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青梅她和公主聯(lián)手了
青梅她和公主聯(lián)手了

青梅她和公主聯(lián)手了流螢 著(zhù)

主角:宴昭,羅兒
流螢的小說(shuō)《青梅她和公主聯(lián)手了》是目前備受網(wǎng)友追捧的小說(shuō),小說(shuō)故事情節一波三折,環(huán)環(huán)相扣,引人入勝,最終峰回路轉,柳暗花明?!肚嗝匪凸髀?lián)手了》主要講述的是:我細心栽培的未婚夫考上狀元后飄了。他被皇帝賜給了五公主作駙馬,還大言不慚地讓我做妾。還不等我去報復渣男,五公主卻上門(mén)來(lái)了。誰(shuí)知她張口一句“我們聯(lián)手吧,我要做女皇”給我整懵了。古人的思想這么先進(jìn)的嗎?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4 03:14:1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開(kāi)端

我細心栽培的未婚夫考上狀元后飄了。

他被皇帝賜給了五公主作駙馬,還大言不慚地讓我做妾。

還不等我去報復渣男,五公主卻上門(mén)來(lái)了。

誰(shuí)知她張口一句“我們聯(lián)手吧,我要做女皇”給我整懵了。

古人的思想這么先進(jìn)的嗎?

1.

“小姐,不好了?!?/p>

我的大丫鬟白芷急匆匆的跑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彼時(shí)我正在跟嫂子一起做香皂。

這個(gè)香皂是我送給沈郎母親的,沈郎母親最近常常為變老焦慮,我便將心思放在了這些東西上。

我的父親是當朝丞相,我的母親是天下首富王家獨女。

我和哥哥嫂子關(guān)系親近,我青梅竹馬,培養了十幾年的未婚夫剛中了狀元。

我實(shí)在想不明白什么事情能讓丫鬟這么急。

“有什么不好的,你家小姐我好的很?!?/p>

“陛下賜婚,將五公主許配給沈公子了?!?/p>

白芷急的要命,都要哭出來(lái)了。

我猛的站起來(lái),直說(shuō)不可能。

“我和沈郎數十年的感情,沈郎不可能娶公主的?!?/p>

嫂子見(jiàn)狀也安慰我,我們感情一向和睦,說(shuō)是親姐妹也不為過(guò)。

“妹子你別急,我相信沈公子不會(huì )另娶的?!?/p>

話(huà)雖然這么說(shuō),抗旨不尊乃是大事,我心煩極了。

沈梓陽(yáng)有他的家族,我也有我的家族,看來(lái)我們注定不能在一起了。

只是我從胎穿到現在辛辛苦苦培養的未婚夫這就便宜別人了。

我實(shí)在不甘心。

“小姐,沈公子已經(jīng)來(lái)府上了,我聽(tīng)他在跟老爺談話(huà)?!?/p>

我急忙過(guò)去前廳,想要看看這件事能商量出什么對策。

畢竟丟了一個(gè)未婚夫事小,就怕皇帝心里對沈梓陽(yáng)以前有婚約隔應,對我家不滿(mǎn)。

我在屏風(fēng)后面聽(tīng)他們的談話(huà)。

我剛到前廳,就聽(tīng)見(jiàn)父親摔杯子的聲音。

“你放肆,竟敢讓我崔家的嫡女給你做妾?!?/p>

我心一沉,做妾,這是沈梓陽(yáng)的想法還是皇帝的想法。

“羅兒已經(jīng)跟我有過(guò)婚約,誰(shuí)還敢娶她,總不能讓公主做妾吧?!?/p>

“羅兒到底性格鬧騰了些,不適合做大家族的長(cháng)媳,能做妾已經(jīng)不錯了?!?/p>

我不適合做長(cháng)媳?

