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來(lái)吻我 > 【青春】主角是祝野丁費思小說(shuō)第7章免費閱讀

【青春】主角是祝野丁費思小說(shuō)第7章免費閱讀

2024-03-07 19:07:35 作者:曲朝
  • 來(lái)吻我 來(lái)吻我

    祝校草此人,大抵只能用離譜二字形容他最為恰當。一是祝野本人長(cháng)得好看到離譜,乍一看就像古早言情小說(shuō)的封面男主,又美又貴又冷,長(cháng)了一張高攀不起的臉,在七中大名鼎鼎,出了名的顏霸一方。但是本人卻冷得讓人不敢接近,以至于他明目張膽追求丁費思,根本不管別人怎么看的時(shí)候,學(xué)校論壇因為他直接炸了,眾人直呼離譜。更離譜的是,畢業(yè)之后,聽(tīng)聞貌美如花的祝校草被甩了。

    曲朝 狀態(tài):已完結 類(lèi)型:青春
    立即閱讀

《來(lái)吻我》 章節介紹

《來(lái)吻我》是作者曲朝的一本青春小說(shuō),曲朝才思敏捷,點(diǎn)石成金,以至于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?!秮?lái)吻我》第7章內容介紹:祝野接過(guò)丁費思懷里的小盆栽,對她淡淡道,“走了?!倍≠M思還遲疑地看了一眼中年男人,沒(méi)想到中年男人又是一個(gè)鞠躬,嚇了她一大跳,中.........

《來(lái)吻我》 第七章梅開(kāi)二度 在線(xiàn)試讀

祝野接過(guò)丁費思懷里的小盆栽,對她淡淡道,

“走了?!?/p>

丁費思還遲疑地看了一眼中年男人,沒(méi)想到中年男人又是一個(gè)鞠躬,嚇了她一大跳,中年男人感激涕零,

“您慢走,給您添麻煩了?!?/p>

丁費思的表情有點(diǎn)復雜。

進(jìn)了家門(mén),祝野把她的盆栽隨手放在玄關(guān)。

丁費思踟躕道,

“真不用賠嗎?雖然他無(wú)腦亂噴很氣人,但是該賠還是要賠吧?!?/p>

祝野面無(wú)表情道,

“你賠一塊錢(qián)估計都能讓他吃不好飯睡不好覺(jué),你不賠,他才過(guò)得安生點(diǎn)?!?/p>

真要賠還輪不到她。

丁費思“嗯”了一聲,但是心里還是有點(diǎn)起伏不平。

那個(gè)大叔罵人屬實(shí)難聽(tīng)了。

說(shuō)人是外圍。

丁費思晃晃腦袋,努力讓自己忘記。

她見(jiàn)祝野要進(jìn)房間,連忙叫住他。

她把那盆含羞草遞給祝野,祝野插著(zhù)兜倚在門(mén)邊看她,眼皮輕輕撩起,掃了那盆花一眼,

“送我?”

丁費思點(diǎn)點(diǎn)頭,

“我看你家里好空,一盆綠植也沒(méi)有,要不你把這個(gè)擺在房間里,也可以吸點(diǎn)電腦輻射?!?/p>

祝野伸手,丁費思趕緊把那盆含羞草遞給祝野。

祝野看了她一眼,目光落在含羞草上,薄唇輕啟,

“你知道含羞草的花語(yǔ)是什么嗎?”

丁費思茫然地搖搖頭。

祝野拎著(zhù)那盆含羞草,關(guān)上了房門(mén),沒(méi)再說(shuō)一個(gè)字。

丁費思撓了撓頭,

莫名其妙。

丁費思把剩下那盆銅錢(qián)草放在了陽(yáng)臺上,拿了個(gè)杯子給它澆水。

她看著(zhù)那盆銅錢(qián)草,不知不覺(jué)就走神了,

祝野為什么和門(mén)衛說(shuō)她是他太太?

祝野正好拎著(zhù)那盆含羞草出來(lái),直接放在陽(yáng)臺上,顯然也是打算給含羞草澆水。

祝野語(yǔ)氣淺淡,

“杯子?!?/p>

丁費思如夢(mèng)初醒,連忙把杯子遞給他。

祝野把水澆在根上,多余的水分從土壤中流出,盆栽底下多了一灘水。

有潔癖的祝大爺立刻拿紙巾擦了個(gè)干干凈凈。

丁費思沒(méi)忍住,小心翼翼地道,

“你為什么和門(mén)衛說(shuō)我是你太太?”

