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長(cháng)姐的氣場(chǎng)
長(cháng)姐的氣場(chǎng)

長(cháng)姐的氣場(chǎng)生椰拿鐵 著(zhù)

主角:馮凱,馮琳禧
《長(cháng)姐的氣場(chǎng)》是一部短篇題材的女頻小說(shuō),作者生椰拿鐵構思精巧,主題新穎別致,情感發(fā)展含蓄曲折,主角馮凱馮琳禧兩條不同人生軸線(xiàn)平行、交錯并互文?!堕L(cháng)姐的氣場(chǎng)》簡(jiǎn)介:弟弟談了個(gè)對象。交往沒(méi)兩個(gè)星期女方提出結婚,要求上門(mén)見(jiàn)家長(cháng)商討高額彩禮?!格T凱是你家獨苗,除了基礎的彩禮三十萬(wàn),生女兒加二十萬(wàn),生兒子再加五十萬(wàn)?!刮抑苯咏o氣笑了。麻溜地操起家伙將這她趕出家門(mén)?!釜毭??你當老娘是死的??!」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4 03:17:17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生女兒二十萬(wàn),生兒子五十萬(wàn),二胎是另外的價(jià)錢(qián)......"

弟弟談了個(gè)對象。

交往沒(méi)兩個(gè)星期女方提出結婚,要求上門(mén)見(jiàn)家長(cháng)商討高額彩禮。

「馮凱是你家獨苗,除了基礎的彩禮三十萬(wàn),生女兒加二十萬(wàn),生兒子再加五十萬(wàn)?!?/p>

我直接給氣笑了。

麻溜地操起家伙將這她趕出家門(mén)。

「獨苗?你當老娘是死的??!」

-

1

爸媽高齡生下我跟雙胞胎弟弟,因為胎中營(yíng)養不足,弟弟馮凱天生體弱。

雖說(shuō)這么多年精心養著(zhù)好了不少,但性子養軟了。

好在我性格強勢,這么多年照看著(zhù)弟弟,才讓他不至于被人欺負了去。

馮凱因為養病晚了幾年上學(xué)。

大三那年他考進(jìn)我所在的大學(xué)。

等我已經(jīng)畢業(yè)進(jìn)入家族企業(yè)工作時(shí),他才剛升大三。

如今不過(guò)兩個(gè)月沒(méi)有什么聯(lián)系,我才知道馮凱竟然交了個(gè)女朋友。

那天宴請一個(gè)重要的客戶(hù)。

深夜十點(diǎn)飯局結束,想著(zhù)離江大不遠,就直接驅車(chē)去了馮凱在校外的高級公寓住一晚。

小區安全性極高,住戶(hù)出入都要嚴查登記。

年輕的安保人員認出我的車(chē)牌號,起身向我敬禮打了個(gè)招呼,「馮小姐?!?/p>

我點(diǎn)點(diǎn)頭腳踩油門(mén)準備離開(kāi)。

忽然聽(tīng)見(jiàn)車(chē)窗外一道尖銳的女聲。

「我男朋友就住這里!我也是這里的住戶(hù),憑什么不讓我進(jìn)去?」

「你工號多少,我要投訴你!她也沒(méi)刷卡,憑什么她能進(jìn)我不能進(jìn)!」

正瞧著(zhù)好戲突然被手指著(zhù)CUE到的我:「??」

為了不把事情鬧大,

保安亭里的幾個(gè)工作人員都出動(dòng)上前去理論。