我雖然來(lái)自現代,可胎穿以后世家女子該學(xué)的我可沒(méi)少學(xué)。

甚至我有時(shí)候都覺(jué)得自己被這個(gè)世界同化了。

比如我竟然不培養自己,會(huì )想著(zhù)培養未婚夫。

我辛辛苦苦用現代教育培養沈梓陽(yáng),結果換來(lái)的居然是一句做妾已經(jīng)不錯了。

要不是怕對父親有影響,我早就沖出去了。

“枉我家羅兒對你如此好,想不到竟是一個(gè)薄情寡義之人?!?/p>

“來(lái)人,亂棍打出?!?/p>

父親話(huà)音剛落,管家就帶著(zhù)人舉著(zhù)棍子將沈梓陽(yáng)打了出去。

隱隱約約還能聽(tīng)見(jiàn)他的罵聲。

父親長(cháng)嘆了一口氣,為我的婚事?lián)鷳n(yōu)。

皇帝賜婚公主,我如今的身份著(zhù)實(shí)尷尬。

世家公子為了面子不會(huì )再娶我為正妻,家世低又怕得罪皇帝不敢娶我。

我的婚事算是徹底毀了。

2.

我姓崔,是七姓五望之首的崔。

我不是這個(gè)時(shí)代的人,我來(lái)自現代。

我在現代生活的很好,一覺(jué)醒來(lái)就胎穿到這里。

從我知道我姓崔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我這輩子穩了。

歷史上世家大族勢力一向大,連皇帝都不能輕易動(dòng)。

就算是架空朝代也是一樣的。

更何況我娘姓王,是瑯琊王氏獨女。

王家乃首富,生意遍布南離各地。

我沒(méi)有什么太大的野心,只想平淡的過(guò)完一生。

沈梓陽(yáng)就是我給自己在古代培養的夫婿。

一個(gè)家世差不多,家族蒸蒸日上的嫡長(cháng)子。

我為了培養他可是耗費了好大的精力。

從小到大無(wú)微不至的關(guān)懷,讓他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的離不開(kāi)我。

以后就算有了妾室,心中最?lèi)?ài)的還是我,也不會(huì )怠慢我。

只不過(guò)我預估錯誤了。

皇帝急著(zhù)對世家出手了。

我辛辛苦苦培養的未婚夫也沒(méi)有培養好,竟然會(huì )生出讓我做妾的想法。

這打亂了我的所有計劃。

父親見(jiàn)到我揮了揮手,讓我去找母親。

他則是急著(zhù)召集幕僚商量。

皇帝的賜婚信號在表示他要對我父親動(dòng)手了。

我回到后院,嫂子還在原地等我,見(jiàn)我失魂落魄,不停的安慰我。

“一個(gè)男人而已,崔家女不愁嫁?!?/p>

“我娘家表弟也是一表人才,到時(shí)候帶你見(jiàn)見(jiàn)?!?/p>

我搖了搖頭,我已經(jīng)對男人失望了,辛辛苦苦培養十幾年,到頭來(lái)卻是為她人做嫁衣。

“天子賜婚是要對崔家動(dòng)手的信號,嫂子多加小心?!?/p>

嫂子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這件事。

到底是高門(mén)大戶(hù)培養多年的嫡長(cháng)女,政治敏銳還是有的。

大嫂是鎮北侯之女,有著(zhù)武將的干脆利落。

“我這就回去告訴父親?!?/p>

嫂子走后,白芷收拾了桌子上的香皂。

“小姐,這些東西不能給沈夫人,給了街邊的乞丐都比給沈夫人好?!?/p>

“先收起來(lái),以后有大用處?!?/p>

3.

我的猜測沒(méi)有錯,皇權和世家權力的對抗開(kāi)始了。

不到三日,父親一直推行的政策都被皇帝打回來(lái)了。

父親一派的官員也有不少人被皇帝尋了錯處被貶官。

府里的氣氛一日比一日凝重,連我最喜歡熱鬧的小妹都不敢吵鬧了。

我們一家聚集在書(shū)房討論。

“皇統領(lǐng)我興修延河水利的政策打了回來(lái),?!?/p>

父親提出的政策有一些是我在現代知道的政策,不經(jīng)意間讓父親自己探究出來(lái)的。

延河在這個(gè)架空朝代相當于后世的黃河。

我告訴父親這些政策也是出于后世治理黃河的那些經(jīng)驗。

南離并不太平,北有匈奴虎視眈眈,內有延河災害。

“父親,皇上這是容不下我們世族了嗎?”

