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 > 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》一共多少章 全部章節目錄一覽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》一共多少章 全部章節目錄一覽

2024-05-15 13:16:16 作者:向梔年
  •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 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

    娛樂(lè )圈拼命三娘姜梨噶了,噶后意外綁定‘好孕連連’系統,只要前往三千世界為絕嗣男主誕下子嗣繼承霸業(yè)就可以拿著(zhù)一百億獲得重生。剛開(kāi)始的姜梨:姐連痛經(jīng)都頂不住,現在你讓我給人生孩子?想都別想!得知完成任務(wù)后可以得到一百億的姜梨:扶……扶我起來(lái)!

    向梔年 狀態(tài):連載中 類(lèi)型:科幻
    立即閱讀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》 章節介紹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》的作者向梔年,憑借腦洞大開(kāi)的另類(lèi)寫(xiě)作方式而受到讀者的歡迎,可以說(shuō)收獲鐵粉無(wú)數?!秼绍浹脮?huì )孕絕嗣男主好難頂》第8章內容介紹:他指腹落到姜梨臉上,為她擦拭掉上邊的墨跡。姜梨一直保持著(zhù)俯身的動(dòng)作,雙眼一眨不眨的.........

《嬌軟腰精好會(huì )孕,絕嗣男主好難頂》 第8章 瘋批無(wú)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(08) 在線(xiàn)試讀

他指腹落到姜梨臉上,為她擦拭掉上邊的墨跡。

姜梨一直保持著(zhù)俯身的動(dòng)作,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(zhù)近在咫尺的宋承寅,感受著(zhù)他指尖上傳來(lái)的溫度。

手指上軟乎乎的觸感傳來(lái),宋承寅眸光微閃,捏起來(lái)一定很好玩吧?

他這么想也這么做了。

宋承寅捏住姜梨那肉乎乎的小臉,使得她的嘴巴瞬間嘟在了一起。

姜梨嘟著(zhù)嘴巴,大眼睛瞪得圓圓的同宋承寅對視,眼神中充滿(mǎn)抗拒偏又不敢掙扎。

宋承寅越發(fā)覺(jué)得這小太監好玩,于是又對著(zhù)她的小臉蹂躪了幾下。

姜梨疼的倒抽了一口涼氣,委屈巴巴的看著(zhù)他:“陛下,疼?!?/p>

宋承寅揚了揚眉,就知道他不是那種逆來(lái)順受的性子。

若是換作旁人,再疼也不敢吱聲。

宋承寅松開(kāi)手,便見(jiàn)姜梨那細嫩的臉蛋上此時(shí)出現了幾道淡淡的紅痕。

姜梨揉了揉自己的臉,隨著(zhù)她的動(dòng)作粉嫩的嘴唇再次嘟在了一起。

宋承寅的視線(xiàn)下意識的落到她的粉唇上,不等他看清姜梨便直起了腰身。

【男主好感度又漲了!】

腦中再次傳來(lái)系統的驚呼聲。

姜梨眼中一喜:“多少?”

【百分之八了!】

姜梨挑了挑眉,哦吼,她現在好像有點(diǎn)能摸清皇帝的性子了。

他不喜歡逆來(lái)順受之人。

正是她方才的抗議讓他對自己產(chǎn)生了好感。

窗外雨聲漸大,候在養心殿的其他宮人連忙跑上前把窗子關(guān)上,將冷意隔絕在了窗外。

“陛下,貴妃娘娘說(shuō)身子不舒服,想要見(jiàn)見(jiàn)陛下?!?/p>

這時(shí)一位小太監從門(mén)外匆匆走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姜梨挑了挑眉,對于這位貴妃娘娘也有所耳聞。

畢竟福公公先前成日在他們面前念叨,他干爹在貴妃娘娘面前當值,本事大著(zhù)呢。

身子不舒服?

身子不舒服找太醫啊,見(jiàn)陛下作甚?

姜梨默默在心中吐槽,隨即將視線(xiàn)落到宋承寅的身影上,想要看看他會(huì )怎么做。

是會(huì )前往貴妃寢宮還是會(huì )將貴妃傳召到養心殿?

然而宋承寅卻是連頭也沒(méi)抬:“身子不舒服去找太醫,見(jiàn)朕作甚?”

姜梨愕目瞪圓:?

咋還盜她臺詞呢!

“是、是!”

那位在門(mén)外值守的公公本來(lái)就是硬著(zhù)頭皮進(jìn)來(lái)傳達的,聽(tīng)了宋承寅的話(huà)后如釋重負的轉身走了出去。

陛下本就不喜聽(tīng)到后宮娘娘們的事,但前來(lái)傳話(huà)的是貴妃娘娘宮里的人,他兩邊都不敢得罪,只好冒著(zhù)被砍頭的風(fēng)險進(jìn)來(lái)通傳。

好在陛下沒(méi)降罰,否則他要被貴妃娘娘害慘咯!

那名公公剛走出沒(méi)幾步,身后又傳來(lái)宋承寅的聲音。

“傳朕旨意,后宮的人,日后不許再踏進(jìn)養心殿半步?!?/p>

“是!”

殿內的宮人急忙低頭應下。

身后的姜梨狐疑的看著(zhù)身前的男人,早就聽(tīng)過(guò)陛下已經(jīng)三個(gè)月沒(méi)有踏足后宮的傳聞,原先她以為是宮人們誤傳,如今看來(lái)是真的。

面對如此赤裸裸的邀請,這廝竟然連頭也不抬的回絕了?!

