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 > 小說(shuō)抄家流放后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全文免費在線(xiàn)閱讀第8章

小說(shuō)抄家流放后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全文免費在線(xiàn)閱讀第8章

2024-05-15 05:32:26 作者:山楂卷
  • 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 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

    現代軍醫穿越古代,開(kāi)局就是抄家流放。沒(méi)關(guān)系,咱手握劇本直接空間囤貨?!耙荒旰筇煜乱獞饋y?”齊楹楹搜刮府里全部的財產(chǎn),抓緊時(shí)間購買(mǎi)物資?!皯?hù)部尚書(shū)的老爹掌管整個(gè)國庫?不偷白不偷!”齊楹楹帶著(zhù)金手指系統空間,以及整個(gè)國庫的財產(chǎn)物資成功被抄家流放。只是路上那個(gè)國公爺家的小世子,眼神怎么越來(lái)越曖昧了?“楹楹,你想要什么我都給你,即便是這個(gè)天下!”

    山楂卷 狀態(tài):連載中 類(lèi)型: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》 章節介紹

在言情題材小說(shuō)方面,山楂卷是其中的王者。這本《抄家流放后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》是深度和娛樂(lè )性結合最好的一部經(jīng)典,沒(méi)有之一。該小說(shuō)(第8章趙夫人有孕了)內容介紹:天剛擦擦亮。熬夜上路的人中終于有人倒下了?!安恍辛?,走不動(dòng)了?!逼渌艘惨荒槕K白,.........

《抄家流放后,我搬空國庫抵抗戰亂》 第8章 趙夫人有孕了 在線(xiàn)試讀

天剛擦擦亮。

熬夜上路的人中終于有人倒下了。

“不行了,走不動(dòng)了?!?/p>

其他人也一臉慘白,顯然也撐不了多久。

齊楹楹專(zhuān)門(mén)回頭看了一眼方玉,他本就受了傷,這會(huì )兒腳下虛浮像是隨時(shí)都會(huì )暈倒似的。

活該!

“行了,馬上快到禹城了,大家休息一會(huì )吧?!?/p>

錢(qián)督察本意是教訓他們,自然不會(huì )真的讓他們死了。

這句話(huà)猶如圣旨一般,讓大家紛紛松了口氣,直接就地而坐。

齊楹楹也抽空用包袱作為掩飾,從空間里拿出了一包糕點(diǎn)塞給了齊成。

“爹娘哥嫂們,你們都先吃一些墊墊肚子,前面就是禹城了,我一會(huì )兒去求求錢(qián)督查讓我去采買(mǎi)?!?/p>

“那你小心些,實(shí)在不行就別冒險了?!饼R成收了糕點(diǎn)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的囑咐她。

齊家的人都知道齊楹楹有老神仙指點(diǎn),更有一個(gè)百寶袋能夠憑空取物,所以他們不缺物資。

若不是為了掩人耳目,他們也不希望讓齊楹楹冒險。

齊楹楹剛安撫住家里人吃了幾口糕點(diǎn)。

身后突然傳來(lái)一聲痛呼聲,“我的肚子疼……”

“娘,你怎么了!”

“夫人!”

齊楹楹好奇的回頭看去,是趙家那邊出了問(wèn)題。

好像是趙夫人身子有恙,趙家人正圍著(zhù)她焦頭爛額。

趙峰和趙祁商量著(zhù),“不如去求官差給你娘請個(gè)大夫吧,鄭小將軍不是給了你一些銀兩嗎?”

趙祁卻皺著(zhù)眉頭道:“咱們是犯人,即便是有錢(qián)他們也只敢收不敢請大夫,怕是……”

接下來(lái)的話(huà)不用說(shuō),大家也都明白。

他們已經(jīng)不是從前的達官顯貴了,請大夫這種奢侈的事兒輪不到他們。

“可是你娘該怎么辦呀!”趙峰像是一瞬間老了似的跌坐在地上,沒(méi)了主意。

齊楹楹看到這里心頭一動(dòng),趙夫人是個(gè)好人,不應該隕落至此的。

偏偏這時(shí),趙祁的目光忽然看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兩人的視線(xiàn)就在空氣中對視著(zhù)。

齊楹楹嘆了口氣,朝著(zhù)那邊走了過(guò)去,“讓我瞧瞧吧?!?/p>

趙峰看著(zhù)齊楹楹一個(gè)丫頭本想攔著(zhù)的,但是卻被趙祁出手給阻攔。

他轉頭沖著(zhù)齊楹楹感激道:“勞煩你替我娘看看,多謝了?!?/p>

“昨日趙家也幫過(guò)我們,所以我不能見(jiàn)死不救,不必謝我的?!?/p>

齊楹楹抓著(zhù)趙夫人的手腕探了上去。

方婳也跟了過(guò)來(lái),一臉的擔憂(yōu),“楹楹你可一定要救救阿蘊,她畢竟是娘的閨中密友?!?/p>

齊楹楹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,而是閉上眼睛感受著(zhù)趙夫人的脈搏。

突然。

她猛然睜開(kāi)了眼睛收了手,“那個(gè)……”