我最后瞥了那個(gè)咄咄逼人的女孩一眼,直接升上車(chē)窗隔絕所有噪音,一腳油門(mén)開(kāi)進(jìn)地庫。

本來(lái)沒(méi)把這個(gè)人和這件事放在心上。

不想在我打完電話(huà)乘電梯上樓時(shí)又遇見(jiàn)了她。

還有拉著(zhù)她的手好言好語(yǔ)祖宗長(cháng)祖宗短哄著(zhù)馮凱。

我停下給馮凱發(fā)消息的動(dòng)作。

緩緩瞇起眼睛,盯著(zhù)兩人親密的動(dòng)作冷冷出聲,

「馮凱?!?/p>

2

這棟公寓是我用簽下第一個(gè)項目的獎金給馮凱買(mǎi)的。

就為了讓他能夠有一個(gè)更舒適的生活環(huán)境和作息。

我在這里也有個(gè)房間。

只是一般情況下很少來(lái)住。

所以當馮凱看到我突然出現在這里時(shí),滿(mǎn)眼都是驚訝。

得虧我還是能在他眼底瞅見(jiàn)幾縷驚喜,

不然今晚他可吃不了兜著(zhù)走。

客廳里,馮凱拉著(zhù)小區門(mén)口鬧的那個(gè)女孩給我介紹。

說(shuō)是他最近新交的女友。

叫王馨瑤。

我抬眼打量她,長(cháng)相打扮是挺精致,拎著(zhù)個(gè)愛(ài)馬仕的包。

基礎款,略略猜測三萬(wàn)左右。

漂亮是漂亮,但有了剛才小區門(mén)口那件事,我對她的印象不是很好。

所以我沉默打量著(zhù)她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。

馮凱看出我的臉色,拉著(zhù)王馨瑤,「這是我雙胞胎姐姐,瑤瑤你快叫一聲?!?/p>

王馨瑤明顯也認出我是剛才的車(chē)主,抿了抿嘴很不情愿地叫了聲,

「姐?!?/p>

「我累了,先進(jìn)屋休息了?!?/p>

王馨瑤丟下這么句話(huà)后就徑直進(jìn)了馮凱的屋。

動(dòng)作極其自然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家。

我微蹙起眉頭質(zhì)問(wèn)馮凱,「你倆這么快同居了?」

馮凱收回目送的眼神聞言不好意思地低下頭。

我便了然了。

心里嘆口氣。

雖然這個(gè)女孩看起來(lái)不是什么面相好相處的,但畢竟是弟弟的女友,只要他喜歡,我也不好說(shuō)什么。

可我沒(méi)想到,這個(gè)女孩這么能折騰。

睡到半夜我被門(mén)外的動(dòng)靜吵醒,出臥室一看,馮凱穿著(zhù)睡衣拿起鑰匙就準備出門(mén)。

我叫住他,「大半夜的你出去干什么?」

馮凱睡眼惺忪,「瑤瑤說(shuō)餓了,我去給她買(mǎi)點(diǎn)吃的?!?/p>

「什么吃的非要大半夜出去買(mǎi),廚房隨便煮點(diǎn)面不可以?」我皺眉不滿(mǎn)。

王馨瑤也出來(lái)了,語(yǔ)氣藏著(zhù)掩不住的得意。

「我只想吃小區外的云吞,阿凱愿意去給我買(mǎi),就不用姐姐你擔心了?!?/p>

3

馮凱清楚我的暴脾氣。

生怕我下一秒發(fā)作為難王馨瑤,連忙端平兩碗水,「姐,你餓了嗎,我也給你買(mǎi)一份?!?/p>

我憋著(zhù)氣,「不用!」

王馨瑤接著(zhù)說(shuō)道,「阿凱你快點(diǎn)回來(lái)?!?/p>

「家里多了個(gè)外人,我自己一個(gè)人害怕?!?/p>

我蹭地抬眼射向王馨瑤。

Excuse me??

