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上門(mén)女婿的逆襲 > 《上門(mén)女婿的逆襲》主角(李成蘇輕柔)最新章節4更新

《上門(mén)女婿的逆襲》主角(李成蘇輕柔)最新章節4更新

2020-10-10 20:32:13 作者:策馬追夢(mèng)
  • 上門(mén)女婿的逆襲 上門(mén)女婿的逆襲

    老婆被惡少放肆調戲,這誰(shuí)能忍?表面上李成是為60萬(wàn)賣(mài)身入贅的廢物,實(shí)際上他是華亞最頂級門(mén)閥的唯一繼承人,跺跺腳世界都要顫抖!窩囊了五年,為了絕美老婆,李成不再沉默!對不起,之前讓你丟人了!從今天起,我將做最強男人!

    策馬追夢(mèng) 狀態(tài):連載中 類(lèi)型:都市
    立即閱讀

《上門(mén)女婿的逆襲》 章節介紹

《上門(mén)女婿的逆襲》是作者策馬追夢(mèng)的一部都市小說(shuō),在如今抄襲成災的形勢下,策馬追夢(mèng)的原創(chuàng )作品可謂是一股清流?!渡祥T(mén)女婿的逆襲》第4章主要內容:許蓉有些焦急的朝后視鏡看了一眼,后面陳虎和趙無(wú)名等人車(chē)子也急促停下來(lái),從車(chē)上沖下來(lái)了七八個(gè)拿著(zhù)家伙的.........

《上門(mén)女婿的逆襲》 第四章 貴人相救 在線(xiàn)試讀

許蓉有些焦急的朝后視鏡看了一眼,后面陳虎和趙無(wú)名等人車(chē)子也急促停下來(lái),從車(chē)上沖下來(lái)了七八個(gè)拿著(zhù)家伙的青年。

李成心中一驚,轉身朝背后一看,趙無(wú)名和陳虎等人正撒開(kāi)腿朝李成這邊沖來(lái)。

趙無(wú)名這孫子,這么快就找人來(lái)報復自己?

李成雖然跟華布衣學(xué)了不少的功夫,但從來(lái)沒(méi)試驗過(guò),不敢托大,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,連忙拉開(kāi)車(chē)門(mén)鉆進(jìn)副駕室。

許蓉一腳油門(mén)踩下去,車(chē)子前沖出了十幾米。

等趙無(wú)名和陳虎趕過(guò)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早已不見(jiàn)了許蓉和李成的蹤跡。

趙無(wú)名在地上跺跺腳,“該死的,居然讓他跑了?,F在怎么辦,虎哥?是繼續去追,還是?”

陳虎眉頭跳動(dòng)了一下,響起剛才寶馬的車(chē)牌,一腳踹在旁邊的花壇上,“追個(gè)屁,剛剛那是許蓉那瘋婆娘的車(chē),趙公子,你這是我下套??!李成居然認識許蓉那瘋婆娘,你100萬(wàn)還想我他麻煩,你是嫌我不痛快吧?”

陳虎的臉色有些不好看,眼神中更有一抹玩味。趙無(wú)名有些訕訕的道,“虎哥,這不賴(lài)我呀,我也不知道這小子居然跟許蓉認識啊?!?/p>

陳虎冷哼一聲,揮揮手,“算了,趙公子!你的錢(qián)我也不要了,我好意勸你,這小子傍上許蓉這條大腿,你最好不要招惹他。許蓉那瘋婆娘發(fā)起瘋啦,連她自己都打……”

趙無(wú)名摸了摸鼻子,作為西川的大少,對于許蓉的威名,自然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一些。只是趙無(wú)名還是有些不甘心,“虎哥,您這么厲害,還怕許蓉的那娘們嗎?”

陳虎冷哼一聲,“怕倒是不至于,只是,有些事兒你不懂!咱各有各的地盤(pán),東城區這一帶本來(lái)就不屬于我,我貿然行動(dòng)已經(jīng)違背了規定。事情鬧大了,就算八爺那也不好交代?!?/p>

趙無(wú)名眼神中閃過(guò)一抹狠戾,想到李成對自己褲襠的那一腳,想到蘇輕柔的體質(zhì),仿佛做了一個(gè)重大的決定,“虎哥,什么話(huà)都不說(shuō)了,300萬(wàn)。今晚只要將李成抓住,300萬(wàn)就當是虎哥和各位兄弟的辛苦費,如何?”

聽(tīng)到300萬(wàn)的價(jià)格,陳虎和身邊的兄弟眼前都是一亮,現在現在社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不好混,他們每個(gè)月也就幾千塊錢(qián)的工資而已。300萬(wàn)這可相當于他們好幾十年的工資啊,他們動(dòng)心了。

陳虎看了看趙無(wú)名,嘴角抽了一下,“再加100萬(wàn),兄弟們可以冒個(gè)險。你愿干就干,不愿干我帶兄弟們回去!”

