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龍鳳雙寶:夫人帶球跑 > 龍鳳雙寶:夫人帶球跑黎米京廷在一起了嗎 大結局最新章節4

龍鳳雙寶:夫人帶球跑黎米京廷在一起了嗎 大結局最新章節4

2024-05-15 07:02:24 作者:云錦書(shū)
  • 龍鳳雙寶:夫人帶球跑 龍鳳雙寶:夫人帶球跑

    七年前一場(chǎng)慈善晚宴,她懷上龍鳳胎。七年后,兩萌寶黑了他電腦,把整個(gè)江城沒(méi)人敢惹的祖宗引來(lái)了?!巴瞪业尼??還說(shuō)不是我女人?”“我今天不講道理!只替我老婆撐腰!”一紙婚約,這個(gè)鄉下女村長(cháng)成了京太太,人人嗤之以鼻,等待她出丑。追妻路上,京總節操碎一地,京太馬甲也掉一地……誰(shuí)說(shuō)京太是鄉巴佬?明明配京大總裁一臉!絕配!

    云錦書(shū) 狀態(tài):已完結 類(lèi)型: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龍鳳雙寶:夫人帶球跑》 章節介紹

《龍鳳雙寶:夫人帶球跑》是一部言情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,其閱讀的感受、舒適度都很高。 作者云錦書(shū)文筆,劇情,構思,新意等都恰到好處。該小說(shuō)第4章內容介紹:“總裁,要抓嗎?”沈管家小聲問(wèn)道。京廷輕撫著(zhù)手表,抬笑了笑,薄唇輕啟:“你去樓下把帶孩子們回房間休.........

《龍鳳雙寶:夫人帶球跑》 第4章 跟我結婚 在線(xiàn)試讀

“總裁,要抓嗎?”沈管家小聲問(wèn)道。

京廷輕撫著(zhù)手表,抬笑了笑,薄唇輕啟:

“你去樓下把帶孩子們回房間休息就行,其余不用管?!?/p>

沈管家一愣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轉身離開(kāi)了。

而此時(shí),京廷的手機也突然響了起來(lái)。

看了下來(lái)電顯示,京廷的眉頭緊了緊:“媽媽?!?/p>

京廷的媽媽京知夏聲音果決,單刀直入道:

“夢(mèng)溪明天下午五點(diǎn)的飛機,你去機場(chǎng)接她吧?!?/p>

京廷單手插兜,他薄唇輕啟:“明天是市長(cháng)千金20歲生日,晚宴我得去捧個(gè)場(chǎng),沒(méi)時(shí)間接她?!?/p>

“京廷!”母親氣急,緩了緩情緒,“不接沒(méi)關(guān)系,后天你們一起回來(lái)吃晚餐,商量個(gè)日子把婚事定下來(lái)!”

“我不會(huì )娶她?!蹦腥诵睦锏目咕芎敛谎陲?,“別抱期待?!?/p>

“兒子!”母親苦口婆心,“你都三十八了!你倆的事兒也該定下來(lái)了!”

“除了玉夢(mèng)溪,我實(shí)在想不出還有哪個(gè)女人配得上你?!?/p>

“你不是說(shuō)她是你的左膀右臂嗎?夢(mèng)溪一定會(huì )是最好的賢內助,她為京氏這些年的付出你看不到嗎?”

京廷不想為這件事浪費一個(gè)腦細胞,他直接掛了電話(huà)。

根本不想體會(huì )母親的心情。

他收起唇角笑意的時(shí)候,渾身又散發(fā)著(zhù)生人勿近的氣息,整個(gè)書(shū)房氣壓降了幾度。

手里的手機又震動(dòng)了幾下。

京廷皺眉,卻還是耐著(zhù)性子查看了一下。

居然不是他媽發(fā)來(lái)的小作文,而是……

“京總,黎小姐的身世背景仿佛被刻意隱藏了,現在能查到的相關(guān)并不多?!?/p>

緊接著(zhù),便是一些粗略的資料匯報發(fā)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京廷一頁(yè)頁(yè)的看著(zhù),在商場(chǎng)叱詫風(fēng)云的男人,沒(méi)來(lái)由地,心頭好像被什么給撞了一下。

她沒(méi)有父母,也沒(méi)有親戚,這六年獨自在陽(yáng)光村帶著(zhù)倆孩子,還幫著(zhù)村民們脫貧。

種花種草藥,治理魚(yú)塘,將畜牧業(yè)也發(fā)展得很好。

她精通醫術(shù),村民們的大病小病她都包攬,在村民心中,她是仙女般的存在……

但她有時(shí)候累到暈倒。

視線(xiàn)看著(zhù)已經(jīng)摸到別墅門(mén)口的小女人,他心里挺不是滋味。

這幾年,她過(guò)得挺辛苦吧?

