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嫁給死對頭后我跑了
嫁給死對頭后我跑了

嫁給死對頭后我跑了一棵樹(shù) 著(zhù)

主角:顧承燁,蕭月枝
這是作者一棵樹(shù)執筆的一部言情小說(shuō),名叫《嫁給死對頭后我跑了》,故事情節脫離俗套,可謂是如今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中的一股清流?!都藿o死對頭后我跑了》簡(jiǎn)介:我的荒淫無(wú)道名滿(mǎn)京城,京中有頭有臉的貴公子見(jiàn)我都繞道走。我爹怕我繼續下去遲早會(huì )把整個(gè)蕭家霍霍掉。和皇帝一合計,把我許給同有紈绔之名的太子顧承燁。新婚頭一天,我倆在書(shū)肆不期而遇,面面相覷。手里的書(shū)同時(shí)落地。是春宮圖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4 03:20:18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被指婚給死對頭了

我的荒淫無(wú)道名滿(mǎn)上京,京中有頭有臉的貴公子見(jiàn)我都繞道走。

我爹怕我繼續下去遲早會(huì )把整個(gè)蕭家霍霍掉。

和皇帝一合計,把我許給同有紈绔之名的太子顧承燁。

新婚頭一天,我倆在書(shū)肆不期而遇,面面相覷。

手里的書(shū)同時(shí)落地。

是春宮圖。

01

京中最近來(lái)了個(gè)俊美南疆少年,寬肩窄背,八塊腹肌,加上獨門(mén)絕技,引得來(lái)月館的貴女絡(luò )繹不絕。

我沒(méi)忍住,不顧我爹的禁足令,偷摸著(zhù)去湊了熱鬧。

那景象……真是誠不欺我。

我饞的口水直流,踏出月館的時(shí)候腿都在發(fā)虛。

抬眼便撞見(jiàn)從對面盈月閣出來(lái)的太子殿下顧承燁。

盈月閣最近新來(lái)了位舞娘,身段窈窕,媚眼如絲,宛如天仙下凡。

這廝想必是來(lái)一睹美人風(fēng)姿的吧。

我和顧承燁無(wú)意間對視上,飛快的嫌棄挪開(kāi)眼。

我大喊,「太子殿下來(lái)盈月閣了,走過(guò)路過(guò)不要錯過(guò)?!?/p>

頃刻間,顧承燁被來(lái)看熱鬧的人堵在大門(mén)口,就像是被人圍觀(guān)的猴子似的。

如果眼睛能夠使刀子,想必我已經(jīng)死了無(wú)數次。

不過(guò)這也不能怪我,每次我出來(lái)「見(jiàn)世面」的時(shí)候都會(huì )撞見(jiàn)顧承燁,他陰險的很,次次都弄出很大的動(dòng)靜。

害的我老是被我爹毒打。

我出門(mén)玩鬧,不僅要防著(zhù)我爹,還得提防他。

簡(jiǎn)直太累了。

小小報復他一下讓我開(kāi)心不已。

回府后,我爹吹鼻子瞪眼,拿著(zhù)藤條就要往我身上抽。

「我讓你不學(xué)好,你這副做派往后那個(gè)好人家肯要你?!?/p>

我笑嘻嘻湊到我爹旁邊挽住他的胳膊,「女兒不嫁人,女兒要一輩子陪著(zhù)爹爹?!?/p>

我爹卻說(shuō)不能任我胡鬧下去,要盡快把我許給人家。

他一連七天未回家。

我早就習以為常。

畢竟在我的刻意渲染下,京中男子無(wú)一視我為洪水猛獸。

誰(shuí)也不想娶個(gè)不安于室,隨時(shí)可能給自己戴綠帽子的女人。

第八天,我爹喜滋滋回家,說(shuō)給我攀了個(gè)極好的親事。

我懶洋洋問(wèn)我爹是誰(shuí)。

知道對象是誰(shuí)我才好去警告他離本小姐遠點(diǎn)。

「是太子殿下?!?/p>

「乖女兒,你要做太子妃了,開(kāi)不開(kāi)心?」

我兩眼一黑,磨牙霍霍,剛踏出大門(mén),就跟前來(lái)宣旨的太監迎面撞上。

老太監把圣旨遞到我手上,又笑瞇瞇說(shuō)了一堆吉祥話(huà)。

我爹也非常開(kāi)心,打賞全府上下。

只有我一個(gè)人不痛快,怒不可遏地拍桌子,茶盞震的劈里啪啦響。

不行,我要退婚!