「瑤瑤!」馮凱嚇得要死,連忙喝住她。

等他出門(mén)后我冷笑了聲叫住準備關(guān)門(mén)的王馨瑤。

「妹妹?!?/p>

「外人?你是在說(shuō)我嗎?你要不要用你那萎縮的小腦擺正自己的位置,這間屋子里,好像只有你是外人吧?!?/p>

王馨瑤明顯被馮凱哄慣了,愣了會(huì )兒才反應過(guò)來(lái)。

「這是馮凱的房子,我是他女朋友,住在這里天經(jīng)地義?!?/p>

「你是他姐姐又怎么樣,懂不懂什么是男女有別啊,今晚要是我不在,你倆孤男寡女住一起,你是想毀了馮凱的名聲嗎?」

我:「......」

我大為震驚。

好一個(gè)天經(jīng)地義,好一個(gè)男女有別。

我擼了擼袖子,

「真是吃瓜子吃出蝦米,什么人都有?!?/p>

「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什么叫天經(jīng)地義和男女有別?!?/p>

話(huà)落我推開(kāi)她徑直走進(jìn)馮凱的屋。

本想將她的東西全丟出去,奈何放眼望去全是她的東西,工程量太大,我轉頭先把人給丟出去了。

「滾?!?/p>

「我現在把你趕出去,才是天經(jīng)地義?!?/p>

「你敢趕我?!馮琳禧,你就不怕馮凱生氣嗎?」

呵,生氣,我特馬還生氣呢。

王馨瑤在門(mén)外大喊大叫。

我氣淡神閑地給物業(yè)打電話(huà),說(shuō)樓道里有個(gè)女瘋子。

很快物業(yè)帶著(zhù)防暴器械趕來(lái)將王馨瑤「帶」走了。

等外面安靜下來(lái)后,

我給還在買(mǎi)云吞的馮凱打去電話(huà)。

「云吞不用送上來(lái)了,直接送去物業(yè)安??瓢?,我把你小女友趕出去了?!?/p>

「明天叫她來(lái)收垃圾,以后我不想再在這間屋子里看到她?!?/p>

「你自己看著(zhù)辦?!?/p>

4

馮凱不敢違拗我的意思。

再者他未經(jīng)我同意就擅自帶人住進(jìn)來(lái),他也自知理虧。

隔天我去上班,為了防止王馨瑤賴(lài)著(zhù)不走,專(zhuān)門(mén)叫了個(gè)助理過(guò)來(lái)幫忙監工。

忙碌一上午,中午用餐時(shí),我才有空刷下朋友圈。

突然發(fā)現老古董一樣幾百年從不發(fā)朋友圈的馮凱竟然一天之內接連發(fā)了六七條。

全在秀恩愛(ài)。

微信頭像也換成了和王馨瑤的牽頭照。

朋友圈背景是兩人接吻的氛圍照。

個(gè)性簽名中二又傻逼:「瑤瑤,我的寶貝?!?/p>

我:「......」

不用懷疑,這一番大肆宣示主權的騷操作要么是馮凱被人奪舍了,要么是王馨瑤弄的。

我一張張翻看著(zhù)他們的照片。

忽然目光停在其中一張,那是王馨瑤跟朋友慶生的合照。

馮凱攬著(zhù)她的肩膀,王馨瑤依偎著(zhù)單手比耶,露出了手腕上的那條水綠色手鐲。

很眼熟。

跟我的一條很像。

那是在一次拍賣(mài)場(chǎng)上因為合我眼緣拍下來(lái)的,成交價(jià)兩百萬(wàn)。

不過(guò)東西取回來(lái)后我也沒(méi)戴過(guò)幾次。

后面忙著(zhù)畢業(yè)搬家進(jìn)公司,

也就把它不知忘在什么地方了。

王馨瑤這么巧,也有一條一模一樣的嗎?

正思索著(zhù),老父親的電話(huà)打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很明顯,作為一個(gè)剛退居二線(xiàn)的集團高層,他上網(wǎng)沖浪的時(shí)間比以前多了。

自然也就能發(fā)現馮凱今天詭異的朋友圈。

「乖女啊,你弟弟他交女朋友了你知道嗎?」

「知道?!?/p>

就在我以為他下一句要問(wèn)我這個(gè)女朋友怎么樣好不好相處時(shí),我爸話(huà)鋒一轉,

「凱凱說(shuō)他女朋友想約我們一家人吃飯見(jiàn)面,你說(shuō)要不要答應???」

「什么?吃飯?」我驚訝。

王馨瑤腦子到底裝的什么。

這才交往多久就要見(jiàn)家長(cháng),火箭都沒(méi)她這么快。

我想也不想拒絕,「當然不答應?!?/p>

她還沒(méi)那個(gè)資格能出動(dòng)我父母見(jiàn)面。

連我這關(guān)都過(guò)不了。

上午還說(shuō)我是外人,這會(huì )子就上趕著(zhù)要見(jiàn)家長(cháng),她到底在想什么?

