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一婚到底,錯愛(ài)總裁
一婚到底,錯愛(ài)總裁

一婚到底,錯愛(ài)總裁阮佳 著(zhù)

主角:裴歡,厲珩
《一婚到底,錯愛(ài)總裁》是作者阮佳的一篇優(yōu)秀之作,故事不落俗套,標新立異,可謂是魚(yú)龍混珠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市場(chǎng)的一股清流,值得一看?!兑换榈降?,錯愛(ài)總裁》介紹:情場(chǎng)職場(chǎng)雙失意,我一怒之下招惹了這江城最有名的權貴厲三爺。我一直都知道,厲珩其人,薄情寡義。我使出渾身解數,無(wú)所不用其極,奈何厲珩段數太高,玩我就跟貓捉老鼠似得。當我還在糾結他是否愛(ài)我時(shí),他卻教會(huì )我心慈手軟絕對成不了大事,只有手握利刃,在敵人還未進(jìn)攻時(shí)便快速出擊,才能制勝?!芭釟g,玩把刺激的怎么樣?”那天,他將我抵制墻角,手指點(diǎn)著(zhù)我心口的位置,邪肆而乖張。而這一把,直接推我入地獄!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0-10-10 20:11:17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010 跟厲珩賠禮道歉

“裴小姐找梁某什么事?”梁林的聲音很欠揍,我真的想直接撂了電話(huà),但是看到張經(jīng)理那凌厲的恨不得吃了我的眼神,我只能暗自咬牙,“梁助理,我找厲爺?!?/p>

“厲爺可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見(jiàn)?!?/p>

“我來(lái)跟厲爺請罪的,上次的事情是我的錯?!蔽抑鲃?dòng)認錯,希望梁林能夠發(fā)發(fā)善心,“我知道這件事給厲爺造成了困擾,對不起?!?/p>

“呵呵,裴小姐,厲爺說(shuō)了,口頭上的道歉他可不接受?!?/p>

“那厲爺想怎么樣?”我咬牙。

“厲爺說(shuō)了,他是商人,崇尚利益至上,更何況裴小姐還欠了厲爺兩百萬(wàn),所以……”

“我要見(jiàn)厲爺?!?/p>

“等著(zhù)!”

云水間

頂級包房?jì)?,我正襟危坐,手里的包都快被我捏變形了。而在我一側的張?jīng)理也沒(méi)有好到哪里去,他一邊擦拭著(zhù)額頭,一遍盯著(zhù)我看了一會(huì )兒,“待會(huì )兒你給我注意點(diǎn),不要亂說(shuō)話(huà)?!?/p>

我深吸了一口氣,嘴角扯了扯,感覺(jué)臉有些僵硬。

在來(lái)的路上我就不斷的給自己心理建設,一定不要沖動(dòng),沖動(dòng)是魔鬼。

待會(huì )兒厲珩說(shuō)什么就是什么,一定不能夠反駁。

我想著(zhù)沖著(zhù)張經(jīng)理咧了咧嘴,“您放心,我一定會(huì )好好表現的?!敝灰寘栫裥睦锸嫣沽?,不再對公司做出什么事,我忍。

時(shí)間一分一秒的過(guò)去,我有些坐不住了,剛準備起身上個(gè)洗手間,給自己打打氣,包廂的門(mén)便被打開(kāi)了。

男人頎長(cháng)的腿跨進(jìn)來(lái),他一只手里攏著(zhù)大衣,另一只手則是閑適的插在褲袋里,那銳利的眼眸便毫無(wú)征兆的落在了我的臉上,“裴小姐這是?又想跑?”

我渾身一僵,抬頭就看到厲珩別有深意的看著(zhù)我的眼睛。他那雙眼睛太過(guò)于直接和凌厲了,讓我有些招架不住。

我抿著(zhù)唇,只能站起來(lái)深深地朝著(zhù)厲珩的方向鞠了一躬,“厲爺對不起,上次的事情都是我的錯,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吧!”

我垂著(zhù)頭,自然看不到厲珩臉上的表情,但是我的心卻跳得很快。我在賭,賭厲珩的氣量。這里怎么說(shuō)都有第三個(gè)人在,而且還不是厲珩的人,我就不信厲珩能拿我怎么樣。

但是顯然我高估了自己的手段,只聽(tīng)得厲珩冷哼一聲,隨即便是關(guān)門(mén)的聲音,“求人是這么求的?”

須臾間,厲珩已然走到了我面前,那雙锃亮的皮鞋映入眼簾,“裴歡,抬起頭來(lái)?!?/p>

我猛然抬頭,看到厲珩嘴角輕扯,那雙眼似笑非笑的,嚇得我一抖激靈,“厲,厲爺?!蔽覍擂蔚男α藘陕?,感覺(jué)臉僵硬的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張經(jīng)理那也是個(gè)有眼力勁兒的主,看到厲珩進(jìn)來(lái)之后也就站起來(lái)了?!皡枲斈?,我是上封公司的張揚?!?/p>

張揚伸手,厲珩卻是連看都沒(méi)有看張揚一眼,整個(gè)包間里的氣氛簡(jiǎn)直尷尬到了一個(gè)極點(diǎn)。

張揚不斷的給我使眼色,在厲珩看不見(jiàn)的地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“你給我態(tài)度好點(diǎn)?!?/p>

我雖然心里有氣,但是卻也知道這是什么場(chǎng)合,只能暗自點(diǎn)頭。

“厲爺,您今天能賞臉過(guò)來(lái),真的是我的榮幸。厲爺,上次的事情……”

“不是請我吃飯?”

