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 > 【言情】主角是齊楹楹趙祁小說(shuō)第1章免費閱讀

【言情】主角是齊楹楹趙祁小說(shuō)第1章免費閱讀

2024-05-15 05:31:01 作者:山楂卷
  • 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 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

    現代軍醫穿越古代,開(kāi)局就是抄家流放。沒(méi)關(guān)系,咱手握劇本直接空間囤貨?!耙荒旰筇煜乱獞饋y?”齊楹楹搜刮府里全部的財產(chǎn),抓緊時(shí)間購買(mǎi)物資?!皯?hù)部尚書(shū)的老爹掌管整個(gè)國庫?不偷白不偷!”齊楹楹帶著(zhù)金手指系統空間,以及整個(gè)國庫的財產(chǎn)物資成功被抄家流放。只是路上那個(gè)國公爺家的小世子,眼神怎么越來(lái)越曖昧了?“楹楹,你想要什么我都給你,即便是這個(gè)天下!”

    山楂卷 狀態(tài):連載中 類(lèi)型: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》 章節介紹

山楂卷編著(zhù)的小說(shuō)《抄家流放后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》,題材為言情類(lèi)型,小說(shuō)故事情節緊湊、內容精彩,生活氣息濃郁,人物性格鮮明,有血有肉?!冻伊鞣藕笪野峥諊鴰斓挚箲饋y》第1章內容介紹:“誰(shuí)!是誰(shuí)偷了庫房!”一道響徹天際的聲音在戶(hù)部尚書(shū)府里傳出。.........

《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》 第1章 抄家 在線(xiàn)試讀

“誰(shuí)!是誰(shuí)偷了庫房!”

一道響徹天際的聲音在戶(hù)部尚書(shū)府里傳出。

“老爺,咱們府上不會(huì )是遇了賊吧!”

“爹您先消消氣,趕緊把賊人抓住才行?!?/p>

“庫房里大大小小的寶貝和銀錢(qián)怎么也十萬(wàn)兩了?!?/p>

……

剛剛采購完最后一批物資回來(lái)的齊楹楹見(jiàn)府里鬧開(kāi)了,頓時(shí)心虛的捂緊了腰包。

她是三天前穿越來(lái)的,而且還是一部狗血古言小說(shuō)里。

得知原主一家在三天后被抄家,所以便偷了庫房銀子購買(mǎi)物資。

在小說(shuō)里,這個(gè)大梁國的狗皇帝不斷的作死,最后被其他三國聯(lián)手覆滅了。

也就是說(shuō)。

一年后,大梁國將不復存在,而且會(huì )有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戰火通天,百姓民不聊生吃不飽穿不暖。

齊楹楹把府里的現銀全都換成吃穿用度就是為了迎接一年后的戰亂。

算算時(shí)間,今日狗皇帝就該下旨抄家了。

“楹楹你跑哪去了,府里出了大事,你趕緊回屋去?!边@時(shí),原主的娘方婳走過(guò)來(lái)推搡著(zhù)她。

方婳還不斷用眼神示意她別觸她爹的霉頭。

齊楹楹不但沒(méi)走,反而心一橫,直直的朝著(zhù)齊成走去,“爹,我知道錢(qián)去哪了,你把家里人召集起來(lái),我有事和你們說(shuō)?!?/p>

“你知道?”齊成疑惑的豎起了眉頭。

不過(guò)看著(zhù)曾經(jīng)只知道爬墻斗蛐蛐的女兒忽然認真了起來(lái),他只以為齊楹楹知道賊人是誰(shuí)。

索性他便把大家召集到了前廳。

“楹楹,爹說(shuō)你知道賊人在哪?”大哥齊云天開(kāi)口。

一大家子人紛紛把目光看向家里唯一的女兒。

齊楹楹深吸了一口氣,“錢(qián)是我拿的?!?/p>

“什么?”齊云天震驚之余還恨鐵不成鋼的用顫抖的手指著(zhù)她。

“拿了那么多錢(qián)你要干什么!”

聞言。

齊楹楹無(wú)奈。

原主因為是齊家唯一的女兒,所以被寵的不成樣子,讓家里人頻頻憂(yōu)心。

二哥齊思律一把護主她,轉頭勸齊成,“爹你別生氣,四妹應該是有原因的?!?/p>

“是啊爹,阿姐絕對不是故意的?!?/p>

“爹你不如聽(tīng)聽(tīng)她怎么說(shuō)吧,別誤會(huì )了妹妹?!?/p>

一時(shí)之間,三個(gè)哥哥和嫂嫂,以及弟弟都向著(zhù)齊楹楹說(shuō)話(huà)。

她心里一陣暖流涌過(guò)。

前世父母死的早,她是在部隊大院長(cháng)大的,已經(jīng)好久沒(méi)有如此溫馨了。

齊成氣急,但又狠不下心來(lái)打她,只能一甩袖,“算了,你把錢(qián)都還回來(lái)我就不怪你了?!?/p>

“拿不出來(lái)了?!饼R楹楹說(shuō)話(huà)底氣很足。

“什么叫拿不出來(lái)了!”這回連老爺子也坐不住了。

要是沒(méi)錢(qián),這一大家子還怎么過(guò)活!

