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body id="qsuk7"><center id="qsuk7"><video id="qsuk7"></video></center></tbody>
    <strong id="qsuk7"><sub id="qsuk7"><address id="qsuk7"></address></sub></strong>
    1. <em id="qsuk7"><tr id="qsuk7"><kbd id="qsuk7"></kbd></tr></em>
      1. <rp id="qsuk7"><acronym id="qsuk7"><input id="qsuk7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<em id="qsuk7"><ruby id="qsuk7"></ruby></em>
        <th id="qsuk7"></th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語樂文學網 > 老公的祭禮上 > 《老公的祭禮上》(南漁 著)最新章節無需充值

        《老公的祭禮上》(南漁 著)最新章節無需充值

        2024-05-15 17:16:51 作者:南漁
        • 老公的祭禮上 老公的祭禮上

          老公的祭禮上。一對母子哭的撕心裂肺,好不可憐。轉頭他們就向我討要老公遺產。美其名曰自己才是繼承人。還轉手想把女兒賣給老男人。這年頭,前妻和繼子都是這么囂張的嘛?

          南漁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短篇
          立即閱讀

        《老公的祭禮上》 章節介紹

        今天,小編為大家推介一部自己非常喜歡的小說,小說名是《老公的祭禮上》,作者為南漁,主角是陳銘王琳,好作品在于分享,拿走不謝!小說《老公的祭禮上》第2章內容簡介:王琳氣勢洶洶,不解氣的往我身上踹幾腳。我的頭磕在地上,還有些暈暈乎乎,一把抓住王.........

        《老公的祭禮上》 第2章 02 在線試讀

        王琳氣勢洶洶,不解氣的往我身上踹幾腳。

        我的頭磕在地上,還有些暈暈乎乎,一把抓住王琳的腳就把她給放倒了。

        「誰允許你進我家的?你們都給我滾出去?!?/p>

        陌生的女人見狀,也明白了大概是個什么情況。

        「陳偉,你說怎么回事?」

        陳偉著急的和女人解釋,被我的話打斷。

        「這個女人沒有昨天的好看,阿偉,你眼光不行咯。這房子我就不能給你了?!?/p>

        陌生女人眼里冒著火,她轉手給了陳偉一個耳光。

        「渣男,背著我在外面勾搭。沒有房子,還說什么自己有,你真不要臉?!?/p>

        女人氣憤的離開,現場只剩下了我們三個人。

        王琳被陳偉扶起來,指著我的鼻子。

        「你真是好歹毒的心啊。這里是我家,你現在就給我出去,我不想看見你?!?/p>

        我從未見過一個人是如此的厚顏無恥,居然直接大搖大擺的進別人家。

        還想當然得把主人趕出去。

        我眼尖的發現王琳手上的戒指格外眼熟,像極了陳銘送給我的結婚紀念日禮物。

        注意到我的目光死死的黏在戒指上,王琳隨意的將手在我面前晃。

        「這么好看的東西,還得是配我才好看。你這土包子,也配的上這么好的東西嗎?」

        她嫌惡的上下掃視我,旁邊的陳偉目光也停留在戒指上,眼里流露出貪婪。

        我一言不發的走出房門,清楚的聽到身后兩人的嘲笑聲,格外囂張。

        拿起菜刀就往臥室走去,兩人看到我的陣勢也開始慌張起來。

        嚇得到處亂竄。

        趕來的物業攔下了我手中的刀,連忙向我道歉。

        王琳和陳偉大張旗鼓的把自己的東西搬進小區,保安哪里見過他們。

        想要攔住反倒被罵了一頓。

        保安只好趕緊通知了物業。

        一大群人控制住陳偉和王琳,她奮力掙扎著,面上是明晃晃對我的厭惡。

        我直接扯掉了她手上的金戒指,反手就給了她一個耳光。

        「這里是我家,你只是一個前妻,有什么資格向我討要錢,靠你這張大臉嘛?」

        「你不是喜歡到處勾搭男人嗎?現在怎么不勾搭了?是因為自己太老了嘛?」

        王琳的眼睛被我刺激的通紅,她早就已經人老珠黃,那些富商哪里還看得上她?

