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body id="qsuk7"><center id="qsuk7"><video id="qsuk7"></video></center></tbody>
    <strong id="qsuk7"><sub id="qsuk7"><address id="qsuk7"></address></sub></strong>
    1. <em id="qsuk7"><tr id="qsuk7"><kbd id="qsuk7"></kbd></tr></em>
      1. <rp id="qsuk7"><acronym id="qsuk7"><input id="qsuk7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<em id="qsuk7"><ruby id="qsuk7"></ruby></em>
        <th id="qsuk7"></th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語樂文學網 > 老公火燒地下室后,他成了前夫哥 > 《老公火燒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》葉離喻夜最新章節 第2章免費閱讀

        《老公火燒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》葉離喻夜最新章節 第2章免費閱讀

        2024-05-15 16:44:47 作者:吃個菠蘿不

        《老公火燒地下室后,他成了前夫哥》 章節介紹

        女頻小說《老公火燒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》,其情節推進把控有度,而且作者吃個菠蘿不文筆細膩,體現了不凡的文學功底與造詣。?該小說第2章內容介紹:葉離聲音摻雜著怒意,眉毛擰起,厲聲問道:「喻夜!你在干什么!」4我心被嚇得砰砰亂跳,冷汗順著額頭流.........

        《老公火燒地下室后,他成了前夫哥》 第2章 02 在線試讀

        葉離聲音摻雜著怒意,眉毛擰起,厲聲問道:「喻夜!你在干什么!」

        4

        我心被嚇得砰砰亂跳,冷汗順著額頭流淌。

        本來憑空出現就已經夠可怕了,他這么一吼,我心慌的更加厲害。

        他快步走到窗邊,花盆被摔了個粉碎。

        藥片也隨著碎片滾落,白黃色在泥土的映襯下格外醒目。

        「你居然背著我把藥藏起來!你還想怎么樣!」

        被這么一吼,我也來了脾氣,「不就是藏個藥,至于你這么喊嗎?」

        「它這么苦,我藏起來有什么錯?」

        葉離咬著牙來到我面前,我甚至能感覺到他的怒氣已經涌上頭頂。

        這對目前的我來講,絕對是不利的。

        無奈,我只好耐著性子服軟,像他道歉。

        這才有所緩和了些。

        「這么多藥,我每天都吃膩了,要不你和醫生說說,減少點量,好不好?」

        葉離搖頭,直接回絕。

        「那你告訴我,這些藥都是治療什么的,或者把它們的包裝盒拿來,我自己酌情處理刪減?!?/p>

        他表情陰冷,凝視著我,像是高空中盤旋翱翔的鷹,要給敵人致命一擊。

        「還是說,這包裝盒我不應該看到,這藥的治療功效,我也不應該知道?」

        胳膊被人狠狠握住,指尖幾乎要扣進肩膀縫隙里。

        聲音幾乎咬牙切齒,「喻夜!你這話什么意思,你在懷疑什么?」

        我吃痛,表情扭曲的叫他放開手。

        「我看最近就是太安逸了,才會讓你胡思亂想?!谷~離說著站起身,面容冷峻無情,「你就在這里好好呆著吧!」

        砰然一聲,門被他關上。

        我無力的想爬起,卻再次摔倒在地。

        這個王八蛋!他要軟禁我!

        就算他不把那些藥給我吃,也可能摻雜在飯菜和清水之中。

        我在這里,就是在等死。

        必須逃跑才行。

        忐忑不安的等待他離開,我輕手輕腳的打開房門,四處張望過后,推著輪椅準備下樓。

        別墅門縫中傳來微弱的亮光,虛掩著的門像是在對著我招手。

        只要出去,我就自由了!

        揭發他疼愛妻子的假象,戳穿他所做的一切!

