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重生打臉偏心父母
重生打臉偏心父母

重生打臉偏心父母瀟灑小熊 著(zhù)

主角:姜余,婉寧
小說(shuō)《重生打臉偏心父母》對于很多書(shū)蟲(chóng)來(lái)說(shuō),是最好的一部小說(shuō),也是最壞的一部小說(shuō)。最好是因為作者瀟灑小熊的作品很是優(yōu)秀,而最壞則是因為主角姜余婉寧讓人神魂顛倒,不能自己!《重生打臉偏心父母》介紹:爸媽偏心雙胞胎妹妹。我憑實(shí)力考上的大學(xué),他們要妹妹上。我交往了帥氣男友,他們想妹妹嫁。我買(mǎi)彩票中了五千萬(wàn),他們說(shuō)?!附憬阏疹櫭妹锰旖?jīng)地義,趕緊把錢(qián)給你妹妹,她有急用!」一朝重生,我回到了妹妹跪求我把霸總男友讓給她的這一天?!竻^區霸總怎么配的上妹妹?」「妹妹喜歡有錢(qián)的,姐姐給你介紹董事長(cháng)?!?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4 03:08:1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1

爸媽偏心雙胞胎妹妹。

我憑實(shí)力考上的大學(xué),他們要妹妹上。

我交往了帥氣男友,他們想妹妹假。

我買(mǎi)彩票中了五千萬(wàn),他們說(shuō)。

「姐姐照顧妹妹天經(jīng)地義,趕緊把錢(qián)給你妹妹,她有急用!」

我不肯,他們便將我推入輿論漩渦,將我活活逼死。

一朝重生,我回到了妹妹跪求我把霸總男友讓給她的這一天。

「區區霸總怎么配的上妹妹?」

「妹妹喜歡有錢(qián)的,姐姐給你介紹董事長(cháng)?!?/p>

1.

「姜余,你的心是石頭做的?!」

「婉寧這么喜歡霍寧鈞,你作為姐姐讓讓她,會(huì )死嗎?」

母親義正嚴詞的指責穿透耳膜。

我心臟抽痛,驟然回神。

眼前這個(gè)衣衫不整,妝容凌亂,緊抓著(zhù)我的高富帥男友道歉的女孩,是我的妹妹——姜婉寧。

因為比我晚出生兩分鐘,她理所應當的奪走了父母全部的愛(ài)。

此刻,她眼尾泛紅,可憐兮兮的對我男朋友撒嬌。

「霍哥哥對不起?!?/p>

「我不是故意偷親你,我是太喜歡你了,沒(méi)有忍住……」

男友霍琛被她氣的額角緊繃。

但顧忌著(zhù)我的面子,沒(méi)把話(huà)說(shuō)的太難看。

「姜婉寧,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?!?/p>

他語(yǔ)氣極重。

偏偏姜婉寧看不懂臉色般,再次貼近:

「霍哥哥,我知道的?!?/p>

「但我實(shí)在太喜歡你了?!?/p>

「如果姐姐不介意,我想和她一起照顧你……」

姜婉寧說(shuō)著(zhù),朝我拋來(lái)期待的注視。

她看起來(lái)像是被霍琛迷昏了頭。

但我卻能透過(guò)她的謹小慎微,看到她心里壓不住的得意。

——你能找到高富帥又怎樣?只要我想,他還不得是我的?

果然,姜婉寧話(huà)音剛落,我媽就在我腰上狠狠擰了一把。

仿佛我不立刻答應姜婉寧的請求,觸犯了什么天條。

「姜余,你是做姐姐的!」

「妹妹都這么說(shuō)了,你怎么好意思繼續和她搶?zhuān)俊?/p>

2.