宋承寅批閱完最后一件奏折,從玉案前起了身。

身為代理貼身公公,姜梨想也不想直接跟了上去。

宋承寅來(lái)到寢殿后張開(kāi)雙臂,負責為他更衣的公公正要上前,姜梨的動(dòng)作卻比他快了一步。

姜梨先是為宋承寅取下身上的披風(fēng),隨后又從身后環(huán)住了他的腰身,玉手扣上他腰間的鞶革。

一股淡淡的梨香傳來(lái),原本閉著(zhù)眸子的宋承寅緩緩睜開(kāi)了眼睛。

這小太監身上的味道很好聞。

有過(guò)一次更衣經(jīng)驗的姜梨這回沒(méi)出糗,很快便將宋承寅腰間的鞶革解了下來(lái)。

她將鞶革跨到臂彎上,繼續繞到宋承寅身前為他脫衣服。

在身形高大的宋承寅面前,姜梨的個(gè)頭才剛及他的胸口,她低頭為宋承寅脫衣服之際,后者則斂下眸子看著(zhù)她的頭頂。

起初一切正常,可就在姜梨為他去脫掉最后一件繁瑣的衣衫時(shí),手指不小心從他的雙腿間剮蹭了下……

原本淡定的宋承寅目光瞬間幽深起來(lái),可姜梨卻渾然不知,她將衣服脫的只剩下一件里衣時(shí)抬頭看向他。

“陛下,奴才明天是去御書(shū)房還是來(lái)養心殿?”

她整張臉全都暴露在宋承寅的視野,在燭光的映襯之下,她杏眸亮若繁星,那一張一合的嘴巴看起來(lái)尤為惑人。

宋承寅呼吸一急,垂落在身側的雙手不自覺(jué)的收緊了幾分。

他轉過(guò)身不再看姜梨,沉聲道:“去殿外候著(zhù)?!?/p>

“哦?!?/p>

原本已經(jīng)打算下班回去睡覺(jué)的姜梨因無(wú)意間牽動(dòng)了帝王的心緒而被懲罰繼續留在養心殿加班。

她耷拉著(zhù)腦袋,無(wú)精打采的隨著(zhù)眾人去了殿外。

本來(lái)加班就已經(jīng)跟不爽了,這時(shí)姜梨還得到了另外一個(gè)噩耗。

皇帝對她的好感值降到了百分之五。

她這是哪又惹得他不快了?

果真是男人心海底針!

狗男人變臉就是快!

這時(shí)偌大的養心殿只剩下宋承寅一人。

他深呼一口氣,緊握的拳頭緩緩松開(kāi)。

他并非忠于風(fēng)流韻事之人,向來(lái)清心寡欲,可就在方才,他竟然對一個(gè)太監起了反應!

宋承寅只覺(jué)此事荒唐至極,他抿了抿唇,松開(kāi)的雙手緊了又緊,最后側躺在床上強行逼迫自己閉上了眼睛。

可一閉眼腦中就不自覺(jué)的浮現出姜梨那張臉。

她的眉眼,她的唇。

宋承寅煩躁的翻了個(gè)身,覺(jué)得自己一定是瘋了!

他在床上翻來(lái)覆去,越是想要把姜梨的臉從腦中丟出去她的臉就越是清晰。

一直折騰來(lái)折騰去,最后實(shí)在是乏了才沉沉的睡了過(guò)去。

姜梨跟一群宮人守在殿外,外面小雨瀝瀝,時(shí)不時(shí)傳來(lái)一陣涼意從她衣領(lǐng)處鉆了進(jìn)去,凍得姜梨直打哆嗦。

值班就值班,還將人趕出門(mén)外,過(guò)分!

姜梨搓了搓手,正要向旁邊的公公詢(xún)問(wèn)為何夜里無(wú)人在殿內值守,這時(shí)殿內傳來(lái)宋承寅的聲音。

“不要!不要走!”

姜梨一愣,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(tīng),狐疑的朝著(zhù)殿門(mén)看了一眼。

“不要,母妃,不要離開(kāi)我!”

這時(shí)殿內再次傳來(lái)宋承寅那悲痛的聲音,姜梨聽(tīng)的清清楚楚。

意識到他可能是做了噩夢(mèng)后,姜梨下意識的就要朝著(zhù)殿內走去,這時(shí)身旁的公公一把攔住了她。

“小梨子公公,使不得,使不得??!”

姜梨擰眉:“為何?”

公公解釋道:“莊太后一直是陛下心里的痛,陛下時(shí)常因為此事被夢(mèng)魘纏身,陛下不想讓人看到他的狼狽,這才不讓我等在殿內侍奉?!?/p>

“即便是先前宮妃侍寢,也從沒(méi)有人在陛下身邊留過(guò)夜,夜里陛下不許任何人守在身邊,這是圣意,違背陛下旨意是要被砍頭的!”

姜梨聞言眉心擰的更深了。

“太醫呢?陛下被夢(mèng)魘纏身太醫不會(huì )開(kāi)藥醫治嗎?難道讓陛下自己硬扛?”

姜梨也曾做過(guò)噩夢(mèng),知道被夢(mèng)魘纏身有多么恐懼無(wú)助。

“沒(méi)用的,太醫為陛下開(kāi)了各種安神藥還是沒(méi)能治好陛下這一癥狀?!?/p>

“我進(jìn)去看看?!?/p>

姜梨一把拂開(kāi)公公的手,徑直的朝著(zhù)殿門(mén)走去。

“小梨子公公,快回來(lái)!”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