        眼看著大門就在眼前,我幾乎用盡全身力氣。

        鼻尖傳來清冽的香氣,和男人撞了個滿懷。

        葉離逆著光,皮笑肉不笑的凝視著我。

        「你要去哪?嗯?」

        他,他不是開車離開了嗎,怎么會……

        突然想起昨天,他也是用同樣的招數騙我,放松我的警惕。

        簡直是喪心病狂。

        我驚呼著推動輪椅連連后退,再次被他像拎小雞一樣,甩到臥室的大床上。

        一關就是兩天。

        無論吃飯還是喝水,都在他的監視當中,掐著我的下巴逼著我咽下去。

        「喻夜,你欠我的,遲早都要還回來?!?/p>

        他眼神陰鷺,眼底翻滾著怒意。

        「我從來沒做出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,為什么要這樣對我?」

        他忽然就笑了。

        眼底中迸發出殺意,「等你死之前,我自然會告訴你?!?/p>

        我不寒而栗。

        同樣的時間里,我沉溺在幸福之中,而枕邊人卻時刻計劃著要殺掉我。

        必須得想個計劃逃跑才行。

        我撥通了鐘叔的電話。

        葉離果然沒有察覺。

        鐘叔跟了我爸那么多年,早就是我們喻家的人了,他肯定會幫我。

        果不其然,趁著葉離上班離開后,鐘叔帶著我離開。

        我來到賓館,放心的吃著他提供的食物,許久才有了力氣。

        他心疼的撫摸著我的頭。

        「你等著,我這就去再給你買點吃的?!?/p>

        我狂點頭,含糊不清的答應。

        二十分鐘之后,還是不見鐘叔的身影。

        難不成他出了什么事?

        我推著輪椅,將信將疑的來到門邊,指尖觸碰到手把,一片冰涼。

        啪嗒……

        光線順著縫隙灌入,锃亮的皮鞋泛起微光。

        「我的好老婆,你自己在這里做什么呢?」

        5

        怎么又是他?

        我緊張到忘記呼吸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僵持在原地。

        葉離怎么會知道我的行蹤,他怎么又……

        可下一瞬間,我就有了答案。

        鐘叔拿著我的身份證件和機票,陰沉的站在他身后。

        「對不起了小夜,叔也沒有辦法,實在是我們葉總給的太多了?!?/p>

        我情緒激動的就要跳起來,緊接著腿部無力,摔倒在地。

        頭頂傳來兩道囂張的笑聲。

        我緊咬著牙關,不讓眼淚流下來。

        不能為我們喻家丟人。

        葉離俯下身,用手背敲打著我的臉,聲音在屋內格外響亮。

        「我要讓你親自看見自己的家產被我吞并,要慢慢的折磨你,生不如死?!?/p>

        「從現在開始,喻夜已經死亡,直系親人全部離世,遺產歸配偶葉離所有?!?/p>

        溫熱的呼吸噴灑在我臉上,他挑釁的向我挑眉。

        我撫平情緒,讓他離我近一些。

        對準他耳朵用力咬下去。

        葉離失聲尖叫,騰的向后方仰過去,我順勢趴在他身上,硬生生的撕下一小塊肉。

        「你他媽這臭娘們!」掄圓的巴掌扇得耳朵嗡嗡直響。

        呸!這股腥味!

        他捂住耳朵,臉涌上股不正常的潮紅,慘叫連連的開車去醫院。

        臨走前還不忘記交代我,讓人將我扔到地下室內。

        地下室陰冷潮濕,沒有一絲信號。

        我坐在輪椅上,看著微弱的日光發呆。

        灰塵在空中舞動跳躍著,囫圇著升起,又再次降落。

        可我的這雙腿,讓我無法在站起來了。

        我絕望的等待著,直到第三天,葉離才出現。

        像是施舍小貓小狗那般,扔給了我袋面包。

        沒有水,嗓子干涸的像是用刀片劃過一般。

        他頓時哈哈大笑,就像是看見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樣。

        我越狼狽,他越開心。

        「嗓子干嗎?很難受吧?求我啊,求我我就給你水喝?!?/p>

        他搖晃著水瓶,不等我祈求,就將水全部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沒有了那些水,嗓子干澀的我幾乎要說不出去話。

        絕望又憤恨的瞪著他。

        「當年,我求我爸的時候,嗓子也是這么干,我看著他親手將我媽推下樓的那一刻,也是你這么絕望?!?/p>

        我竟一時語塞。

        「要不是你,他們也不會吵架,更不會出人命!」

        我?