        這些年她靠著之前從男人身上撈來的錢,生活也算是過得下去。

        按理說,她也應該瞧不上我這么小的房子才對。

        「賤人,你在胡說什么?這里的一切都是我和我兒子的。你才是外人?!?/p>

        我不想在這樣的日子里,鬧得太難看,只是把人轟了出去。

        給家里里里外外的都裝上監控,換了門之后,我才算是放下了心。

        女兒也從外地趕了回來,抱著我哭的不能自己。

        陳偉和王琳這兩天也沒有了動靜,我以為他們兩打消了念頭。

        4

        門口突然傳來門鈴聲,也沒等我開門,緊接著又被人劇烈的拍打。

        我心頭有些不悅,露出了個門縫。

        是王琳和她兒子陳偉,我正準備關門,卻被人強硬的推開。

        他們兩身后還跟著一大群穿著便服的人,他們四處檢查房子的布置。

        直到檢查房子確實是沒什么問題之后,陳偉得意洋洋的給人介紹房子的來歷。

        從頭到尾,我和女兒就像是一個外人一樣,看著這些人肆意分配房子的去處。

        雇主滿意的點點頭,當即就決定可以現在就去過戶。

        陳偉和王琳的眼里都閃過喜悅,理直氣壯的吩咐我。

        「房產證拿出來,不長眼的東西,看不到我們現在要嘛?」

        我摸不著頭腦,奇怪的看著他們兩。

        「你們兩是誰?帶著這群人進我家做什么?」

        王琳依舊淡定,完全是一副主人家的姿態。

        「你這個小三,怎么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?這房子就該是我繼承,現在是你在霸占我家?!?/p>

        「勸你要點臉,識相的趕緊滾出去?!?/p>

        她翻來覆去的就是那幾句話,一口一個自己才是這里的主人。

        陳偉語氣強硬,「你害死了我爸還不夠,還拆散我的家,現在還占著我爸的房子,你不要太過分了?!?/p>

        哦豁,給我扣了好大一頂帽子。

        我冷笑一聲,撥打了報警電話。

        女兒火冒三丈,氣憤的和他們兩對峙。

        同他們兩爭執,「一個背叛老公的前妻,還有一個啃老的繼子,你們也配說這些?」

        此話一出,現場的人,尤其是雇主臉色明顯的不對勁。

        剛剛進來的時候,這些人就奇怪王琳和陳偉為什么進自己家,還要敲門?

        雇主冷漠的甩開了王琳的手,要求他們兩個拿出房產證證明自己的話。

        王琳左看右看,嘴角哆哆嗦嗦的,就是拿不出證據。

        見此,所有人也明白了陳偉和王琳的話,不過都是在忽悠人。

        警察趕來的時候,王琳正惱怒的和安安兩個人已經干起來了。

        王琳的臉被抓破,見到警察,像是看到了救星,哭著抱住警察同志的大腿。

        「警察同志啊,你們快收拾這兩個賤人,她霸占我老公的房子,還獨吞遺產,你們要為我做主啊?!?/p>

        五十多歲的女人沒有任何形象的躺在地上打滾。

        得知她只是陳銘的前妻,而且王琳在沒有經過主人允許的情況下,甚至自作主張的要賣掉房子。

        警察同志也露出了無語的表情。

        見沒有人替她撐腰,她撐不住臉面,大罵警察是我的走狗,欺負她們這對孤兒寡女。

        王琳著急的尋找陳偉的身影,但這只細狗早就已經沒了蹤影,逃之夭夭。

        而她因為自己的惡劣行為也被抓進了警察局喝茶。

        「賤人,你給我等著,我是不會放過你的?!?/p>

        5

        陳銘下葬那天,骨灰盒被泥土埋住。

        就在這時,我看到一個鮮紅色的身影跳進了坑里,她大喊大叫。

        王琳畫著慘白的妝容,一身鮮艷的紅裙更添了幾分詭異。

        「不許埋我老公,我不同意,誰允許你這么做了?」

        所有人驚愕的看著眼前這一幕,我也不明白她現在又是在鬧哪一出。

        緊接著,王琳嚎啕大哭哭,好不凄慘。

        一口一個我是個小三,我現在這番作為,就是想要獨吞家產。

        「老公啊,你帶我走吧,我活著沒意思啊。這個小狐貍精要逼死我啊?!?/p>

        我氣的渾身發抖,正準備和她理論,突然注意到她眼里閃過的笑意。

        似乎是在隱隱期待著什么?