祝野撩了下眼皮,淺金璀璨的陽(yáng)光灑在他面龐上,顏色偏淺的瞳孔讓他看上去像一只貓,性感又慵懶,說(shuō)話(huà)的聲音如江南煙雨清越,

“你不姓祝,只有這么說(shuō),門(mén)衛以后才方便放行?!?/p>

他摸了一下含羞草的葉子,葉子立刻害羞地收了起來(lái)。

丁費思點(diǎn)點(diǎn)頭,假裝懂了,

“哦?!?/p>

懂了,但沒(méi)完全懂。

不能直說(shuō)是繼妹嗎,遠房親戚也行啊。

樓上突然放起了歌,還放得很大聲,丁費思探頭聽(tīng)了一下,擦銅錢(qián)草葉的動(dòng)作都有點(diǎn)凝滯了。

輕快的旋律和曖昧的歌詞落入她耳中,

“樓下的女孩,男朋友好帥,他們在談天談地談戀愛(ài)?!?/p>

丁費思一驚,下意識看向祝野。

祝野手臂倚在陽(yáng)臺上,似乎也在聽(tīng)樓上放什么。

丁費思視線(xiàn)落在他臉上的一瞬間,他的視線(xiàn)也慢慢悠悠地落在她身上。

一雙鳳眸濃郁而瀲滟,淺金的陽(yáng)光跳躍在他淡琥珀色的瞳孔里。

一般有幸長(cháng)一雙鳳眸的人眉眼都基本不濃,勝在線(xiàn)條的美感,眼型偏長(cháng),眼尾上挑,雙眼皮的線(xiàn)條都微微上揚。

但祝野反其道而行之,擁有淡顏里最好看稀少的眼型,還長(cháng)了張濃顏臉,睫毛和眉毛都很濃郁,看人的時(shí)候眼神深邃又疏離,總讓人覺(jué)得他掌握了一切,能看穿一切,不自覺(jué)被吸噬進(jìn)去。

俊美濃烈得惑人的長(cháng)相甚至硬壓了陽(yáng)光一頭,比陽(yáng)光更吸引人眼球。

……確實(shí)是好帥。

丁費思用力晃了晃頭,

媽的,什么鬼,她在想什么。

祝野看著(zhù)她忽然晃了晃自己的腦袋瓜子,他挑了下眉,

“晃腦子里的水?”

丁費思:“……?”

她把銅錢(qián)草放在陽(yáng)光最充足的地方,像摸摸小貓的頭一樣摸草葉,祝野就靠在陽(yáng)臺上看著(zhù)她。

丁費思站起來(lái),訥訥地道,

“我出去一會(huì )兒?!?/p>

丁費思看向祝野的那一刻,祝野移開(kāi)了視線(xiàn),語(yǔ)氣也冷漠,一個(gè)字都不多給,

“嗯?!?/p>

丁費思去了一趟房產(chǎn)中介那里,沒(méi)想到連跑了好幾個(gè)房產(chǎn)中介卻都沒(méi)有找到合適的合租房源,要么室友看上去就不好相處,要么房子不行。

她在外面溜達到傍晚,垂頭喪氣地回去。

今天恐怕還要住祝野那里,她真的不想這樣,倒不是房子不好,而是在一個(gè)陌生的環(huán)境里,還是寄人籬下,她感覺(jué)很抗拒又孤獨,有種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小心翼翼。

更何況那還是祝野。

丁費思用鞋子戳了戳地上的盲道,嘆了口氣。

回去的路上發(fā)現電梯壞了在檢修,丁費思一臉懵逼。

祝野家在三十層,她不會(huì )要爬上去吧?

丁費思決定在樓下等等,說(shuō)不定一會(huì )兒就修好了,她是真沒(méi)體力爬三十層。

她在花壇邊上溜達,不知不覺(jué)就靠近了車(chē)庫。

她本著(zhù)多熟悉新環(huán)境就不會(huì )迷路的原則,在車(chē)庫里溜達,企圖從入口走到出口。

卻沒(méi)想到在她路過(guò)一輛車(chē)的時(shí)候,她包上的金屬扣突然彈了出去,在車(chē)上劃出了一道劃痕。

金屬扣噔一聲落地。

丁費思沒(méi)想到金屬副扣會(huì )突然起脫,這包用了兩年,還是第一次這樣。

她拿出手機,打開(kāi)手電筒,照亮了那道劃痕,尖銳的金屬扣棱角劃出來(lái)的劃痕凌厲,恐怕是劃到了底漆。

丁費思心一驚。

完了,這車(chē)看起來(lái)就不便宜的樣子。

丁費思試探地給祝野打電話(huà),

“祝野,我好像又劃人家車(chē)了,要不你下來(lái)看看,認不認識車(chē)主,我現在過(guò)去協(xié)商?”

她人生地不熟,說(shuō)話(huà)連底氣都不足。

祝野皺了皺眉,

“你看看是什么車(chē)?!?/p>

丁費思繞到車(chē)前面,看到車(chē)標的那一瞬間她血液都倒流了,呼吸都一停,結結巴巴地道,

“法…法拉利?!?/p>

她這到底是什么運氣?

祝野靠在陽(yáng)臺邊上,沒(méi)忍住笑了一聲,漫不經(jīng)心道,

“你挺會(huì )選啊?!?/p>

丁費思心急如焚,那邊的祝野直接掛了電話(huà)。

不多時(shí)祝野就下來(lái)了。

丁費思在車(chē)庫看見(jiàn)祝野的時(shí)候,忍不住覺(jué)得頭皮發(fā)麻,對著(zhù)祝野苦笑了一聲。

電梯是修好了,但丁費思要壞事了。

祝野插著(zhù)兜,站在不遠處,淡淡道,

“哪輛?”

丁費思指向自己旁邊那輛法拉利,哭喪著(zhù)臉道,

”這個(gè)?!?/p>

祝野借著(zhù)光,微瞇了狹長(cháng)的鳳眸,光點(diǎn)從他眸中凝聚。

祝野語(yǔ)氣平靜,

“不用賠了?!?/p>

丁費思不解,哭喪著(zhù)臉道,

“…什么意思?”

祝野淡淡道,

“你劃的這輛車(chē)是我的?!?/p>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