齊楹楹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下,緩緩說(shuō)出了一番驚世駭俗的話(huà)。

“爹娘,皇上要對我們齊家抄家流放,所以我把錢(qián)都換成了物資用做路上用?!?/p>

“三天前我從樹(shù)上掉下來(lái)昏迷了半日,其實(shí)是有一個(gè)老神仙托夢(mèng)給我告知此事,我才能提前準備?!?/p>

“尚書(shū)府賬上的錢(qián)我不止拿光了,還拿了爹爹的國庫鑰匙,把國庫也一掃而空了?!?/p>

這三天她幾乎一直在外面采購物資,但即便如此,還剩下大把的金銀財寶和銀兩沒(méi)有花出去。

不過(guò)流放的路上也是有時(shí)間采購的。

一年后銀子想花都花不出去,還不如多換成吃穿用度,保證一家人在一年后的戰亂里衣食無(wú)憂(yōu)。

“你連國庫都偷了……”齊成只感覺(jué)是兩眼一黑,差點(diǎn)兒暈了過(guò)去。

齊云天也頭一回斥責了她,“四妹你知不知道偷國庫可是殺頭之罪,你怎么會(huì )把主意打到國庫的頭上!”

“雖然爹爹是戶(hù)部尚書(shū)掌管著(zhù)整個(gè)大梁的國庫,但國庫也不是咱們齊家的呀,那是朝廷的?!?/p>

齊楹楹自然知道國庫是狗皇帝的,不過(guò)狗皇帝只有一年的活頭了,忠奸不分不必慣著(zhù)他。

反正現在國庫里的物資都被她收為己用,銀子也用了一大半用來(lái)買(mǎi)物資,這是她流放路上的底氣!

眼看著(zhù)一家人被氣的一個(gè)個(gè)慌了神。

管家忽然急匆匆的連滾帶爬的跑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“老爺不好了,御林軍首領(lǐng)帶著(zhù)圣旨來(lái)說(shuō)要給你問(wèn)罪!”

“問(wèn)罪?我何罪之有?”齊成還沒(méi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腳已經(jīng)先一步的走了出去。

其他人也只能一同跟了出去。

“齊大人,陛下已經(jīng)調查清楚,齊家和其他幾位官員相互勾結已成事實(shí),現勒令你們抄家流放,對不住了!”

劉首領(lǐng)趾高氣揚的用鼻孔看著(zhù)齊成。

可這會(huì )兒的齊家人心里已經(jīng)來(lái)不及憤怒了,而是紛紛轉頭看向了齊楹楹。

這丫頭說(shuō)的話(huà)竟然成真了!

難道真的有老神仙?

齊楹楹摸了摸鼻子:都看我做什么。

齊成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連忙和劉首領(lǐng)解釋?zhuān)按耸率遣皇怯姓`會(huì ),下官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和任何人勾結,一心一意替陛下做事,陛下怎能不審問(wèn)調查清楚就突然下令?”

“這事兒我們也管不著(zhù),但陛下既然已經(jīng)下旨,你們就不要反抗了!”

劉首領(lǐng)話(huà)音一落,頓時(shí)大手一揮,“來(lái)人,抄家!”

齊家人:……

抄家二字仿佛印在了他們的心里,每個(gè)人心思各異不斷看向齊楹楹,竟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想起來(lái)反抗!

劉首領(lǐng)只以為他們是識趣的,所以便更加放肆了起來(lái)。

“這些人身上的首飾也都是朝廷的俸祿所買(mǎi),通通不許帶走,交出來(lái)!”

“憑什么,這些是我出嫁的嫁妝,難道娘家給我的東西陛下也要收走嗎?”大嫂劉渼第一時(shí)間便護住了頭頂上的簪子。

可越是這么護著(zhù),劉首領(lǐng)就越加覺(jué)得這簪子價(jià)值高額。

他直接動(dòng)手搶了過(guò)來(lái),“陛下下旨,難道你們還想抗旨不成?”

劉渼頓時(shí)紅了眼眶。

其他幾人見(jiàn)狀也只能交出了身上所有值錢(qián)的東西,免得被搜身。

唯獨齊楹楹站著(zhù)沒(méi)動(dòng),因為她身上值錢(qián)的東西都已經(jīng)放進(jìn)空間了。

若不是新研發(fā)出來(lái)的空間隨著(zhù)她一同穿越而來(lái),買(mǎi)的那批物資還真沒(méi)地兒可放!

劉首領(lǐng)注意到了她像是被嚇傻了似的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。

忽然嘲笑出聲,“沒(méi)想到齊家小姐如此寒酸,身上連個(gè)像樣的首飾都沒(méi)有?!?/p>

齊楹楹心中反諷:你就笑吧,國庫都在我的空間里,誰(shuí)能有我有錢(qián)?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