        我繼續揮手讓人繼續填埋,王琳的臉上瞬間失去了冷靜。

        泥土打在她的身上,而我也沒有一點要喊停的意思。

        她終于維持不住自己所謂的深情,灰頭土臉的想要從坑里爬上來。

        我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朝她微笑。

        直接一腳踹了回去,王琳又狼狽的跌回坑里。

        「賤人,你想死嗎?還不趕緊把我拉上去,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?!?/p>

        都這樣了,她還不忘給我放狠話。

        刺眼的光打斷了我想要說的話,陳偉從背后推開我,把王琳拉了上來。

        他突然跪在我的面前,一個接一個的磕頭。

        我警惕的往后退,女兒望向我的目光里也帶著疑惑。

        「小媽,你就放過我媽吧。你霸占了我爸這么多年,我和爸爸沒有辦法相見?!?/p>

        「現在他走了,我們什么都沒有了啊?!?/p>

        陳偉一改之前的囂張氣焰,和王琳兩個人聲淚俱下,控訴著我的罪行。

        身后的記者沖到我的眼前,將我和女兒團團圍住,現場瞬間亂成一團。

        「林女士,作為一個小三,將原配趕出家門,親生父子不得相見,你的種種作為作何感想?」

        「您的家教就是教您怎么做一個小三,拆散人家家庭的嗎?」

        記者們步步緊逼,女兒緊張的護在我的面前。

        「不是這樣的,你們不要聽她們胡說。我媽才是我爸的老婆?!?/p>

        沒有人注意女兒在說什么,他們堵住我們的去路,轉移火力對準女兒。

        「您在風月場所的視頻都已經流出來了,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嘛?」

        我眼神一凜,死死的盯著說話的人。

        而他們后面的王琳母子臉上已經滿是喜悅,挑釁的無聲表示。

        「和我斗,你就等死吧?!?/p>

        「各位所說的話有證據嘛?」

        現場忽然鴉雀無聲,他們互相對視,嘴硬著表示這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。

        「眾所周知,誹謗也是違法的?!?/p>

        眼看事情超出了控制,陳偉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。

        「你們兩做的那些丑事還要人說嘛?一個貨色?!?/p>

        合著這些人是張口就來啊。

        祭禮一次又一次的被打斷,我心頭的怒火肆意翻涌。

        冷靜的環看了周圍一圈的人,「各位的誹謗,我們法庭見?!?/p>

        臨走時,王琳囂張的撞我的肩膀,冷哼一聲離開了。

        果不其然,網上放上了我在墓地的視頻,囂張的語氣成功引起了人們的憤慨。

        而在此之前,所謂女兒的不堪視頻已經瘋狂流傳,即便被打了馬賽克。

        還是有所謂的熟人認了出來。

        女兒安安是我們從福利院領養的,沒想到這件事他們都調查到了。

        王琳說我用女兒固寵,領養孩子不過是為了討好陳銘,我簡直是喪心病狂。

        我作為一個「小三」,不知廉恥的勾引王琳的老公,使得他們親生父子被迫分離。

        禁止兩人的來往,還不允許給王琳撫養費。

        而如今陳銘去世,我還霸占著遺產和房子。

        把原配趕出家門,自己上位,我的「事跡」簡直是天理難容。

        女兒被各種不堪入目的信息騷擾,走在路上,正義的路人們還會把雞蛋砸向我。

        我們的解釋更像是欲蓋彌彰。

        這年頭,開局一張嘴,全文全靠編。

        6

        王琳喜滋滋的在直播間里感謝榜一大哥,奇怪的是,我卻沒有看見陳偉的蹤影。

        女兒教我開直播,王琳接受了我的挑戰之后,看到對面是我,眼里更加的得意。

        彈幕瘋狂翻滾,我悄悄勾起了唇角,抹著眼淚。

        「王琳,你還是執迷不悟嘛?你現在還有機會說明真相?!?/p>

        對面的她完全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,還在訴說著自己這么多年來的委屈。

        我也不再遲疑,馬不停蹄的走進了身后的警察局。

        經過重重程序,我注銷了陳銘的身份證明,王琳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        但是廣大網友已經明白了我的身份,只有親屬才能去注銷戶籍。

