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 >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主角姜梨宋承寅結局怎樣 最新章節4免費閱讀

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主角姜梨宋承寅結局怎樣 最新章節4免費閱讀

2024-05-15 13:15:39 作者:向梔年
  •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

    娛樂(lè )圈拼命三娘姜梨噶了,噶后意外綁定‘好孕連連’系統,只要前往三千世界為絕嗣男主誕下子嗣繼承霸業(yè)就可以拿著(zhù)一百億獲得重生。剛開(kāi)始的姜梨:姐連痛經(jīng)都頂不住,現在你讓我給人生孩子?想都別想!得知完成任務(wù)后可以得到一百億的姜梨:扶……扶我起來(lái)!

    向梔年 狀態(tài):連載中 類(lèi)型:科幻
    立即閱讀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》 章節介紹

有一種小說(shuō)主角,她笑時(shí)你跟著(zhù)她笑,她哭時(shí)你又跟著(zhù)她哭,完全不能自己。這部小說(shuō)是向梔年的小說(shuō)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》,主角是姜梨宋承寅。第4章內容介紹:眾人虎軀一震,一、一等公公?小梨子竟然被陛下提拔為了一等公公?!原本欲要上前阻止的.........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》 第4章 瘋批無(wú)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(04) 在線(xiàn)試讀

眾人虎軀一震,一、一等公公?

小梨子竟然被陛下提拔為了一等公公?!

原本欲要上前阻止的眾人瞬間停止了動(dòng)作,一個(gè)急剎車(chē)僵在原地,慶幸自己動(dòng)作不夠快還沒(méi)有碰到姜梨。

小梨子如今可是一等公公!

他們哪里還招惹的起!

眾人眼明心清,任憑福公公如何叫喊也沒(méi)再上前摻和他們二人之間的恩怨。

姜梨又狠狠地給了福公公幾腳,一直到揍累了才將腳收回,站在福公公身前居高臨下的看著(zhù)他。

“福公公,該怎么做人我想不用我再繼續教你了吧?”

“小、梨、子,你給我等著(zhù)!”

福公公狼狽的蜷縮在地上,渾身上下只剩下一張嘴還是硬的。

姜梨挑了挑眉:“好啊,來(lái)日方長(cháng),我會(huì )好好等著(zhù)福公公呢?!?/p>

姜梨說(shuō)完彈了彈衣袖,背著(zhù)手朝自己所在的房間走去。

眾人見(jiàn)狀相視一眼,急忙一臉討好的跟了上去。

雖然福公公的干爹在貴妃娘娘面前當值,可說(shuō)到底那是福公公的干爹,不是福公公本人。

但小梨子就不一樣了,小梨子如今入了陛下的眼,可是在陛下跟前當值呢!

哪天小梨子若是能在陛下面前幫他們說(shuō)說(shuō)好話(huà),那……

思及此,眾人瞬間興奮起來(lái)。

“小梨子,你在御書(shū)房做了什么入了陛下的眼?”

“小梨子你胳膊上的傷還疼不疼?”

“小梨子你餓不餓?”

……

眾人心思活絡(luò ),討好的對象瞬間由福公公變成了姜梨。

姜梨招架不住眾人的熱情,被一群人簇擁著(zhù)回了房間,全然不顧張公公和福公公那鐵青的臉色。

看著(zhù)離去的眾人,張公公恨恨的咬了咬牙。

“可惡!明明是占了我的名頭才去了御書(shū)房,他倒是春風(fēng)得意起來(lái)了!”

看著(zhù)被眾人擁簇的姜梨,張公公恨恨的咬了咬牙。

若不是小梨子頂替他去了御書(shū)房,哪有機會(huì )被陛下親口提拔為一等公公?

小梨子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是他的!

張公公拳頭緊握,聲音中帶著(zhù)怒意:“今日明明是我當值,小梨子是占了我的名頭才被提拔為一等公公,我不能讓他平白占了這等便宜!”

福公公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,眼神像是淬了毒般盯著(zhù)前頭的眾人。

該死!

此仇不報他李得福誓不為人!

福公公情緒憤怒之下扭動(dòng)了一下身子,身上的疼痛讓他的面目再次猙獰起來(lái)。

“哎呦!還愣著(zhù)作甚?還不快扶雜家起來(lái)!”

“是是是,福公公您當心!”

張公公一直都是福公公的狗腿子,眼下眾人全都去巴結姜梨了只剩下他還守在福公公身邊。

費了死勁將福公公從地上攙扶起來(lái)后,張公公渾身已經(jīng)累得虛脫了。

他喘著(zhù)粗氣,對福公公道:“等明日我就去御書(shū)房當值,奪回屬于自己的位置!”

……

翌日,姜梨正打算去御書(shū)房時(shí)被拄著(zhù)拐杖渾身纏滿(mǎn)紗布的福公公攔住了去路。

在太監霸凌中,福公公可謂是帶頭那個(gè)。

原身身上的怨念值有三分之一都是來(lái)自眼前的福公公。

姜梨冷眼看著(zhù)擋在自己身前的福公公:“福公公這是何意?我奉陛下旨意去御書(shū)房當值,耽誤了時(shí)辰,你擔待的起嗎?”