        他暴躁的像頭獅子,口水都噴在我臉上。

        「我們全家,都是被你害死的!」

        6

        手機懟在我眼前。

        照片上的男人,好像在哪里見過。

        葉離不屑呸了一聲,「我們的喻總是大人物,哪里管這些普通老百姓的死活?」

        「我爸叫葉家興,幾年前你因為些莫須有的罪名就開了他,導致他回家和我媽吵架,兩人起了沖突,發生慘案?!?/p>

        一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攥住我的衣領,搖晃的我眩暈。

        「我恨不得你馬上死,下地獄和她們懺悔道歉!要不是你亂打女拳,我爸也不會被人陷害!」

        緊咬住嘴唇,疼痛感迫使我冷靜下來。

        當年葉家興被曝出多次騷擾女同事,微信對話記錄赤裸明顯,女生心里不堪重負,選擇報警。

        警察來到公司對他進行調查,證據確鑿。

        當時還是我保釋他出來的。

        「這件事證據確鑿,公安局應該還有記錄,不是我亂猜……」

        陡然間天旋地轉,他死死的拽著我的頭發,疼的我直冒冷汗。

        「我爸就是個老實人,別說騷擾,他平時都不和別的阿姨說話,怎么偏偏就給她發微信?」

        「你們這幫賤娘們,整天亂喊狗屁女子主義,在網絡上打女拳,有被害妄想癥?!?/p>

        葉離在這瞬間說出了對我所有的厭惡,每說一個字,我心就跟著涼一分。

        「出車禍救下你,都是我演的一場戲罷了。喻夜,和你相處的每一天,我都覺得惡心?!?/p>

        原來,他至始至終,都是在演戲。

        「你要是不相信我,可以去派出所查這個案子的案底,證據確鑿,我真的沒有偏袒任何人?!?/p>

        葉離猛然站起身,細細的端詳著我。

        甚至可以說,是打量。

        「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話,還是更相信我父親這幾十年的人品?」

        他眼中的陰狠一閃即逝,指尖輕柔的拂過我的臉頰,落到脖頸處,死死的掐住。

        「每個晚上,我都想這樣掐死你?!?/p>

        僅僅幾秒的時間,就讓我眼前一片發白。

        仿佛像是經過了幾個世紀那么長。

        心跳猛然加速,我大口的喘著氣。

        看向他的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絲恐懼。

        葉離早就不是我心中的那個樣子了。

        「你就在這里呆著吧,看著我接管喻氏集團,看著自己逐漸變成個廢人,然后死亡?!?/p>

        我倉皇的抓住他的手,求他放我走。

        我爸離開前,親手將公司交給我。

        我不能讓它落入到這種人手中。

        「放心,看在咱倆還是夫妻的面子上,我一定會讓你死的體面點的?!?/p>

        葉離獰笑著拍我的臉,揚長離去。

        大門砰的關上,激起一片塵埃。

        我按照曾經的記憶,摸索著墻壁,走到角落處。

        地下室有個通道,能直接通到別墅后院。

        小時候,這里就是我的秘密空間。

        除了我和我爸之外,沒有人知道這個地方。

        通道外的大門和墻壁渾然一體,常人不刻意尋找,是摸不出來的。

        我長舒口氣,心里才算是拖底。

        養精蓄銳,等待黑夜的到來。

        臨近黑天,門外也沒有任何聲音。

        我靜悄悄的坐在輪椅上,移動到暗門面前,準備爬著離開這里。

        咣當……

        全身一抖,我驚慌失措的抬眸望向他。

        男人腳步緩慢,端著米飯來到我面前。

        米飯上方覆蓋著幾片蔬菜。

        將飯扔到我腳邊。

        「最后一頓飯,吃好點?!?/p>

        手懸在半空中,我吞了吞口水。

        最后一頓?