        輿論風向悄悄轉變,彈幕上清一色是對王琳的質問,少數說我是做戲的評論也被淹沒。

        我清清楚楚的拿出了和陳銘的結婚證明,女兒也像當初陳偉一樣,跪在地上。

        「我媽才是爸爸的老婆,我不知道王阿姨這么多年為什么還不死心?」

        「爸爸走了,還想要拿走遺產。既然如此,當初你又為什么要背叛爸爸?」

        安安的聲聲質問,砸在對面王琳的頭上。

        道德綁架而已,王琳在屏幕那頭面容扭曲。

        她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,「陳銘死了,那遺產就該是我的,我是他前妻,誰能證明你們的結婚證是真的?」

        王琳洋洋得意的看著我和女兒兩人對視,仿佛自己以及勝利。

        此刻網絡已經瘋了。

        她才是那個不知廉恥的前妻。

        我繼續火上澆油,拿出陳銘無精癥的證明,女兒安安是領養的。

        那陳偉口口聲聲是陳銘的孩子,又該作何解釋?

        之前的鄰居也站了出來,表示王琳當年結婚就已經帶著陳偉,他只不過是繼子。

        我沒有說話,果斷的下了播。

        好在當初我在家里裝了監控,視頻清清楚楚的顯示了這對母子進入我家如若無人之境,肆意分配翻找我的東西。

        而現在,只憑著一張嘴輸出的王琳母子根本就拿不出任何證據。

        前妻和繼子上門找現任要遺產和房子,這得是多不要臉才能做出這樣的事?

        這一次,他們兩個成了過街老鼠。

        而就在這時,事件因為一個人的出現徹底逆轉。

        一個自稱是陳偉親生父親突然跳了出來,他在網絡平臺洋洋灑灑的寫了長篇大論,譴責王琳和陳偉這么多年對他不聞不問。

        戲劇性的轉變,原來還控訴我的王琳母子變成了輿論的中心。

        當初王琳的事跡也被一些知情人爆了出來,陳偉是王琳當年她和現在這個男人在一起之后有的孩子。

        這個男人本就沒有什么擔當,得知王琳懷孕,就銷聲匿跡了。

        三個人在社交平臺上就開啟了罵戰。

        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三個人都被封號,請到了警察局喝茶。

        王琳不死心的給我打來電話,「賤蹄子,你給我等著,我遲早弄死你。誰也別想好過?!?/p>

        我眉頭染上了厭惡,對她更加的不耐煩。

        7

        物業通知我,外面有人找我時,我還有些困惑。

        沒想到又是王琳,她拎著裝著一個蘋果的水果籃,臉色不好。

        陳偉推了她一下,她不情不愿的露出一個笑容。

        「林嵐啊,過去的事都過去了,我就不和你計較了,今天我們和解吧?!?/p>

        明明是她在求人,我卻莫名的感受到她那副高高在上的語氣。

        陳偉諂媚著朝我笑了笑,「后媽,你就原諒我們吧。我們今天就是特意來給你賠罪的?!?/p>

        他們一反常態的舉動讓我心生懷疑,不過就是幾天沒見。

        居然說要給我道歉?

        不知道他們現在又在悶著什么壞主意。

       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,兩人的身旁有一個禿頂的老男人,穿著無袖背心,隆起的肚子看的出來上了年齡。

        男人色瞇瞇的打量我,還在不停地點頭,嘴里喊著不錯不錯。

        王琳瞧著男人的臉上帶上了滿意的神色,毫不客氣的推開了我。

        女兒正好這時聽到外面的動靜走了出來,禿頭男人一看到女兒眼睛發亮。

        搓著手,越過我,就朝女兒走去。

        「這個一看就很新鮮,肯定不錯?!?/p>

        男人的污言穢語讓我皺起了眉頭,我伸手想要攔住禿頭男人,王琳卻一把打到我的手臂。

        厭惡的瞪了我一眼,「你還真是好命,讓王總給看上了,這以后得日子可真是好過?!?/p>

        她苦口婆心的勸我不要意氣用事,王總的勢力可是大的很。

        我的唾沫吐在了她的臉上,奈何陳偉抓著我,王琳一拳又一拳的錘在我的肚子上。

        我痛苦的蜷縮在一起。

        「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,落在我手上,你們這對母女這輩子都別想在翻身了?!?/p>