福公公恨恨的盯著(zhù)她:“去御書(shū)房當值?別做你的春秋大夢(mèng)了!昨日你是頂了張公公的班才有幸被陛下提拔,說(shuō)到底這一身份是張公公的!”

“你依舊是那個(gè)身份最低等的小太監,哪來(lái)的資格跟雜家在這擺譜?!小梨子你給我等著(zhù),昨日的仇,我定會(huì )以百倍千倍奉還到你身上!”

“來(lái)日方長(cháng),雜家有的是手段整你,你且給雜家好好受著(zhù)吧!”

福公公下意識做出要拿手指姜梨鼻子的動(dòng)作,可身上的疼痛壓根讓他抬不起手。

稍微有點(diǎn)動(dòng)作就疼的他倒抽一口涼氣。

聽(tīng)到張公公已經(jīng)去了御書(shū)房后,姜梨挑了挑眉,心中暗罵一聲蠢貨。

既然有人上趕著(zhù)找死,那她也沒(méi)道理攔著(zhù)。

姜梨轉了個(gè)身,隨手拿起工具繼續去做自己以前的灑掃工作。

看著(zhù)姜梨那任勞任怨的模樣,福公公冷哼一聲。

敢在他面前囂張?他有的是法子治服!

另一邊。

張公公美滋滋的來(lái)到了御書(shū)房。

與先前戰戰兢兢的心情不同,如今他來(lái)到御書(shū)房就像是來(lái)到自己家一樣,有一股濃濃的歸屬感。

以后這里就是他任職的地方了。

從一個(gè)做灑掃的小太監直接搖身一變成為了在陛下身邊侍奉的一等公公,這是他做夢(mèng)都不敢想的。

可如今卻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發(fā)生了!

一想到日后在司禮監自己就是那個(gè)眾星捧月受盡巴結的人,張公公一個(gè)沒(méi)忍住輕笑出聲。

其他人像是見(jiàn)鬼般看向他。

御書(shū)房是什么地方,竟然還敢笑?真是沒(méi)規矩!

察覺(jué)到眾人的視線(xiàn)后,得意忘形的張公公急忙收斂了笑意,規規矩矩的候在一旁,等候陛下到來(lái)。

方才來(lái)到御書(shū)房后他已經(jīng)打聽(tīng)過(guò)了,小梨子昨天在御書(shū)房主要負責給陛下斟茶和研墨,今日他就替代小梨子奪回原本屬于自己的身份!

張公公美滋滋的想著(zhù),連腰板都挺直了幾分。

“參見(jiàn)陛下?!?/p>

御書(shū)房門(mén)外傳來(lái)宮人行禮的聲音,緊接著(zhù)宋承寅那道高大的身影從外面走了進(jìn)來(lái),他出現那刻,御書(shū)房的氣溫驟然下降。

“參見(jiàn)陛下?!?/p>

張公公等在御書(shū)房當值的宮人紛紛跪下,將腦袋磕到了地上。

宋承寅徑直的走向龍椅,跟在身后的小公公急忙將懷中的奏折放到了玉案上。

“研墨?!?/p>

宋承寅淡淡吐出兩個(gè)字,跪在地上的張公公急忙上前。

他那雙粗糙的大掌出現在宋承寅眼皮子底下那刻,宋承寅淡淡的瞥了一眼。

“昨日當值的小梨子去哪了?”

“回陛下,昨日本該奴才當值,但奴才身子不適生怕值守時(shí)侍奉不周,這才讓小梨子頂了奴才的班,今日奴才身子已經(jīng)無(wú)恙所以跟小梨子交換回了職務(wù),小梨子如今應是在崇德殿做灑掃事務(wù)?!?/p>

張公公將早就編排好的理由解釋了一番,原本以為可以就此糊弄過(guò)關(guān),順利留在御書(shū)房侍奉,可宋承寅聽(tīng)了他的話(huà)后卻擰起了眉頭。

“交換職務(wù)?”

冰冷的聲音在張公公頭頂響起,嚇得他打了個(gè)哆嗦。

“是、是?!?/p>

“他是朕欽點(diǎn)留在御書(shū)房侍奉之人,誰(shuí)允許你們擅自交換職務(wù)了?”

此話(huà)一出,跪在地上的人將頭壓的更低了,生怕被張公公這個(gè)自以為是的蠢貨牽連。

張公公沒(méi)料到會(huì )發(fā)生眼前的場(chǎng)景,嚇得不??念^:“陛、陛下息怒!陛下息怒!奴才以為昨日小梨子是頂了奴才的班,所以才……”

宋承寅眼底掛著(zhù)一抹冷意:“所以你就陽(yáng)奉陰違,將朕的話(huà)當作耳旁風(fēng)?”

張公公大驚失措:“奴奴奴、奴才不敢,奴才知錯了,是奴才……”

“將他拖下去,仗責一百!”

張公公那點(diǎn)小心思宋承寅一眼就看穿了,根本不給他狡辯的機會(huì )直接讓人將他拖了下去。

“陛下、陛下奴才知錯了,求求陛下唔唔唔!”

張公公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嘴就被堵住了,被人毫不留情的拖了下去。

宋承寅捏了捏眉心:“去將小梨子叫過(guò)來(lái)?!?/p>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