02

知女莫若父,我爹看出我的小九九,看守我院子的家丁比平日足足多了三倍。

我用錢(qián)財賄賂守衛頭子,對方不為所動(dòng)。

我扮作丫鬟偷溜出門(mén),被當場(chǎng)逮住。

我飛鴿傳書(shū)請求外援,作案工具被沒(méi)收。

我爹讓我好好呆在屋子里繡嫁衣,安心等著(zhù)出嫁。

我頓感五雷轟頂,如果真的嫁給顧承燁,這無(wú)異于羊入虎口,虎落平陽(yáng),我以后還怎么和外面那些鶯鶯燕燕來(lái)往。

我的貼身丫鬟告訴我,過(guò)幾日就是皇后娘娘的生辰。

我抱住我爹的大腿,一把鼻涕一把淚才勉強讓他松口帶我進(jìn)宮。

剛一進(jìn)宮,找準機會(huì )我就把顧承燁拉到無(wú)人注意的山洞。

「我要退婚,你也不想娶一個(gè)不愛(ài)你的女人吧!」

我說(shuō)完這句話(huà),小心翼翼瞧著(zhù)顧承燁的臉色。

作為未來(lái)儲君,怎么可能會(huì )娶一個(gè)朝三暮四的女人為妻呢。

只見(jiàn)他臉色晦暗不明,難辨喜怒,「正相反,我對你滿(mǎn)意的很,非常期待你做我的太子妃!」

我就知道!

顧承燁還在抱怨我上次毀了他的好事!

我花了好大一筆錢(qián)讓人給盈月閣那位花容月貌的小娘子贖了身,顧承燁肯定是發(fā)現小娘子不見(jiàn)后記恨上了我。

我氣的伸出拳頭想打他,卻被腳下的石頭一絆,直直朝顧承燁撲過(guò)去。

一雙灼熱的大掌扣住我的腰肢,耳廓處是酥酥麻麻的聲音。

「蕭月枝,你嘴上說(shuō)不喜歡我,身體倒是誠實(shí)的很?!?/p>

這話(huà)太油膩了,我險些吐出來(lái)。

我大怒,手腳并用往顧承燁身上招呼,還沒(méi)傷到他,就因為鬧出的動(dòng)靜太大驚動(dòng)外面巡邏的侍衛。

「什么人?」

偏偏這個(gè)時(shí)候顧承燁還來(lái)恐嚇我,「你說(shuō)我要是叫上一聲會(huì )怎樣?」

他要是嚎上一嗓子,這婚我更是別想退了!

我狠狠剜他一眼,眼睜睜看他張嘴。

想也沒(méi)想,直接把手塞進(jìn)他嘴里。

就在我以為大功告成的時(shí)候,侍衛的腳步聲離我們越來(lái)越近。

我心如死灰,緊張的把頭死死埋進(jìn)顧承燁的胸口里。

只要沒(méi)看清楚我的臉,這就只是顧承燁的風(fēng)流韻事。

「你們幾個(gè)快過(guò)來(lái)!太子殿下的鷹不見(jiàn)了,快過(guò)來(lái)給我找找!」

是顧承燁暗衛的聲音。

我長(cháng)長(cháng)吁了口氣。

03

「牙尖嘴利的蕭月枝你也有害怕的事,要想退婚你就自己想辦法!」

我快要被顧承燁氣死了。

在我之前,皇上給他許過(guò)好幾門(mén)親事,每次他都不出三天時(shí)間急吼吼的把婚退了。

他就是知道我沉不住氣,所以故意拿捏我。

我抱著(zhù)惡心他的心態(tài),一口親上顧承燁的臉,「好巧,我仰慕太子殿下多日,能夠嫁給你真是上輩子修來(lái)的福分?!?/p>

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。

我看見(jiàn)顧承燁的胸口起伏,想必是氣的不輕。

看吧,看誰(shuí)先破防。

啪啪啪,一陣熱烈的巴掌聲。

「朕就知道自己沒(méi)看錯人,要是早幾年給你們定下婚約,朕就可以早點(diǎn)抱上大孫子了?!?/p>

我瞳孔放大,四肢僵硬。

誰(shuí)知道皇上還有我爹他們怎么突然出現在這里了?

他們認定我和顧承燁有情,怕我們小兩口按耐不住,原定于半年后的婚禮直接提前到下個(gè)月。

我爹大手一揮請了十幾位繡娘回府替我日夜趕制嫁衣。

他真貼心,我簡(jiǎn)直要哭死。

04

出嫁前幾日,教養嬤嬤上門(mén)教導我規矩。

我就算再怎么任意妄為仍是世家女,該有的禮儀風(fēng)姿皆是上乘。

舉手投足間令嬤嬤挑不出半分錯處。

課程結束前,嬤嬤大肆夸贊我一番,我被吹的飄飄然,親自送她出府。

出門(mén)前,她包袱里的一本書(shū)掉了出來(lái)。

我好奇地撿起來(lái),風(fēng)吹開(kāi)扉頁(yè),短短一眼就讓我面紅耳赤。

嬤嬤卻習以為常,「蕭姑娘,您天資聰穎,有些課即使不用教也能無(wú)師自通,老奴就先行告退了?!?/p>

一定是我聲名在外影響了嬤嬤的判斷!