        眼見禿頭男人上手抱住女兒,對她很不規矩,嘴巴里還調戲著安安。

        陳偉見狀,一腳踹到我的小腿肚,我控制不住重心,再次跌坐在地上。

        他鉗制住我的手,使我不得動彈。

        「也算是你女兒命好,讓王總給你當女婿你就偷著樂吧?!?/p>

        王琳喋喋不休的宣揚自己的良苦用心,美其名曰是給女兒找個好夫家。

        我瞧著那個男人滿臉油膩,年紀都快趕上隔壁的王大爺。

        王琳狠狠地一巴掌落到我的臉上,唾了一口唾沫。

        「賤人,不是囂張嗎?我今天就讓你親眼看著自己女兒被糟蹋的感覺?!?/p>

        我的心頭彌漫著慌亂,面上卻故作鎮定的瞟了她一眼。

        「你肯定會遭報應的,你別太得意?!?/p>

        王琳踩在我的背上,像是已經勝利在望,洋洋得意的欣賞著自己的指甲。

        陳偉已經開始四處翻找家里的東西,我隱隱約約聽到他說著要找到在尋找家里的銀行卡。

        女兒還在拼命的掙扎想逃脫男人。

        我被刺激的眼眶發紅,拼命逃脫陳偉的桎梏。

        他還在接著電話,語氣恭敬,「哥,你再寬限點時間,我馬上就有錢給你了?!?/p>

        我抓準時機,狠狠地撞向陳偉,他的手機撞在地上。

        他居然第一時間去撿自己的手機,對著手機那邊的人瘋狂求饒。

        我立即沖到女兒的身邊,毫不留情的頂住禿頭男人的命根子。

        禿頭男人疼的大叫,痛苦的捂住受傷的地方。

        我耐心的安撫著驚魂未定的女兒,王琳氣的直蹬腳。

        而陳偉拿到我的金首飾之后,迅速的跑了出去。

        我注意到他眼底的青黑,聯想到到這幾天他來鬧事總是毫無精神力,而且一來就是到處翻找家里值錢的東西。

       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我眼神晦暗。

        緩過勁來的禿頭男人對準王琳那張臉狠踩了幾腳。

        「晦氣玩意,我還以為你真給我介紹什么好東西,還想要老子五十萬,去死吧你?!?/p>

        腦海里叫囂著弄死眼前的女人,我一件一件扒掉了王琳的衣服。

        「玩啊,怎么不繼續了?是因為不喜歡嗎?」

        好在剛剛下班的鄰居看到了我們這邊的動靜,立即報了警。

        我精疲力盡的躺在地上,大老遠就聽到警車聲音的王琳不甘的看著我。

        轉身就跑了,只有這個所謂王總被女兒死死的拉住衣服。

        直到他招供我才知道,王琳和陳偉這對母子居然和王總商量好把女兒賣給她們。

        我不再忍讓,直接起訴了他們兩。

        但王琳和陳偉仿佛人間蒸發一樣,居然找不到人。

        遇到了這么多的糟心事,我和女兒也是趕緊收拾東西搬離這個地方。

        但是王琳和陳偉兩個人還沒有被警察抓住。

        8

        陳偉和王琳兩個人狼狽的堵在我和女兒的面前,這一次我清晰的看到了王琳身上的青紫痕跡。

        總是揚著頭的她,這一次眼睛暗淡無神,看到我的行李時,爆發出恨意。

        「都是因為你,我才會變成現在這樣,我要弄死你,只要你死了,什么都結束了?!?/p>

        陳偉奪下我們的行李,我和女兒警惕的往后退。

        我沖進廚房,拿起家里特意買的西瓜刀,在兩人面前揮舞。

        王琳還是一臉的坦然,直到我毫不猶豫的劈向他們時,陳偉眼疾手快的推開了王琳。

        見我來真的,女人也沒有了從前的淡定。

        「你在發什么瘋?一個保姆而已,誰給你的膽子,居然敢對我動手?!?/p>

        陳偉趁機想要奪過我手中的刀,我靈活的避開他。

        可是女人終究是難以抵擋一個成年男人的力氣,兩人憤怒的對著我的臉就是幾個耳光。

        接連幾個巴掌,我嘴里血腥味彌漫。

        陳偉惡狠狠掐著我的下巴,「我真是給你臉了,快說,錢放哪里了?」

        我唾了他滿臉的口水,「錢我早就給你媽了啊?!?/p>

        王琳一臉震驚,聲音尖利,「你在胡說什么?你什么時候給我了?」

        「你裝什么?你不是早就已經找我要走了,我真沒想到你連自己的親兒子也騙?!?/p>

        可是陳偉相信了,他立即松開我的手,拿著西瓜刀對準他的母親。

        他現在本來就是缺錢,哪里受得了有人提前一步把錢獨吞。

        「臭女人,趕緊把錢拿出來,不然我連你一起弄死?!?/p>

        「你還想試試還錢的滋味嘛?」

        她聽到陳偉的威脅,身體下意識的一抖。

        王琳也沒想到自己的親生兒子居然會拿著刀要挾她,她哪里受過這種氣?