“咱們這個(gè)皇帝,沒(méi)有明君之相,只有庸君之能?!?/p>

父親話(huà)鋒一轉,看向了我。

“羅兒,你怎么看?”

我坐在最下首,抬起了頭。

“欲揚先抑?!?/p>

不到半個(gè)月,父親一派官員不是被貶就是生病。

父親也稱(chēng)病不去上朝,不問(wèn)政事。

大哥和大嫂被拘在家中練字。

父親嫌他們太沖動(dòng)。

我則是在后院鼓搗我的香皂。

香皂,玻璃,火藥,稱(chēng)得上是穿越女必備三件套。

身為理科生的我肯定有這些東西的理論制作方法。

但是實(shí)際上手操作就只能一步一步改進(jìn)了。

我悶在家里已經(jīng)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了。

還差最后一點(diǎn)香皂就徹底完美了。

3.

我想著(zhù)出去散散心,就帶了白芷出門(mén)直奔金玉閣。

金玉閣是我娘的產(chǎn)業(yè),每年利潤不計其數,我當然要來(lái)視察一下。

只不過(guò)沒(méi)想到我剛出門(mén)就見(jiàn)到了不想見(jiàn)的人。

金玉閣內有一個(gè)打扮的富貴極了的夫人,指著(zhù)桌子上的幾套翡翠頭面。

“你家大小姐可是要嫁給我兒的,幾套頭面算什么,還不趕緊給我包起來(lái)?!?/p>

是沈夫人,我和沈梓陽(yáng)交好的時(shí)候,她就沒(méi)少仗著(zhù)我跟沈梓陽(yáng)的關(guān)系來(lái)金玉閣白拿東西。

當時(shí)我想著(zhù)沈梓陽(yáng)還是不錯的,就沒(méi)有計較這些。

沒(méi)想到沈梓陽(yáng)的厚臉皮不是自己不要臉長(cháng)出來(lái)的,竟是遺傳的。

沈夫人家道中落,是沈老爺子非要記著(zhù)年輕時(shí)的許諾,讓沈老爺把沈夫人娶回了家。

沒(méi)想到這么多年的富貴都沒(méi)有改掉沈夫人身上的小家子氣。

金玉閣的伙計也知道沈梓陽(yáng)被賜婚的事情,拿不住我的主意,也不敢得罪沈夫人,只得賠笑。

“還不趕緊的,就這么點(diǎn)東西,真是跟你家大小姐一樣窮酸?!?/p>

“要不是我家陽(yáng)兒喜歡,她連妾都做不上,做個(gè)通房丫頭都勉強?!?/p>

白芷簡(jiǎn)直要氣炸了,我拉著(zhù)她不讓她沖出去。

我正準備親自上手懲治渣男母親的時(shí)候,樓上傳來(lái)一道聲音。

“是誰(shuí)在這里狗叫,擾了本公主的清凈?!?/p>

是五公主的聲音,我曾在宴會(huì )上見(jiàn)過(guò)五公主幾次,她的聲音很特別。

一道身影從樓上蓮步輕移下來(lái),身后跟著(zhù)兩個(gè)丫鬟。

“原來(lái)是沈家那位上不得臺面的夫人,這是打算空手套白狼了?”

沈夫人自持身份,估計覺(jué)得她兒子馬上要娶公主,公主都要讓著(zhù)她,居然回懟了過(guò)去。

“你馬上要嫁給陽(yáng)兒,怎可對我不敬?!?/p>

得了,不用我出手了,是要這個(gè)公主腦子沒(méi)問(wèn)題,沈夫人都不會(huì )有好下場(chǎng)。

“嫁?我想沈夫人沒(méi)有搞清楚一件事情,是沈梓陽(yáng)尚公主,不是本公主下嫁?!?/p>

沈夫人臉色一白,被氣的渾身顫抖。

五公主看見(jiàn)桌上的幾個(gè)翡翠頭面,隨手指了兩件。

“穗兒,付錢(qián),把那兩件首飾送到公主府?!?/p>

“本公主是皇室中人尚且還要買(mǎi)東西付錢(qián),我倒不知道沈夫人這么大的面子,買(mǎi)東西都不用付錢(qián)了?”