如果成親當日顧承燁發(fā)現我什么都不懂肯定會(huì )嘲笑我!

一想到他的奚落的嘴臉我就氣不打一處來(lái),拉著(zhù)丫鬟直奔上京最大的書(shū)肆。

我換上男子的裝束,打扮的嚴嚴實(shí)實(shí),一進(jìn)去就直奔目的地。

尋常男子大都買(mǎi)回家悄悄摸摸看,只有我這個(gè)異類(lèi),像是在做學(xué)術(shù)研究似的捧著(zhù)書(shū)仔細研讀。

這內容太過(guò)火辣辣,我看幾眼就要挪開(kāi)視線(xiàn)一會(huì )兒,不然回去準長(cháng)針眼。

沒(méi)多久,我發(fā)現書(shū)肆里有個(gè)和我一樣行跡鬼祟之人。

而且他好像還在用一種一言難盡的表情看著(zhù)我。

我給丫鬟使了個(gè)顏色,兩個(gè)人一起上前。

一個(gè)扯他臉上的頭巾,一個(gè)打掉他手上的書(shū)。

居然是顧承燁!

而他掉的書(shū)和手里的一模一樣。

是春宮圖!

我自認為揪住顧承燁的把柄,興奮的就要喊出來(lái),下一秒卻被他連拖帶拽帶出書(shū)肆。

05

「顧承燁,你也不想你偷摸看禁書(shū)的事情被大家知道吧?」

我氣還沒(méi)喘勻,得意洋洋的威脅他。

不過(guò)他倒是一點(diǎn)兒都不怕,反而淡定自若開(kāi)口,「蕭月枝,沒(méi)想到你為了當我的太子妃居然還來(lái)補課,真是令我欣慰的很?!?/p>

順著(zhù)他的視線(xiàn)看,那本少兒不宜的書(shū)已經(jīng)快從我衣袖里飛出去了。

顧承燁還說(shuō)這次他特意來(lái)書(shū)肆進(jìn)貨,就是為了和我成親以后好好研究。

他的臉皮太厚了,我被堵得說(shuō)不出話(huà)來(lái),只能氣呼呼回家。

沒(méi)想到我爹居然在大門(mén)口守著(zhù)我。

「乖女兒,我知道你按耐不住要成婚的激動(dòng)心情,畢竟你還沒(méi)嫁給太子殿下,姑娘家還是要矜持注意分寸?!?/p>

到傍晚我才知道我爹的意思。

原來(lái)我和顧承燁拉拉扯扯的畫(huà)面被去書(shū)肆買(mǎi)書(shū)的弟弟瞧見(jiàn)。

他回家添油加醋稟告給了我爹。

我爹以為這是我和顧承燁的小情趣,故意來(lái)提醒我。

我羞臊的一晚上沒(méi)睡覺(jué),伴隨著(zhù)濃重的黑眼圈聽(tīng)著(zhù)吹吹打打的喇叭聲上了花轎。

終于在拜堂成親的時(shí)候沒(méi)忍住,一個(gè)趔趄直接暈倒。

昏迷前最后一秒,我看見(jiàn)一個(gè)身著(zhù)喜服的男子宛如天神降臨一般抱起我。

再睜眼,入目的是一片紅。

喜房外吵吵囔囔一片,「快讓人叫太醫過(guò)來(lái)診斷!」

「太子妃沒(méi)事,只是今天太過(guò)激動(dòng)暈倒了,歇息片刻就好了?!故穷櫝袩畹穆曇?。

「聽(tīng)說(shuō)太子妃成親前玩的花,前幾天我還看見(jiàn)她出入那種場(chǎng)合,這大喜的日子暈倒了,莫不是……」

說(shuō)話(huà)的是我自小到大的仇敵莫盈盈,她爹是當朝太尉,在朝堂上和我爹一貫不對付,就連我在外的好名聲,大部分也是拜她所賜。

她從小愛(ài)戀顧承燁,這件事是我們姐妹圈子里眾所周知的秘密。

所以她能毫無(wú)眼色見(jiàn)的說(shuō)出這種話(huà)我毫不意外。

我穿上鞋襪悠悠推開(kāi)喜房的大門(mén),「她沒(méi)說(shuō)錯,我確實(shí)有喜了?!?/p>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檸檬加醋
    檸檬加醋

    最近,對小說(shuō)《嫁給死對頭后我跑了》的癡迷可以用走火入魔來(lái)形容,小說(shuō)故事情節繁復、架構浩大、人物群象豐滿(mǎn)、語(yǔ)言自然靈動(dòng),受到眾書(shū)迷的追捧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