和前世一模一樣的情景,讓我在氣憤之余,莫名興奮。

前世姜婉寧也是如今天這般,在霍琛午睡時(shí),躺到了他身邊欲行不軌。

直到霍琛悠悠轉醒,發(fā)怒將她攆下床。

她才硬生生擠出兩滴眼淚,和我求情。

「姐姐,我長(cháng)這么大沒(méi)喜歡過(guò)什么人?!?/p>

「我不求你把霍哥哥讓給我,只要你允許我和偶爾他見(jiàn)面,我就很高興了!」

她明知道父母偏疼她。

卻還是故意在我面前將自己放的很低,甚至不惜給我跪下。

「姐姐,我求你了……可以嗎?」

母親見(jiàn)她的寶貝婉寧跪著(zhù),一邊恨霍琛不識好歹,一邊大聲痛罵:「姜余你就知道惹禍!」

「談男朋友就談男朋友唄,你非往家帶什么?!」

「現在好了,你親妹妹都給你下跪了,你很得意吧?!」

明明我才是那個(gè)受害者,但母親卻一直替姜婉寧說(shuō)話(huà)。

前世,我因她的偏心氣憤不已,悲傷的問(wèn):「媽?zhuān)业降资遣皇悄愕挠H生女兒?」

回應我的卻是我爸毫不留情的一耳光。

「這點(diǎn)事有什么好吵的?」

「姜余,你趕緊和霍琛分手,要不以后你就別回這個(gè)家!」

我被打蒙了,神情恍惚的跑出家門(mén)。

然后在過(guò)馬路時(shí),被醉駕司機撞斷了腿。

霍琛緊追著(zhù)我跑出來(lái),看到我躺在血泊之中,便不管不顧的沖到馬路最中間,將我緊緊抱起。

為了保護我不受二次傷害,他被后車(chē)剮蹭,腦袋里產(chǎn)生大量淤血,永遠失去了視力。

車(chē)禍后,我的腿只要稍微多走兩步路,就會(huì )痛的像有上萬(wàn)只螞蟻在咬。

霍琛更是從天之驕子,被我連累成了殘疾。

前世的事壓在心上。

我微微低頭,看著(zhù)如前世一般,可憐兮兮的跪在我面前的姜婉寧,心中止不住的泛起冷笑。

「姜婉寧,你到底是喜歡霍琛,還是喜歡他的江詩(shī)丹頓?」

「怎么一直盯著(zhù)他手腕看?」

3.

姜婉寧和我從小一起長(cháng)大,最知道我在乎什么。

當年,她高考失禮,只是哭著(zhù)對父母說(shuō),自己真的很想上華大。

爸媽就把我從兼職的炸雞店叫了回去。

「阿雨,你成績(jì)好,不怕再考一年,今年這個(gè)華大,你讓婉寧去吧?!?/p>

那一刻,我如遭雷擊,呆呆站了很久,才顫抖出聲:「那我怎么辦?」

「你復讀一年,明年再考一次唄?!?/p>

母親一邊說(shuō),一邊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:「反正你有實(shí)力,這種考試對你來(lái)說(shuō)不難?!?/p>

那時(shí),我沉醉于母親的親近。

以為她心里有我,所以接受了姜婉寧拿走我的通知書(shū),頂著(zhù)我的身份去華大報道。

但當我替姜婉寧苦熬一年,突破自己,拿下了全省第一的好成績(jì)時(shí),迎接我的卻是父母的巴掌。

「姜余!你是不是故意和我們耍心眼?!」

「你明知道妹妹身體不好,還什么事都壓她一頭,你到底安的什么心?!」

那一刻,我的心涼了。

我的父母不愛(ài)我,他們心里永遠只有我的妹妹。

姜婉寧故技重施,撲在他們懷里撒嬌說(shuō):「我還沒(méi)去過(guò)清大,真的很想去看看……」

他們便又將算計的目光落到了我頭上。

姜婉寧喜歡搶我的東西,而且,她還知道,怎么搶能讓我最痛。

所以,這次,她提出想要霍琛。

是抱著(zhù)讓我痛苦的決心。

可我偏偏不如她所愿,不僅不著(zhù)急,反而看小丑一樣看著(zhù)她發(fā)笑。

「妹妹,霍琛是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的總裁,沒(méi)什么錢(qián)?!?/p>

「你要是實(shí)在對這方面有需求,我介紹董事長(cháng)給你認識?」

4.

「姐姐你怎么能這樣想我?」

姜婉寧瞬間慌了。

她瞥著(zhù)霍琛的面色狡辯:「我連江詩(shī)丹頓是什么都不知道,怎么可能是圖錢(qián)?!」

「江詩(shī)丹頓就是霍琛停在門(mén)口的車(chē)啊?!?/p>

「那不是勞斯萊斯嗎?」姜婉寧下意識接話(huà),但很快意識到了不對,匆忙抬手捂嘴。

她一個(gè)小學(xué)六年級就鬧著(zhù)要穿巴黎世家的人,對奢飾品如數家珍。

怎么可能不清楚霍琛的價(jià)值?

