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 > 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》精彩章節推薦:第3章瘋批無(wú)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(03)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》精彩章節推薦:第3章瘋批無(wú)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(03)

2024-05-15 13:15:29 作者:向梔年
  •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

    娛樂(lè )圈拼命三娘姜梨噶了,噶后意外綁定‘好孕連連’系統,只要前往三千世界為絕嗣男主誕下子嗣繼承霸業(yè)就可以拿著(zhù)一百億獲得重生。剛開(kāi)始的姜梨:姐連痛經(jīng)都頂不住,現在你讓我給人生孩子?想都別想!得知完成任務(wù)后可以得到一百億的姜梨:扶……扶我起來(lái)!

    向梔年 狀態(tài):連載中 類(lèi)型:科幻
    立即閱讀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》 章節介紹

要說(shuō)今年最好看的科幻小說(shuō),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》非它莫屬!該小說(shuō)的作者向梔年描寫(xiě)人物情感細膩傳神,故事架構揮灑自如。該小說(shuō)章節(第3章瘋批無(wú)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(03))內容簡(jiǎn)介:【原身醒來(lái)時(shí)發(fā)現自己已經(jīng)身處皇宮了,跟姜梔一樣.........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》 第3章 瘋批無(wú)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(03) 在線(xiàn)試讀

【原身醒來(lái)時(shí)發(fā)現自己已經(jīng)身處皇宮了,跟姜梔一樣,她也不喜歡深宮的牢籠,于是換上了太監的衣裝,打算尋個(gè)機會(huì )逃出皇宮?!?/p>

【最后出逃失敗,被人當成了真太監,所以事情就發(fā)展成了如今這個(gè)處境?!?/p>

姜梨:“……”

人已經(jīng)到了深宮,哪里還有機會(huì )逃出牢籠?

只是眼下太監這個(gè)身份搞得她很尷尬,這個(gè)小世界要攻略的人是皇帝,她一個(gè)太監如何施展手腳?!

怕是還沒(méi)湊上前就被拉下去砍頭了吧!

姜梨有些泄氣,跪的太久她膝蓋都疼了,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。

正在批閱奏折的宋承寅余光瞥見(jiàn)了她的動(dòng)作,越發(fā)覺(jué)得這小太監著(zhù)實(shí)有趣。

敢在御前扭動(dòng)身子的,‘他’怕是第一人吧?

宋承寅揚了揚眉,淡淡道:“起來(lái)候著(zhù)吧?!?/p>

姜梨如釋重負,又朝宋承寅磕了個(gè)頭:“多謝陛下!”

【男主好感值漲到百分之三了!】

腦中傳來(lái)系統的聲音,姜梨有些詫異,一時(shí)之間有些摸不清宋承寅的好感從何而來(lái)。

難道這皇帝有受虐傾向?方才她用茶水燙了他讓他產(chǎn)生了好感??

思及此,姜梨嘴角抽了抽,簡(jiǎn)直離了個(gè)大譜!

親眼看著(zhù)姜梨起身后,候在御書(shū)房的其他人各個(gè)面露震驚。

這小公公拿茶水灑了陛下一手,犯下了冒犯天子的大罪,陛下非但沒(méi)有懲戒他,竟然體恤他讓他起身??

陛下今個(gè)是怎么了?

明明方才還沉著(zhù)臉,怎么突然變得善解人意了?

果真是帝王心海底針!

不光太監們想不明白,就連侍奉在宋承寅身側的蘇公公一時(shí)也沒(méi)搞清楚其中的因由。

萬(wàn)幸的是陛下方才在早朝上發(fā)的怒火已經(jīng)消散了,他們一直懸著(zhù)的心終于可以稍稍松口氣了。

姜梨在御書(shū)房一待就是兩個(gè)時(shí)辰,一直保持著(zhù)一個(gè)姿勢,站的她頭都暈了。

宮里的差事著(zhù)實(shí)不好當,怪不得她那嫡姐聽(tīng)到要入宮后尋死覓活呢!

宋承寅批完奏折后離開(kāi)了御書(shū)房,姜梨也端著(zhù)來(lái)時(shí)拿的托盤(pán)回到了司禮監。

剛走到門(mén)口就聽(tīng)到福公公幾人正在議論自己。

“這都兩個(gè)時(shí)辰過(guò)去了,小梨子還沒(méi)從御書(shū)房回來(lái),他該不會(huì )已經(jīng)被砍頭了吧?”

張公公去了趟姜梨住的房間,見(jiàn)房間空無(wú)一人后匆匆來(lái)到福公公面前。

福公公正悠閑地嗑著(zhù)瓜子,他干爹是貴妃娘娘身邊的大公公,仗著(zhù)這一關(guān)系他在司禮監好吃懶做,將自己手中的活全都分配給他人。

偏生其他人敢怒不敢言,為了在司禮監好過(guò)些,全都上趕著(zhù)巴結福公公。

張公公湊到福公公面前,接過(guò)了他手中的瓜子皮,一臉討好的看著(zhù)他。

“福公公,您說(shuō)小梨子這個(gè)點(diǎn)還不回來(lái),該不會(huì )是出什么事了吧?萬(wàn)一他情急之下將奴才供出來(lái),那……”

福公公瞥了他一眼,冷哼道:“怕什么?小梨子那廢物若真敢將你供出去,我找我干爹通融一聲不就得了?”