“好,400萬(wàn)就400萬(wàn),只要能干掉李成,一切好說(shuō)!”李成掛了,那蘇輕柔就理所當然的屬于自己,蘇輕柔的價(jià)值,400個(gè)億都擋不住啊。

……

許蓉的車(chē)里,李成坐在副駕駛。

許蓉今天穿著(zhù)一件露肩的吊帶,三十歲的年紀,身上有一種特別的韻味。和那些十八九歲的小姑娘,又是一種不一樣的風(fēng)格,看的李成心中不由一陣悸動(dòng)。

“蓉姐,你怎么出現在這里?”李成轉頭微笑的看著(zhù)許蓉,今天若不是許蓉,李成怕真要吃點(diǎn)苦頭。

要說(shuō)身手,李成跟著(zhù)華布衣學(xué)了這么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對付三五個(gè)人應該不成問(wèn)題,但關(guān)鍵是趙無(wú)名他們是悄悄襲擊啊。

“怎么,姐姐就不能跟你偶遇一回???”許蓉的笑容有些曖昧,逗的李成心頭一陣狂跳,“好啦,姐姐剛好有點(diǎn)事碰巧從這里路過(guò)。你這大晚上的不在家呆著(zhù),又被老婆趕出來(lái)了?”

大學(xué)畢業(yè)之后,李成雖然很少去蓉姐那里打工。

但兩人一直保持著(zhù)聯(lián)系,所以許蓉對李成的情況其實(shí)都很了解。家里有一個(gè)不能碰的老婆,沒(méi)地位,沒(méi)人權……之前有好幾回,李成沒(méi)地方去的時(shí)候,還到許蓉酒吧那邊對付了幾晚上。

李成長(cháng)嘆一口氣,“哎,算是吧!”其實(shí),這次李成出門(mén),更多的是李成自己離開(kāi)的。

李成沒(méi)有多說(shuō),許蓉也就沒(méi)多問(wèn),“那,還是老樣子,到姐那里去對付一晚上?”許蓉轉頭,一臉微笑的看著(zhù)李成,那眼波流離的樣子,弄的李成臉紅耳赤的,都有些不好意思了……這蓉姐,哎,可不好惹啊啊……

這話(huà)明顯有歧義啊,不明就里的人,肯定會(huì )想歪。但其實(shí)上,雖然李成知道,許蓉對李成有些想法,但兩人之前到目前為止還是清白的。

似乎是為了緩解尷尬,許蓉歪著(zhù)腦袋看著(zhù)李成道,“小壞蛋,你的按摩手法姐姐好久都沒(méi)體驗了,正好去給姐姐按摩按摩?!?/p>

提到按摩這兩個(gè)字兒,李成的臉色不由變了變,“蓉姐,你一個(gè)女孩子老讓我一個(gè)大老爺們給你按摩,這樣不太合適吧?”

其實(shí)不是李成不愿意,只是李成真的受不了啊。

許蓉雖然三十出頭了,但身材保養得跟18歲一樣。最關(guān)鍵的是,每次李成給許蓉按摩的時(shí)候,許蓉倒是很舒坦,但對李成來(lái)說(shuō),那簡(jiǎn)直就是折磨,李成都要抓狂。

李成也是一個(gè)血氣方剛的男子好吧,那種忍受真的是一種煎熬。

許蓉撲哧一聲笑了出來(lái),“怕什么?姐都不怕你還怕呀?怕姐姐把你吃了不成?再說(shuō),吃虧的是我,你又不吃虧……呆木頭……”

嬌嗔的言語(yǔ),讓李成渾身不由一陣激靈。

惹不起,惹不起??!

李成想了想,晚上自己的確沒(méi)地方去,便跟著(zhù)許蓉朝零點(diǎn)酒吧趕去。

許蓉一邊開(kāi)車(chē),一邊正色道,“小壞蛋,說(shuō)正經(jīng)的,你怎么得罪了陳虎那幫人?這人可是八爺手下四大金剛之一??!”

李成搖搖頭,“這個(gè)陳虎我倒不認識,應該也沒(méi)得罪他們。多半是陳虎旁邊那個(gè)青年趙無(wú)名……他和我之間有點(diǎn)矛盾,只是說(shuō)來(lái)話(huà)長(cháng),不說(shuō)也罷?!?/p>

這中間的事,畢竟是李成差點(diǎn)被帶綠帽子,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兒。

“放心吧,今天到姐那里,姐保你沒(méi)事。陳虎要敢上門(mén)挑釁,老娘可不是那么好惹的?!痹S蓉很聰明的沒(méi)有多問(wèn)。

半個(gè)小時(shí)后,許蓉帶著(zhù)李成出現在零點(diǎn)酒吧門(mén)口……但兩人不知道的是,在兩人的車(chē)子后面,一輛黑色的面包車(chē),一直在悄悄尾隨……

【ps:好看請加入書(shū)架,方便下次閱讀!】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