努力就能買(mǎi)得起。林初說(shuō)不嫌棄我聽(tīng)不見(jiàn),我便一直拖著(zhù),拖著(zhù)沒(méi)買(mǎi)。

我在無(wú)聲的世界里生活了十八年,可是現在,我不想這樣了。

出了醫院,我忽然想起宋川,那個(gè)笑話(huà)我的男人。

他在我們巷子里還算有名,研究生畢業(yè),自己開(kāi)了一家教育機構。

我并不笨,相反,讀書(shū)那些年,我的成績(jì)遠在林初之上。

怕林初討厭我,我每次都藏起成績(jì)單,假裝自己成績(jì)很差。

他也沒(méi)有過(guò)多去了解我,自豪地在我面前吹噓他的成績(jì),承諾他會(huì )一直保護我。

人真的不能戀愛(ài)腦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塵世美
    塵世美

    《砸鍋賣(mài)鐵供男朋友上學(xué)》是我有屎以來(lái)最喜歡的一部作品,它讓我懂得了:喜歡一個(gè)人,在一起的時(shí)候會(huì )很開(kāi)心。愛(ài)一個(gè)人,在一起的時(shí)候會(huì )莫名失落。喜歡一個(gè)人,永遠是歡樂(lè ),愛(ài)一個(gè)人,你會(huì )常常流淚。喜歡一個(gè)人,當你想起他會(huì )微微一笑。愛(ài)一個(gè)人,當你想起他會(huì )對著(zhù)天空發(fā)呆。喜歡一個(gè)人,是看到了他的優(yōu)點(diǎn)。愛(ài)一個(gè)人,是包容了他的缺點(diǎn)。喜歡,是一種心情,愛(ài),是一種感情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