張公公雙眼一亮,就等他這句話(huà)呢!

“是是是,福公公說(shuō)的是,多謝福公公!”

面對張公公的諂媚,福公公倒是很受用。

他捏著(zhù)蘭花指,掏出帕子擦了擦手上沾染的粉塵:“小梨子那廢物諒他也不敢在陛下面前亂嚼舌根子?!?/p>

“他若真敢在陛下面前嚼舌根子的話(huà),最好是先一步被陛下處死了,否則等他回來(lái),你看我不扒了他的皮!”

話(huà)音剛落,一道輕嘲聲從他們身后傳來(lái)。

“呦,福公公這么大能耐呢,敢越過(guò)陛下處置陛下的人,不知道的還以為福公公才是坐在那龍椅上的天子呢!”

這個(gè)聲音一出來(lái),福公公和張公公冷不丁的打了個(gè)寒顫,脖子僵硬的扭過(guò)了頭。

看到姜梨完好無(wú)損的站在他們面前,二人瞳孔一震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。

“你你你,你怎么回來(lái)了?!”

他們聽(tīng)說(shuō)陛下今早上朝時(shí)大發(fā)雷霆,所以輪到今天去御書(shū)房當值的張公公才想盡法子推脫,生怕觸了陛下的霉頭,有命去沒(méi)命回來(lái)。

在福公公和張公公看來(lái),姜梨今天就是那個(gè)頂替張公公的替死鬼,他們已經(jīng)默認姜梨會(huì )被陛下處死,可沒(méi)想到姜梨不但回來(lái)了,而且還毫發(fā)無(wú)傷!

姜梨端著(zhù)托盤(pán)走進(jìn)司禮監,她的身影出現那刻,其他知情的人也紛紛湊了上來(lái)。

驚愕的將她上下打量了個(gè)遍。

張公公更是不可置信的圍著(zhù)姜梨轉了一圈,確定她毫發(fā)無(wú)損后,來(lái)到姜梨身前定定的看著(zhù)她。

“回來(lái)的正好!”

已經(jīng)放下豪言要扒姜梨一層皮的福公公三兩步走到她面前,一手掐腰一手指著(zhù)她的臉,模樣極其囂張。

“說(shuō),你有沒(méi)有在陛下面前說(shuō)什么不該說(shuō)的?!”

姜梨一把攥住橫在自己眼前的手指,而后用力一掰!

“??!”

福公公面色一僵,緊接著(zhù)那河東獅吼般的聲音響起!

突如其來(lái)的狀況將眾人都嚇懵了,眾人倏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(zhù)姜梨。

這這這、這是那個(gè)唯唯諾諾的小梨子?!

“福公公,沒(méi)人告訴你拿手指人很不禮貌嗎?”

姜梨邊說(shuō)邊加大手上的力氣,福公公疼的面目猙獰,怒吼道:“松開(kāi),你給雜家松開(kāi)!”

姜梨冷哼一聲,撒手之際故意推了把福公公。

砰——

福公公那肥胖的身軀轟然倒地,掀起一片泥塵!

姜梨不可置信的看了眼自己的手,哦吼,勁這么大?

那她可就不怕了!

思及此,姜梨欺身上前,一腳踩在了福公公胸口,對著(zhù)他當胸就是一腳!

福公公臉色一白,差點(diǎn)吐血!

“你你你!”

福公公倒在地上,手指顫抖的指向姜梨。

姜梨瞇了瞇眸子:“聽(tīng)不懂人話(huà)?今天我就來(lái)教教你怎么做人!”

姜梨抬腳將福公公的手壓在地上,轉動(dòng)腳踝用力攆了幾下,咔嚓一聲,清脆的骨裂聲響起,福公公疼的眼球一凸,震耳欲聾的痛呼聲瞬間將樹(shù)上棲息的鳥(niǎo)兒給驚飛!

“??!”

愣在原地的眾人也被這道痛呼聲拉回了思緒。

他們雙眼死死的盯著(zhù)眼前異常彪悍的姜梨,一時(shí)之間不知該做出什么動(dòng)作。

砰砰砰!

姜梨趁機對著(zhù)福公公拳打腳踢,將自己今早受的疼痛悉數奉還給了福公公!

福公公疼的蜷縮著(zhù)身子,淪為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魚(yú)肉。

“還愣著(zhù)做什么?你們都是死的嗎!”

福公公也被突然轉變的姜梨給整懵了,回過(guò)神后急忙扯著(zhù)嗓子沖眾人嘶吼!

眾人咽了咽唾沫,急忙上前阻止,就在這時(shí)姜梨回頭目光凌厲的看向眾人。

“我乃陛下欽定前往御書(shū)房當值的一等公公,你們敢動(dòng)我一個(gè)試試!”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