        他看出我的恐慌,俯身撿起飯碗放在我鼻尖處,「小殘廢,認識我算你倒霉,下輩子識相點,別再管閑事了?!?/p>

        只見他臉上的笑容不斷擴大,整個人也變得愈發的猙獰。

        手中彈出個火機,揚起手扔在不遠處的破爛家具上。

        家具表面的棉布瞬間被點燃,火苗騰空而起,在逼仄的地下室內灼燒著。

        滾滾濃煙嗆得我睜不開眼睛。

        「死吧,死吧!你就是電器走火而死,那些財產全都是我的!咳咳……」

        葉離捂住口鼻,三步并做兩步的跑向大門外。

        臨走前還不忘記反鎖地下室的門。

        這個狗男人!吞并我的財產,還想殺了我!

        他想的美!

        我捏了捏已經酸麻到發脹的腿,借著墻壁緩緩向著暗門走去。

        這幾日沒有吃藥和打針,腿已經恢復了直覺。

        雖然不能回到最開始的健康狀態,但也能勉強的走幾步。

        起碼能幫助我逃離這個火場。

        我弓著腰,用著最快的速度穿過通道,生怕火星沾染到身上。

        原本就虛弱的身體在此刻更是舉步維艱,異常困難。

        終于,手掌摸到木門。

        也是通道的盡頭。

        拼盡全力,騰空奮力一躍,發出巨大的碰撞聲。

        葉離已經逃了。

        偌大的別墅內,只剩下我自己。

        眼前黑暗一片,低血壓造成的不適感使我久久都回不過神來。

        狼狽的趴在草坪上大喘氣。

        濃煙嗆的眼睛陣陣刺痛,我微瞇起雙眼,指尖觸碰到柔軟的手心。

        對方將我拖住。

        「沒事了?!?/p>

        「現在你安全了?!?/p>

        7

        再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第二天凌晨。

        「小夜,你感覺怎么樣?」

        我定神,微笑著示意讓他放心。

        鐘叔這才算是徹底松了口氣。

        那天在賓館,他和我說葉離對外宣稱我已經癱瘓,將公司所有大小事務全部交由他處理。

        公司領導層大多數都和我爸有交集,他這么做,有些董事們看不慣。

        全部被他辭退。

        鐘叔一直在等機會。

        等待可以見我的機會。

        趁著那天,我們制定了個計劃。

        他舉報我,也只是為了讓葉離放心。

        「這幾日我請假,一直在別墅面前守著,生怕自己看不見你,要是你真出的什么閃失,我將來和你爸也沒法交代?!?/p>

        他老淚縱橫,心疼的握住我的手。

        又看向腿。

        我昏迷的這兩日,他找來大夫和護工,會幫助我做康復治療。

        不出兩周,就會和從前一樣。

        鐘叔聽到我被關在地下室,原本和善的面孔消失不見,周身籠罩上一層陰影。

        「這個兔崽子,竟然敢這么對你!」他手砸在桌面上,全身氣到發抖。

        轉頭詢問我有什么計劃。

        不出意外,他這幾日得急著尋找我的尸體,還要忙著召開公司內部會議。

        宣布我死亡的事實。

        「鐘叔,到時候還得麻煩你了?!?/p>

        他會心一笑。

        提前回到公司幫我監視葉離。

        我則在這棟房子里安心修養。

        這個房子是我的婚前財產,他并不知道這里。

        所以我也很放心。

        晚上我坐在沙發上,看著鐘叔拿來的公司效益報告。

        葉離雖說野心龐大,可它自身的勢力并不足。

        根本無法支撐起他運轉個公司。

        效益并不好。

        「后天會召開股東大會,宣布你的死訊。到那時所有的員工全部都會到場,這正是你揭穿他的好時機?!?/p>

        我沉思良久,緩慢的點頭。

        說著,我翻看葉離的朋友圈。

        他在微信里說我在火海中不幸身故,公司事務處理完畢后,會將我隆重厚葬。

        親戚們紛紛在下方留言,勸他節哀。

        我玩味的看著手機。

        竟然忍不住開始期待,如果他知道我沒有死,會是什么反應。

        很快,到了開發布會這天。

        我揉捏著雙腿,臉上藏不住的喜悅。

        終于!終于恢復過來了!

        我再也不是殘廢了!