厲珩掃了我一眼,將手肘間的大衣遞給我。我怔愣了片刻,隨即反應過(guò)來(lái)厲珩這是要我伺候他的意思?

我急忙過(guò)去狗腿的接過(guò)厲珩的大衣,“厲爺,您坐?!蔽姨鎱栫窭_(kāi)了椅子。

厲珩并不急著(zhù)坐下去,反倒是食指在桌面上敲了敲,而后唇角微微勾起,“比起上次來(lái),裴小姐今天顯得格外溫柔?!?/p>

溫柔?

我擰眉,隨即呵呵的傻笑,“厲爺說(shuō)笑了,厲爺您坐啊,站著(zhù)腿多酸啊?!?/p>

厲珩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這才隨意落座。只是他這隨意的動(dòng)作都帶著(zhù)一種攝人的氣勢,卻又顯得及其優(yōu)雅從容。

厲珩一只手搭在腿上,另一只手則是在放置在桌面上,抬頭看我。

我立馬站直了,“厲爺,您看可以點(diǎn)餐了嗎?這時(shí)間也不早了?!?/p>

厲珩點(diǎn)頭,我微微松了口氣,心想著(zhù)這位爺可真不好伺候,不過(guò)我還是很快找來(lái)了服務(wù)員。

聽(tīng)說(shuō)是厲爺來(lái)了,這云水間的經(jīng)理親自過(guò)來(lái),“厲爺,您今天怎么有空過(guò)來(lái)了?”說(shuō)話(huà)間,經(jīng)理將餐牌遞給厲珩。

厲珩卻只是輕微點(diǎn)頭,并未接過(guò)來(lái),倒是隨意的掃了我一眼,那經(jīng)理立馬就講餐牌遞給我,“這位小姐,您看您想吃什么?”

我看了一眼厲珩,他并未說(shuō)話(huà)。我便大膽的接過(guò),掃了一眼上面的菜色還有價(jià)格,手不禁又是一顫,順帶咽了好幾回口水,才戰戰兢兢地開(kāi)口,“那厲爺,我點(diǎn)了?您有什么什么忌口的嗎?”

呵呵!

這……真貴死人不償命!

“如果我記得沒(méi)錯的話(huà),是裴小姐賠罪?”厲珩食指點(diǎn)了點(diǎn)膝蓋,“怎么?難道來(lái)之前裴小姐都沒(méi)有對厲某的喜好進(jìn)行一番了解?”

我嘴角抽了抽,恨不能一巴掌把厲珩給拍死,面上卻還是笑意盈盈,“厲爺說(shuō)笑了,這厲爺的隱私豈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所能覬覦的?不過(guò)既然厲爺這么說(shuō)了,那我就點(diǎn)了?”

我仔細盯著(zhù)厲珩看了一會(huì )兒,厲珩既然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,那么我就自作主張了。

我細細看了一下,隨即看向張經(jīng)理。

雖說(shuō)這頓是我賠罪,但是這一頓下去,大概我半年工資都要沒(méi)了。

只見(jiàn)張經(jīng)理擦擦額頭,沖著(zhù)我點(diǎn)頭,我也就松了口氣,點(diǎn)了一些看起來(lái)還算不錯的菜品,然后笑盈盈的看飯店的經(jīng)歷,“就這些了,麻煩您盡快上菜,謝謝?!?/p>

“好的,我們這就去準備?!?/p>

看到飯店的經(jīng)理離開(kāi),我收回笑臉,微微彎下腰,“厲爺,點(diǎn)好了?!?/p>

厲珩掃了我一眼,眸光落在我面前的茶水上。我立馬直起身子,“厲爺,這是上好的鐵觀(guān)音,您嘗嘗?”我小心翼翼倒了茶水,恭恭敬敬的遞給厲珩,“厲爺,您請!”

厲珩瞇著(zhù)眼,“狗腿?!?/p>

“是是是!”

“坐吧!”

不得不說(shuō)云水間這上菜的速度很快,就在我如坐針氈的時(shí)候有人敲門(mén)了,菜色陸陸續續的端上來(lái)。

我看了一眼,菜貴是貴,但是好看啊,而且很香,讓人看了就有食欲,“厲爺,您請?!?/p>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亦夢(mèng)非夢(mèng)
    亦夢(mèng)非夢(mèng)

    本部小說(shuō)《一婚到底,錯愛(ài)總裁》是我看過(guò)的年度最佳小說(shuō),作者阮佳將人物性格刻畫(huà)的淋漓盡致,有時(shí)讓人跟著(zhù)哭,有時(shí)讓人跟著(zhù)笑,好久沒(méi)有這樣的情感宣泄了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