沈夫人沒(méi)辦法,咬著(zhù)牙付完了錢(qián)就走了。

這些東西都不便宜,她本來(lái)想著(zhù)來(lái)占我的便宜,這下子可大出血了。

“崔姑娘,你還要看戲嗎?”

五公主雙手撐在欄桿上,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滿(mǎn)野心。

為什么是這種眼神,我和她并沒(méi)有什么太大的交集,對她的印象也停留在不愛(ài)說(shuō)話(huà)這個(gè)印象上。

4.

樓上雅閣里,五公主讓穗兒和白芷守在外面。

她親手給我倒了一杯茶,舉手投足間盡是矜貴從容,眼中卻滿(mǎn)是勢在必得。

“你辛辛苦苦培養的未婚夫就這么被搶走了,你不想報復回去嗎?”

我搖了搖頭,僅僅是這個(gè)不足以讓公主說(shuō)服我。

她不像在針對我,反而想和我聯(lián)盟。

可是她有什么能和我聯(lián)盟的?她沒(méi)有一母同胞的親兄弟,如果她是個(gè)皇子,我會(huì )幫她。

“一個(gè)男人而已,公主喜歡便是他的福氣?!?/p>

“崔錦羅,奇變偶不變?!?/p>

“符號看象限?!?/p>

我條件反射說(shuō)出了后半句,隨即臉色一沉。

第二個(gè)穿越者?難怪她剛剛幫我。

“你也是穿越者?”

我緊緊的抓著(zhù)她的手,問(wèn)出了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五公主宴昭搖了搖頭。

“我重生了,我想和你聯(lián)手?!?/p>

我松開(kāi)了手,也是,一個(gè)世界怎么可能出現兩個(gè)穿越者。

我平定心神,眉眼微抬,看向遠方。

“你想跟我聯(lián)手干什么?”

“錦羅,你們現代不是男女平等,跟我一起干一樁大事吧,來(lái)日風(fēng)云際會(huì ),你我共創(chuàng )君臣相得的佳話(huà),我榮登九五之日,便是你登堂拜相之時(shí)?!?/p>

“浮名與情愛(ài)皆易散,唯有權利亙古不變?!?/p>

鎮定如我,此時(shí)也不能保持平靜。

你們古代人這么會(huì )玩的嗎?搞得好像我才是原住民。

“浮名與情愛(ài)皆易散,唯有權利亙古不變?!?/p>

我反復念著(zhù)這句話(huà),越來(lái)越快。

我這些年也是有才女之名的,我和沈梓陽(yáng)相處之時(shí)也是互相愛(ài)慕的。

只是皇帝的一場(chǎng)賜婚,我所擁有的一切都沒(méi)了。

我在這個(gè)古代好像很失敗,什么都沒(méi)有。

我知道我眼前的這個(gè)人有野心,我會(huì )幫她的,她的話(huà)讓我醒悟了。

與其權利握在別人手里,倒不如讓我來(lái)主宰他人。

“世人都覺(jué)得齊王有繼承大統的希望…”

宴昭眼中沒(méi)有失望,只有自信。

她揶揄道:“崔小姐這就怕了嗎?”

她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滿(mǎn)是自信,沒(méi)有半分害怕。

我羨慕這樣的她,曾幾何時(shí)我也這樣肆意,來(lái)到古代不知何時(shí)打平了我的棱角。

“怕什么,你我便證明給她們看,只怕公主到時(shí)候想到給我這么大的官位,怕是要心疼?!?/p>

“錦羅,當所有世家之首吧,我不想動(dòng)世家,我相信你能讓他們臣服?!?/p>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煙鎖重樓
    煙鎖重樓

    《青梅她和公主聯(lián)手了》是流螢的一部言情小說(shuō),流螢語(yǔ)言清新雋永、詼諧有趣,干凈樸素又耐人回味,著(zhù)實(shí)吸引了大批青年讀者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