        鐘叔笑意盈盈的看著我,余光瞟見他擦干了眼角處的淚。

        我心頭一陣酸澀,挎住他的胳膊,宛如父女一般,來到公司。

        公司內的人來來往往,其中還不乏記者和外企人員。

        再加上我戴著墨鏡和口罩,根本認不出來我。

        我獨自坐在角落中。

        葉離胸前別著黑色勛章,會議室內氣氛嚴肅安靜。

        他站在麥克風面前,神色悲戚,說著我們曾經的美好回憶。

        「那天的火勢太大,我背著她暈倒在樓梯口處,本以為她會和我一起活下來,沒想到,我的小喻竟然先比我離開了這個世界……」

        說到動情處時,竟然留下了幾滴眼淚。

        我忍不住抽動著嘴角。

        活了這么久,可真是開了眼。

        他話音剛落,就看見斜對面有個記者騰的站起身,聲音透露著堅毅和質問。

        「請問葉先生,現在外面傳言是你殺害了自己的妻子,對此你怎么看?」

        8

        葉離的身子僵住。

        女記者繼續喋喋不休,「喻夜女士腿部突發頑疾,現在又死于火海,你難道真不覺得這一切都格外蹊蹺嗎?」

        她這么一說,在坐的眾人議論紛紛。

        齊刷刷的看著葉離。

        悲傷的神情迅速褪去,他眼底涌起股陰狠,「這位不知名的記者,我不知道你這樣猜測是何居心,試問公司誰不知道,在喻夜腿不舒服的時候,我盡心盡力的照顧她,生怕有一點閃失?!?/p>

        他瞇起眼,周圍的空氣也降到了冰點。

        「你是哪家的記者?為了營銷連自己的底線都沒有。如果你繼續胡編亂造,那我完全可以告你誹謗?!?/p>

        嘖嘖嘖,說的可真是妙啊。

        我站起身,忍不住搖頭拍手。

        「葉大情圣這么照顧老婆,讓人聽著可真是感動??!」

        葉離雙眼迷茫,疑惑的注視著我。

        下一秒,瞪圓了眼睛。

        「想不到吧,我的好老公,我還活著呢!」

        口罩和帽子紛紛褪去,就聽到同事們的驚呼。

        幾名記者更是搶占先機,迅速圍到我面前。

        場面可謂是水泄不通。

        「葉離,這件事情需要我來說,還是你親自和大家解釋?」

        我勾起嘴角,似笑非笑的看著他。

        他臉色此刻也已經差到了極點。

        「既然你不愿意說,那我就說了?!?/p>

        我來到剛才提問的女記者面前,借著她的麥克,說出了事情的全部經過。

        全場駭然。

        「你吞并我的家產,還試圖想要放火害死我,要不是我留了一手,恐怕現在早就是孤魂野鬼了?!?/p>

        葉離張牙舞爪的就要沖過來,被眾保安攔住。

       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鐘叔。

        「你……好啊,你們都騙我?!?/p>

        難不成他真的以為,自己那點錢,就能收買鐘叔嗎?