        憤怒的就和陳偉爭執起來,叉著腰,絲毫不落下風。

        「小白眼狼,我養你這么大,你居然想要對你媽動手,你要反了天是吧?」

        我掙扎著起身,用盡最后的力氣,撲倒陳偉。

        他手中的刀掉落,王琳趁陳偉不注意,哐哐就是幾個耳光下去。

        騎在他的身上,放下狠話。

        「今天你媽我就要好好收拾你,看看誰才是一家之主?」

        我輕飄飄的補充了一句,「陳偉,你不是還單獨找我拿錢,就這點能耐?」

        聽到我話的王琳猛的看向她身下的兒子,像是不明白為什么陳偉要單獨找我。

        看來陳偉這是背著他媽,單獨找我討錢啊。

        陳偉被女人打,已經是很丟了面子,尤其是我還在旁邊冷嘲熱諷。

        他的男性尊嚴被人丟在地上狠狠碾壓,安安也不適時的笑了出來。

        男人眼眶猩紅,翻過身,對著王琳就是幾拳下去。

        兩個人纏斗在一起,但是王琳一個五十來歲的女人哪里敵得過年輕力壯的男人。

        兩人打的兩敗俱傷,我居高臨下的瞧著他們兩,不解氣的一人一腳下去。

        王琳身上的淤青一覽無遺,我嘖嘖點頭,「怎么?看你這身體,掙了不少錢呀?!?/p>

        她臉色突變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,眼神憤恨的的看著我。

        我一臉無辜,和我有什么關系?

        房門被推開,我等的人終于來了。

        陳偉看到領頭的男人,身體抖如篩子,跪在男人的面前磕頭,哀求男人再給點時間。

        王琳撇過頭,罕見的沒有說話,企圖裝死。

        但是這些債主又怎么會輕易放過他們?這些人身上又帶著棍棒,女兒窩在我的懷里,不敢看眼前的一幕。

        男人語氣輕佻,「讓你媽再陪一下我們幾個兄弟,我就考慮放過你?!?/p>

        一群人笑作一團,我嫌惡的看著他們,人渣。

        但是陳偉忙不迭的把王琳推了出來,面上哀求。

        女人的臉上心如死灰,估計也沒有想過自己會被親生兒子這么對待吧。

        我手中的報警電話正在通話中,這些人,一個也別想跑掉。

        警察破門而入時,王琳已經奄奄一息。

        她被陳偉打的鼻青臉腫,說不出話。

        而陳偉此時狼狽不堪,嘴里還在重復著要找到銀行卡和房產證。

        但我和女兒哆哆嗦嗦的瑟縮在角落,一幅被欺負狠了的樣子。

        順便還抓了一群黑社會勢力,我心情愉悅,為國家做貢獻是我應該的。

        兩人被帶走,因為故意傷害和敲詐勒索,分別被判了五年和七年。

        陳偉從小被王琳溺愛著長大,前兩年被人帶著碰到了賭博游戲。

        從此一發不可收拾,但是王琳這樣的菟絲花根本支撐不住越來越龐大的賭債。

        他們想起了陳銘,又得知他意外死亡,可以獲得一大筆遺產,還有我名下的房子后,打起歪主意。

        只不過兩個人都是沒什么腦子,債主找上門來,陳偉居然把王琳獻了出去,任由那些人糟蹋。

        這一次,沒有他們兩天天上門找我麻煩,我和女兒搬到了另外一個城市生活。

        后來聽說陳偉出來后還是無所事事,這時的王琳早已沒有了當年吸引男人的資本,只能待在后廚洗碗。

        陳偉的賭債本就沒有還清,他還是把自己的老媽丟給了那些債主。

        王琳不堪欺辱,一刀捅傷了陳偉,再一次被抓進了監獄。

        也許這后半生,她都將不會再出來了。

        而陳偉沒有醫藥費治療,被醫院丟了出來,現在也不知道在哪個街頭呢。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日韩无码视频一区_国内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久_久久亚洲aⅴ精品网站_国产欧美日韩亚洲18禁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