我斟酌著(zhù)措辭準備進(jìn)一步解釋?zhuān)野趾芨纱嗬涞嘏南聸Q定。

「得,那就不見(jiàn),聽(tīng)乖女的?!?/p>

「咱們家你做主?!?/p>

我:「......」

呵呵,你人還怪好的,合著(zhù)壞人全讓我當。

我爸:「那下周的家宴就還是我們一家子吃,記得空出檔期?!?/p>

但家宴那天,

王馨瑤自己自作主張來(lái)了。

5

我們家有個(gè)傳統。

每個(gè)月十五號組織家宴聚會(huì )。

這個(gè)月因為三叔和四叔也來(lái)了這邊出公差,于是就跟我們一塊吃飯。

包廂內氣氛正融時(shí),王馨瑤毫無(wú)預兆地推門(mén)進(jìn)來(lái)。

「叔叔阿姨好,我是王馨瑤,阿凱的女朋友?!?/p>

桌上的歡聲笑語(yǔ)戛然而止。

場(chǎng)面一度安靜。

馮凱最先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連忙過(guò)去,「你怎么來(lái)了?」

王馨瑤表情無(wú)辜又理所當然,「你們一家人吃飯我不可以來(lái)嗎?」

饒是馮凱此時(shí)也一時(shí)語(yǔ)塞。

畢竟以正常人的腦回路是說(shuō)不出這種話(huà)的。

我爸跟幾個(gè)叔面面相覷、不動(dòng)聲色。

最后還是我媽率先發(fā)話(huà),

「小凱,今天的家宴是你告訴她的嗎?」

「我.....」馮凱表情為難,一看就是他說(shuō)的。

我嫌棄地翻了個(gè)白眼。

這弟弟突然不是很想要了。

「既然來(lái)都來(lái)了,那就坐下一起吃個(gè)飯吧?!?/p>

我媽叫來(lái)服務(wù)員添位置。

服務(wù)員一時(shí)有些迷茫不知該在哪里加,我適時(shí)出口,「王女士是外人,就添在下首位置?!?/p>

一句話(huà)表明我的態(tài)度。

王馨瑤本想坐到馮凱身邊以示自己的地位和主權,

見(jiàn)狀表情變了變最后也只能忍下。

家宴上突然多了個(gè)外人,氣氛都很微妙。

而原本最該感到尷尬和無(wú)所適從的王馨瑤反倒積極刷起存在感來(lái)。

真是證實(shí)了那句話(huà),

只要你不尷尬,尷尬的就是別人。

「叔叔阿姨,我跟阿凱交往是以結婚為目的的,目前我們已經(jīng)交往了兩個(gè)多星期,感情也很穩定,所以希望能盡快把結婚提上日程?!?/p>

這話(huà)一出,就連三叔四叔也投來(lái)微妙的眼光。

馮凱表情一臉茫然。

明顯在狀況外。

「小凱,這也是你的意思嗎?」

我媽語(yǔ)氣沒(méi)有什么起伏,不怒自威輕輕轉頭問(wèn)馮凱。

馮凱手足無(wú)措,緊張地咽口水,「不是我....」

「阿姨,這事你別怪阿凱,是我不讓他先說(shuō),想給他一個(gè)驚喜?!?/p>

我扯了扯唇角呵呵笑。

神他媽驚喜。

「王小姐,你父母沒(méi)教過(guò)你打斷別人說(shuō)話(huà)是很沒(méi)禮貌的事嗎?」

「要真想嫁進(jìn)我們家,沒(méi)禮貌可是連我們家下人都比不上?!?/p>

我慢悠悠補刀。

成功看著(zhù)王馨瑤臉色一陣青一陣紅。

「抱歉,是我太心急了?!?/p>

「那如果結婚,彩禮這塊說(shuō)說(shuō)你的想法吧?!?/p>

要不為什么說(shuō)我爸是人精。

一眼就能看出王馨瑤此行來(lái)的目的。

果然下一秒王馨瑤雙眼都亮了,挺直腰板說(shuō)話(huà)的聲音也更敞亮了幾分。

「我的要求不高,我是家中獨女,基礎的彩禮數就只要三十萬(wàn)?!?/p>

「另外你們馮家家大業(yè)大,馮凱又是你們家唯一的獨苗,承擔著(zhù)延續香火的重任,結婚后我可以為他生孩子?!?/p>

「生女兒二十萬(wàn),生兒子五十萬(wàn),如果還要生二胎,價(jià)錢(qián)得另算?!?/p>

「如果叔叔阿姨沒(méi)意見(jiàn)的話(huà),明天我就可以跟馮凱領(lǐng)證?!?/p>

「.......」

全場(chǎng)安靜兩秒后。

我爸媽跟幾個(gè)叔叔都笑了。

我也笑了。

給氣笑的。

忍到這里我實(shí)在忍無(wú)可忍,一拍桌子而起。

「還獨苗,王馨瑤,你TM當老娘是死的???!」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夏了南城
    夏了南城

    非常感謝生椰拿鐵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長(cháng)姐的氣場(chǎng)》,它讓我從中明白了:有一個(gè)懂你的人,那是最大的幸福。這個(gè)人,不一定十全十美,但他能讀懂你,能走進(jìn)你的心靈深處,能看懂你心里的一切。一直在你身邊,默默守護你,真正愛(ài)你的人不會(huì )說(shuō)許多愛(ài)你的話(huà),卻會(huì )做許多愛(ài)你的事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