她想扮演純愛(ài)搶男人,可我偏要拆穿她的偽裝,揭露她拜金的內里。

「妹妹,爸爸媽媽把你養大不容易。

你為了一點(diǎn)錢(qián),這樣輕賤自己。

跪求和自己親姐共侍一夫,對的起她們嗎?」

說(shuō)著(zhù),我拉開(kāi)家里的門(mén),讓左鄰右舍都能聽(tīng)清。

「我的好妹妹,大清早亡了,你再喜歡給人當小老婆,也不能不講道理??!」

姜婉寧被我嘲諷,眼底是掩蓋不住的怨恨。

但當著(zhù)母親的面,她依然只是哭:「姐姐,我知道你討厭我,但你沒(méi)要這樣說(shuō)?!?/p>

「這件事是咱們三個(gè)人的事。不如你問(wèn)問(wèn)霍哥哥,心里到底有沒(méi)有我?」

霍琛表情難看到,像是好好走在路上,突然被鳥(niǎo)屎砸了頭。

他喉結滾動(dòng),雙手緊握。

恨不得下一秒,就砸爆姜婉寧的頭。

但我卻拉著(zhù)他,安撫的用指腹在他手背上摸了摸。

「妹妹,我和霍琛之間,一直是我說(shuō)了算?!?/p>

「你想要他,就現在去小區外面的那家超市給我買(mǎi)瓶可樂(lè )?!?/p>

「只要你能把可樂(lè )拿回來(lái),這事,咱們就繼續談?!?/p>

「姐姐,霍哥哥在你心里只值一瓶可樂(lè )?」

姜婉寧一邊挑撥離間,一邊裹緊大衣穿鞋。

她沖出去后。

我將視線(xiàn)挪向我媽?zhuān)骸该妹脛偛懦鋈ナ遣皇菦](méi)戴帽子?天這么冷,她不會(huì )凍壞耳朵吧?」

我媽聞言,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隨即拿起姜婉寧的貂絨帽子追了出去。

他們母女情深,我抬手看向表盤(pán)里的秒針。

三,二,一……

「嘭!」

醉駕司機準時(shí)出現,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母女撞飛出了十米遠。

5.

鄰居急匆匆的跑過(guò)來(lái)告知噩耗時(shí)。

我爸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,先給了我一個(gè)耳光。

「你看看你鬧出了多少事?!」

「這個(gè)家不歡迎你!趕緊滾!」

姜婉寧搶我自己打工賺錢(qián)買(mǎi)的手機,他不管。

姜婉寧要給我男朋友做小,他也無(wú)所謂。

現在,她的寶貝女兒出了車(chē)禍,他倒是懂怎么教育孩子了。

捂著(zhù)疼痛紅腫的臉頰,我笑了笑,聲音很輕。

「好啊。反正我也早就不想在這呆了?!?/p>

將來(lái)時(shí)霍琛帶的禮物重新裝車(chē)。

我一腳油門(mén),從滿(mǎn)面愁容的父親、以及躺在地上不停呻吟的姜家母女旁開(kāi)了過(guò)去。

這是前世我受過(guò)的苦。

今生,你們慢慢熬吧。

6.

回到我自己租住的單身公寓。

我看著(zhù)全身鏡映出的,完好無(wú)缺的雙腿,嘴角漾開(kāi)了一抹笑。

——健康的感覺(jué)真的很好。

霍琛慢我兩步進(jìn)門(mén),一靠近,便面色沉沉的將我摟進(jìn)懷里,輕咬我的脖頸。

「姜姜,你為什么讓她去買(mǎi)可樂(lè )?」

「萬(wàn)一她真買(mǎi)到了,你難道真要把我讓給她?」

我和霍琛在清大相識。

他追了我整兩年,我才終于點(diǎn)頭,答應試試。

我不是對他不心動(dòng)。

只是我的原生家庭,讓我覺(jué)得這世上不會(huì )有人真的愛(ài)我。

所以,即便我們在一起了。

霍琛也還是一直對這段關(guān)系患得患失。

想起前世,霍琛因為那場(chǎng)車(chē)禍失去視力后,被扮成我的姜婉寧欺負、打擊,我的心突然一陣絞痛。

那時(shí),姜婉寧欺負我們一個(gè)是瘸子,一個(gè)是瞎子。

在車(chē)禍后,將我和他徹底隔離。

直到我被她逼死的前一秒,她才對站在天臺上的我坦白。

「姜余,你是不是覺(jué)得霍琛突然消失,是因為你成了瘸子?」

「其實(shí)不是的,他很愛(ài)你,即便眼睛瞎了,還能聞出來(lái)我不是你?!?/p>

「可那又怎么樣呢?我只是用了一點(diǎn)你的香水,他便緊緊摟著(zhù)我,不肯松手了?!?/p>

「姜余,被我搶走一切,就是你的命!你趁早認命吧!」

我從她嘴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

但看著(zhù)自己殘疾的雙腿,和亂碼七糟的人生,還是沒(méi)勇氣繼續堅持。

現在,一切重來(lái)。

我看著(zhù)鏡中緊緊摟著(zhù)我賭氣的霍琛,不由一陣愛(ài)憐。

這一世,我沒(méi)瘸,他沒(méi)瞎。

我們終于可以好好的在一起了。

「我只是在耍她?!?/p>

「霍琛,你是我的?!?/p>

「她用什么換,我都不會(huì )讓的?!?/p>

交往三年,我從未說(shuō)過(guò)如此肉麻的話(huà)。

霍琛晦暗的眼眸里泛起點(diǎn)點(diǎn)亮光,聲音也瞬間啞了。

「姜姜,你舍不得我?」

豈止是舍不得?

在霍琛密不透風(fēng)的懷抱里,我艱難回身,墊腳在他唇角落下一吻。

「看你今后表現?!?/p>

霍琛被我的主動(dòng)勾的發(fā)瘋,徑直將我抱進(jìn)臥室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白城青鳥(niǎo)
    白城青鳥(niǎo)

    非常感謝瀟灑小熊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重生打臉偏心父母》,它讓我從中明白了:有一個(gè)懂你的人,那是最大的幸福。這個(gè)人,不一定十全十美,但他能讀懂你,能走進(jìn)你的心靈深處,能看懂你心里的一切。一直在你身邊,默默守護你,真正愛(ài)你的人不會(huì )說(shuō)許多愛(ài)你的話(huà),卻會(huì )做許多愛(ài)你的事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