        想的倒是美。

        葉離惱羞成怒,搶過麥克風,聲音拔高三度,大聲喊道:「要不是你多管閑事,也不會變成這樣,你們這些資本家都是一樣的,從來都不會管別人的死活!」

        他到現在了,還在執迷不悟,說出這樣的話。

        我示意鐘叔,拿出當年存有的證據。

        白紙黑字,上面寫的清清楚楚。

        他父親的簽名也在上面。

        葉離瞳孔放大,喃喃的念叨著,雙腿向后退去。

        撞到背景板。

        「怎么可能呢,難不成你們喻家的勢力已經遮到了公安局……」

        我心中長嘆,只覺得無奈。

        有的人什么都明白,只是不愿意承認。

        我也不會再掉進他的自證陷阱里。

        當場聯系執法人員,將他帶走。

        擦肩而過的瞬間,葉離狠狠的淬了一口,恰好吐在我的鞋尖上。

        「喻夜,我最后悔的,就是沒有親手弄死你?!?/p>

        攤開手心,用力拍打著他的臉。

        一如當初在地下室對我的那樣。

        聲音落在他耳處,微弱不可聞,一字一頓的說道:「你去死吧!」

        9

        他身影逐漸遠去,我眼神落在鞋尖處。

        臟了。

        就不該再要了。

        面無表情的將鞋子扔進垃圾堆里,赤著腳走到臺上。

        看著那些熟悉的面孔,心中百感交集。

        差一點,差一點我就要葬身火海了。

        那些甜蜜恩愛的場景,也早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消失。

        從現在開始,我和葉離正式斷絕夫妻關系。

        這個公司,還是歸我所掌控。

        借著這次的發布會,我重新回到職場,將他的心腹和手下全部辭退,重新聘請那些老員工。

        整頓公司內部。

        用了全部精力,才將公司的財務和經濟拉回正軌。

        無語的看著手中的這一團爛賬。

        時隔半個月,一直沒有顧得上監獄里的那位冤種。

        如今,也是時候該會面了。

        我穿著一身大紅色長裙,踩著高跟鞋,得意洋洋的來到探監室。

        葉離對我做出的種種行為,都屬于是殺人未遂。

        最少也要判處個五年。

        等他出來之后,也要面臨行業封殺和找不到工作的風險。

        我翹著二郎腿,拿出離婚證書,對著他的方向搖晃。

        他表情猙獰,咬牙切齒。

        「喻夜,我沒想到你心思能縝密到這種程度!當初我就不應該留你條活路,就該掐死你!」

        我探過身子,疑問開口,「掐死我,你敢嗎?」

        后來我才知道,那棟別墅里裝滿了攝像頭。

        全是葉離為了監視我設置的。

        攝像能監視我。

        也能監視他。

        「你不殺我,無非是想慢慢折磨我,享受那種凌駕于別人之上的快感罷了?!?/p>

        「你還真是和你那個爹同出一轍,自己犯錯不懺悔,反倒是去責怪別人?!?/p>

        聽到我說他父親,葉離關節咔咔直響。

        「你有什么資格,他是我爹,我最懂他!」

        是嗎?

        真是這樣嗎?

        「你爸如果真的是好人,怎么會動不動就騷擾穿短裙的同事?」

        「你爸如果真的是好人,又怎么會因為幾句口角,將你媽推下樓?不顧對你造成心理陰影?」

        葉離喉結滾動,剛才囂張的氣焰瞬時間不見。

        無力癱坐在凳子上。

        耷拉著腦袋。

        「是我保釋他的?!刮逸p聲說道。

        他抬起頭,眼神中揚起光芒,表情復雜的看我。

        「你爸不想讓家人知道,所以才會求我去,可誰知道被你媽發現了,她沖到警局,問警察怎么回事?!?/p>

        葉離的表情越發變得扭曲難看。

        「誰讓你不說,你不說我怎么知道!」

        這下換我表情扭曲了。

        這人怎么無理取鬧呢?

        「你讓我說了?還是你給我說的機會了?」

        「我總不能變成鬼托夢告訴你吧?」

        懟完了,心情也舒服了不少。

        我的時間珍貴又值錢,實在是沒必要和他在這浪費。

        臨近出口時,就聽見身后有人叫我。

        我回頭,葉離眼神中帶著期盼和一絲后悔。

        「喻夜,是我對不起你,不應該那樣對你?!?/p>

        「你再給我次機會好不好,等我出去之后,肯定會補償你?!?/p>

        我噗嗤笑出聲。

        「你有什么資格,讓我等你?有那時間還不如照照鏡子?!?/p>

        不屑的打量他一眼。

        回到公司。

        站在落地窗前,聽著八音盒里傳來的鋼琴曲。

        這個八音盒,是戀愛初期他送給我的。

        記憶隨著音樂回到過去,一幀幀宛如幻燈片般,在眼前閃過。

        最后定格到我親手將他送進監獄那天。

        一切止步于此。

        至于他說從監獄出來后,想要好好補償我。

        呵,做夢吧。

        先保證自己能活下去再說吧。

        【完】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日韩无码视频一区_国内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久_久久亚洲aⅴ精品网站_国产欧美日韩亚洲18禁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