“怎么了?我娘身子有沒(méi)有問(wèn)題?”趙祁異常平靜的臉上終有了慌亂,以為娘身子出了問(wèn)題。

齊楹楹不知道該怎么說(shuō),搓著(zhù)手看向了趙峰,“趙伯伯,趙夫人的身子沒(méi)什么大礙,只是……有了身孕而已?!?/p>

她艱難的說(shuō)出了這件事。

畢竟兩人都這么大歲數了,卻突然懷有了身孕,有些難以啟齒。

“有了身孕?這……”趙峰臉上不知是喜是悲,連連嘆息著(zhù)。

趙祁也在一旁垂下了眸子。

倒不是他們覺(jué)得老來(lái)得子有些羞恥,而是他們正在流放的路上,這個(gè)孩子怕是保不住的。

這時(shí),趙夫人悠悠轉醒。

她拉著(zhù)齊楹楹的手懇切道:“好孩子,能不能想辦法幫我把這個(gè)孩子流掉?”

齊楹楹的手像是被燙到了似的趕忙就抽了回來(lái)。

她連連搖手道:“那可不成,這是造孽的事情我可不做?!?/p>

“可是這個(gè)孩子跟著(zhù)我終究是會(huì )受苦的,還不如不讓他出生算了?!壁w夫人抹起了眼淚。

方婳心疼的過(guò)去扶起了趙夫人不斷的安慰著(zhù)。

齊楹楹看著(zhù)這樣的場(chǎng)面心中也有所不忍。

空間里確實(shí)有藥能夠保胎,實(shí)在不行也可以用銀兩去系統商店買(mǎi)藥。

可是大把的藥拿出來(lái)終究會(huì )被人懷疑。

這個(gè)風(fēng)險她不敢冒,畢竟她不是孤身一人,身后還有那么大的齊家。

“阿蘊你別這樣,這個(gè)孩子來(lái)的突然說(shuō)明跟你們有緣,你不能剝奪他想要見(jiàn)見(jiàn)這個(gè)世界的心思吧?”方婳勸著(zhù)她把孩子留下。

此時(shí)趙峰也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唉聲嘆氣的勸道:“是啊,既然來(lái)了就留下,咱們一家人在一起就好?!?/p>

趙夫人悲切的捂住了臉,一時(shí)之間也不知道該不該留下這個(gè)孩子。

齊楹楹剛想開(kāi)口,就感覺(jué)到旁邊射來(lái)一道凜冽的目光。

她迎著(zhù)目光看過(guò)去,是趙祁!

他壓低了聲音說(shuō)道:“昨晚的事情你撒了謊,匕首是你的,而你脖子上的傷口非常均勻,應該是你自己劃傷的!”

語(yǔ)氣肯定,不像是在詢(xún)問(wèn)。

齊楹楹頓時(shí)微瞇起了眼睛,“怎么,你想去揭穿我?”

趙祁沉默半響,臉色終于有所好轉,深吸了一口氣,“我并不是那種人,不過(guò)我希望你能夠救救我娘,我知道你有辦法!”

她突然有些好奇了,他為什么這么相信自己一定有辦法?

不過(guò)眼下并不是質(zhì)問(wèn)的時(shí)候。

有些事情朦朦朧朧的最好,一旦挑明那就危險了。

齊楹楹在娘親說(shuō)趙夫人是她閨中密友的時(shí)候就已經(jīng)猶豫了。

但是他的威脅卻讓她不太舒服。

“若我說(shuō)不肯呢?”齊楹楹緊盯著(zhù)他的眼睛看。

趙祁回看著(zhù)她的目光,卻遲遲沒(méi)有說(shuō)什么。

方婳耳朵好使,聽(tīng)到了兩人的對話(huà),像是抓住一個(gè)救命稻草一樣抓著(zhù)齊楹楹不放。

“楹楹你幫一幫吧,如果是其他人我絕不會(huì )心軟,但是趙家與咱們家密不可分,關(guān)系又密切,你該幫!”

齊楹楹本想嚇一嚇趙祁,畢竟每次看到他那張冰塊臉就覺(jué)得不太舒服。

既然娘親都這么說(shuō)了……

“好吧,這孩子可以留下?!?/p>

一句話(huà)頓時(shí)讓趙峰等人都用殷切的眼光看著(zhù)她。

就連趙夫人也一臉希冀的捂住了胸口。

齊楹楹嘆了口氣,“一路上有不少的野藥材可以用,我每日都會(huì )給趙夫人來(lái)送藥保住這胎,一定可以安然無(wú)恙的?!?/p>

若不是趙家,她確實(shí)也不會(huì )出手。

畢竟趙家人才輩出,而趙祁又是那樣的神秘……

日后到了邊境,免不得要和趙家打交道,也算是提前拉攏人脈了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