……

“京廷,你到底要干嘛!”

客廳里,被兩個(gè)保鏢壓著(zhù)進(jìn)門(mén)的黎米滿(mǎn)眼憤怒。

眼里只有恨意!全是今晚要帶走孩子的堅定!

跟她搶孩子,他就是她的敵人!

京廷則坐在沙發(fā)里,看向女人的目光慵懶中又夾雜著(zhù)一絲冰冷。

女人被雨淋得很狼狽,黑色柔軟的頭發(fā)像抹了膠水一樣緊貼在臉頰,衣服也濕噠噠滴著(zhù)水。

濕衣服緊貼著(zhù)身體,將她的曲線(xiàn)完美勾勒出來(lái)。

他輕輕一抬手,保鏢松開(kāi)她并離開(kāi)。

自己也慢慢站起身,雙手插兜朝她邁開(kāi)步伐。

“周嫂?!彼曇衾飻咳追智謇?,“你替黎小姐拿身干凈的衣裳?!?/p>

“是?!?/p>

女人眸中閃過(guò)些什么,定睛看向他,“不用了,我來(lái)帶孩子離開(kāi)!”

“穿戴整齊再說(shuō)?!本┩⒙曇舻屠?,轉眸看向了門(mén)外,尊貴清冷得就像一樽佛。

黎米心中咆哮!

“黎小姐?!敝苌┖芸爝^(guò)來(lái)了,聲音溫柔地說(shuō),“衣服準備好了,請隨我去洗個(gè)熱水澡吧,以免著(zhù)涼了?!?/p>

黎米已渾身濕透,很冷。

她定定地瞅了瞅這個(gè)轉眸看向窗外的男人,然后隨周嫂邁開(kāi)腳步,走進(jìn)了浴室。

京廷上樓進(jìn)了書(shū)房,他來(lái)到窗前站定,望著(zhù)天邊那刺目驚心的閃電,沒(méi)來(lái)由地想起了自己的父親。

京廷眉心輕擰,他不相信愛(ài)情,也不相信婚姻,所以零緋聞。

但不代表他不想要孩子。

拿到親子鑒定書(shū)的時(shí)候,他內心是無(wú)比雀躍的。

玉夢(mèng)溪要回江城了,母親仍然執著(zhù)這門(mén)婚事……

而這個(gè)叫黎米的女人時(shí)機正好地闖入了他的世界,而他并不討厭她。

所以,一個(gè)計劃在京廷腦海里悄然滋生。

而黎米洗完澡出來(lái),站在書(shū)房里與他對視的時(shí)候。

也突然間反應了過(guò)來(lái),她懷疑京廷在等她自投羅網(wǎng)!

因為剛才見(jiàn)到她,他一點(diǎn)也不驚訝。

“我做了親子鑒定?!本┩⒙曇舻统?,直入主題。

“我不否認孩子是你的?!崩杳撞槐安豢旱卮?,來(lái)到他面前站定,勇敢迎著(zhù)他視線(xiàn),“可那又怎樣?”

“把這個(gè)簽了?!本┩⑦f出一份協(xié)議書(shū),“這是你唯一能見(jiàn)到孩子的方式?!?/p>

黎米胸口微縮,垂眸看清上面的字時(shí),差點(diǎn)一口血吐出來(lái)!

婚后協(xié)議?!

“結婚證我已經(jīng)領(lǐng)了,明天一早會(huì )有人送過(guò)來(lái)?!本┩⒈〈捷p啟,“這是婚后協(xié)議,能接受你就簽字,不能接受的把條款提出來(lái)?!?/p>

男人深邃的瞳孔里,投影著(zhù)驚愕的她。

黎米輕笑,難以抑制內心可笑的想法,“我是來(lái)帶走孩子的!不是來(lái)跟你結婚的!”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